🏡
PTT小說網
x
    方運望著那婦人,道:「念你及時悔改,本縣便不再懲罰,你先退出大堂。」

    「民婦謝大人開恩!」那一身華服的婦人匆忙離開大堂。

    「拙荊魯莽,謝大人開恩。」倪括強忍疼痛拱手致謝。

    方運點點頭,道:「堂下何人,報上名來?」

    倪括與其餘七名被告身體一顫,一句話都不敢說。

    就見另一側的中年人向方運一抱拳,道:「小民田福生,攜小兒田錄拜見虛聖大人。」

    「你為何與你兒將四位童生告上公堂?」方運說完,仔細打量田福生,此人一身舊衣服,明明剛過三十,鬢角卻已斑白。

    田福生面露悲憤之色,道:「我兒田錄自幼乖巧聽話,踏實勤勉,從來不欺壓良善,在同窗之中有口皆碑。但是,因為一些書院瑣事與那倪賢交惡。我兒知倪家勢大,多有忍讓並屢次道歉,哪知倪賢得寸進尺,不僅多次欺辱我兒,還糾集同夥變本加厲,辱罵我兒,當眾撕裂衣衫,屢次毆打,逼我兒下跪,凡此種種,令人髮指。」

    「持續多久?」方運看著那個不過十三四歲的田錄,那孩子低著頭,雙手揪著書生袍,身體瑟瑟發抖,一看便知是內心怯懦之人。

    「早在前年三月,我兒就遭遇言語羞辱,從前年五月開始便遭到毆打。一開始見他有些小傷,我們只當他是嬉鬧玩耍所致,直到去年三月的一天,他全身衣衫被撕爛,帶著滿身傷痕哭著回家,我們才從他嘴中知道這些年發生的事。」

    「之後你們做了何事?」方運問。

    田福生滿面悲色,道:「我們先來寧安縣衙上告,上一任計縣令判罰倪家等人向我兒道歉,並賠償紋銀五兩作為醫藥費。我們雖對此判罰不滿,但卻無可奈何。本來以為此事已經過去,但是我兒依舊悶悶不樂,在書院的排名不斷下滑,直到有一天在他洗澡的時候我們才發現,他被衣服蓋住的地方多處有淤青!我們這才明白,他們已經由明變暗,簡直與畜生無異!我再度上告,但計縣令的判決與先前毫無二致!」

    「之後呢?」方運問。

    「之後我便抗訴,帶著我兒前往府城告狀,但是那倪括乃是童生,其妻又是名門之女,不知用了何種手段,府衙以寧安縣已經結案、不得越級上訴為由把我們趕出府城!事後,倪家人派人送口信,說願出三百兩銀子私了,否則的話,讓我們田家雞犬不寧!」

    「哦?你當時可答應私了?」方運問。

    田福生怒目圓睜,道:「我兒本是大有前途的童生,卻生生被倪賢等人欺辱,以至於學業荒廢,前途盡毀!別說三百兩銀子,便是三萬兩也換不到我兒的學業!我田福生不要他們的髒錢,只要一個公道!一個公道!」

    最後四個字,田福生是吼出來的。

    方運看向少年田錄,道:「田錄,你有何要說?」

    田錄輕輕晃了晃,甚至不敢抬頭。

    方運微微皺眉,田福生忙道:「小兒已經多日不能與人交談,我也毫無辦法。」

    方運目光掃過被告八人,發現其中幾人看向田錄的眼神有些許輕蔑,還有些許譏諷,頓時沉下臉。

    方運望著田錄,犯了愁,必定是倪賢等人威脅田錄才導致如此。原告雖是田家父子,但受害人是田錄,若田錄不張口詳說事情的經過,自己哪怕有通聖之能也束手無策。

    時間慢慢流逝,大堂內鴉雀無聲,而堂外的一些人低聲討論。

    不多時,方運突然一拍驚堂木,大聲道:「童生田錄,你有何要說?」

    田錄閉著嘴,低著頭,身體輕輕顫抖,一言不發。

    方運深吸一口氣,挺直身體,冷哼一聲,道:「讀聖人書,有勇,有智,有捨生取義,有殺身成仁,你卻連一句話都不敢說,你的義在何處!你的勇在何處!你的智在何處!」

    方運的聲音越來越大,而田錄卻好像沒有絲毫的反應。

    「夾谷會盟,孔子以區區凡人之身,阻擋數十武器齊備之兵,怒斥一國之君,孔聖之勇,你可曾記得!」

    田錄沒有反應。

    「孟子見齊宣王,齊宣王問臣可否弒君。孟子面對一國之君,稱君若不君,便是罪人,臣不可殺君,但可殺罪人!孟聖之勇,你可曾記得!」

    田錄的右手緊緊握起。

    方運稍作停頓,一指田福生,道:「你父親乃是一介白丁,未成童生,卻不畏豪強,為子奔走於府縣之間,兩鬢霜白亦無悔。爾父之勇,你可曾記得!」

    田錄的身體輕輕顫抖。

    「書上種種,義勇無數,你不敢取一而為之,偏偏學而不思,思而不行,比之朽木頑石尚且不如,有何臉面自稱讀書人?簡直如廢紙一張、破筆一支!你,情願把這天下拱手讓給仇敵,也不去抗爭嗎?」

    田錄再也忍耐不住,猛地抬起頭,大聲吼道:「學生田錄,生於平民之家,不過區區十數歲,身擔一家之厚望,憂父母之憂,食不安,寢不寧,萬幸考中童生,怎奈得罪豪強,除卻忍讓,又能如何?」

    田錄眼中含著淚花,猛地撕開衣衫,赤著上身,露出一身傷痕,有淤青,有刀傷,還有燙傷,觸目驚心。

    田錄面色發紅,道:「我委曲求全,倪賢變本加厲!我上報書院,倪賢以力壓人!我父求助官府,倪賢以勢化解!若我繼續爭鬥,倪賢將斷我前程,毀我一家,殺我父母,我又能如何!又能如何!微末之軀,位卑之人,如何敵得過豪強士族!方虛聖,您告訴我!您告訴我如何敵得過!」

    說到最後,田錄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始終沒有掉下來。

    縣衙靜悄悄的。

    「所以,本聖駕臨!」方運的語氣緩和,好似怕傷到田錄,但是,卻又如利器錐心,讓許多人心驚膽戰。

    田錄就地跪倒,眼淚奪眶而出,哭著呼喊:「大人,學生狀告倪賢等人夥同惡霸欺壓百姓!殘害同窗!為禍書院!勾結官吏!求虛聖大人為學生做主,還學生一個公道!還天地一片清明!」

    「本縣就還你一個公道!還寧安一片清明!」

    啪!

    方運一拍驚堂木,一股無形的力量向四面八方傳播,那力量蘊含一縣之主的憤怒,又好似有一縣之民的怒吼。

    「倪賢,田錄所說,可有虛言!」方運目光如炬,直視倪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