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倪賢不過十五六歲,這兩年幾乎天天聽到有關方運的傳說,在他心裡,方運早就不是那個年齡相仿的年輕人,而是一位無論才學還是文戰都極強的絕世天才,在未來有很大的機會可封半聖,乃是人中龍鳳。

    現在,這位人中之龍正在前方,又明顯語氣不善,倪賢嚇得雙腿一軟,跪倒在地,大聲道:「學生冤枉!學生冤枉啊!學生雖然鬥毆有錯,但這種事一個巴掌拍不響,若非他屢次挑釁我等,我怎會出重手!大人,冤枉啊!學生承認與田錄有私仇,但絕非像他說的那般無恥!」

    田家父子氣得全身發抖,這和以前的說辭一樣,無非是想把欺凌轉化為普通的鬥毆。

    方運點點頭,凝視倪賢,目光因為才氣與文膽的力量變得格外明亮,猶如夜裡明月,隨後緩緩道:「倪賢,你要知曉,在公堂之上,若有半句虛言,罪加一等!一旦本官確認你的話語中有不實之處,必然嚴懲不貸!」

    倪賢目光一閃,本能地看向父親倪括。

    倪括上前一步,道:「大人,在下可否開口?」

    方運道:「嗯,你乃被告之父,被告年幼,若被告不知如何答覆,你可代為作答。」

    倪括大喜,忙道:「我兒生性好強,與田錄結仇,主因是書院的排名之爭。那日我兒嘲諷了他幾句,田錄指責我兒,我兒自覺被當眾羞辱才動手。田錄,你實話實說,當日你可曾指責我兒?」

    田錄氣憤道:「倪賢在書院為非作歹,我……」

    倪括猛地打斷田錄的話,道:「我只問你,你是否指責我兒?」

    田錄氣勢一弱,道:「他先嘲諷我,我自然還擊。」

    倪括立刻看向方運,道:「大人,您也聽見了。但您不知道的是,當日我兒並沒有動手,而是在幾天後,聽到有人暗中詆毀,再加上有人說是田錄詆毀才帶人打了田錄!」

    方運問:「田錄,你可曾在事後詆毀倪賢?」

    田錄急忙搖頭,道:「絕無可能。那日反駁倪賢后,我就擔心倪賢會報復,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向他認罪,怎會繼續詆毀!」

    「哦?擔心倪賢會報復?之前倪賢有許多劣跡?把你親眼見過之事一一說明。」方運道。

    倪括眼中流露出焦急之色,想要反駁,但想起之前的掌嘴,不敢說話,其餘被告父子也沉默不語,不敢與這個雷厲風行的縣太爺做對。

    田錄立刻道:「學生曾親眼見過三次倪賢把同窗堵在書院或道路上毆打,至少見過四次倪賢調戲女學生,至於親耳聽到倪賢說欺負誰的事不勝枚舉,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哦,那些人可曾告官?」方運問。

    「倪賢很精明,只欺負我們這些寒門子弟,哪裡會有人告官。至於那些女學生,家世雖好但都與倪賢相差不多,倪賢也只是口頭輕薄。對了,學生聽聞去年倪賢曾……」

    那倪賢突然怒視田錄,大叫道:「田錄!你找死嗎!」

    田錄身體一顫,眼中露出恐慌之色,竟然不敢繼續說下去。

    「大膽!」方運猛地一拍驚堂木,文膽之力勃發,狂風憑空而生,向四面八方席捲。

    所有人的衣衫都被吹得飛起,書頁翻飛,許多人本能地發出驚呼,看向方運的目光充滿敬畏。

    「學生知錯!學生知錯!」倪賢急忙低頭求饒。

    方運冷哼一聲,道:「在公堂之上尚且敢威脅原告,可見你平日里何等跋扈!你方才之言已經記錄在案,事後一併處理,若還敢咆哮公堂,莫怪本縣嚴懲!田錄,你繼續說。」

    田錄低下頭,道:「那是學生聽來的傳聞,並非親眼所見,不適合在公堂上亂說。」

    方運卻道:「此言差矣。此傳聞若對你毫無影響,你可不說,但若對你有影響,便涉及到你是否懼怕倪賢。本縣且問,那傳聞對你有何影響?」

    田錄沉默許久,緩緩道:「聽到那傳聞后,學生更怕了。」

    「那你詳說一下傳聞。」方運說話的時候,看著倪括倪賢父子,兩人很想辯解,卻不敢張口。

    田錄沉默片刻,道:「此事書院人盡皆知。倪賢偶遇一少女,甚喜其美貌,得知其為平民之女,便欲將其買入倪家作為丫鬟。丫鬟連妾都不如,那戶人家不同意,誰不想自己女兒當正妻?到這裡,傳言都一致,但之後的傳言莫衷一是,有的說倪賢玷污了那少女,少女羞憤自殺。有的說倪賢始亂終棄,想與名門聯姻又怕這個少女壞其名聲,將其害死。總之那女子終究是死了,因何而死,至今眾說紛紜。」

    方運轉頭看向刑房總書,問:「此少女之死,刑房可有記錄?」

    那刑房總書一愣,忙道:「寧安是大縣,每年死者難以估量,下官並不清楚。」

    方運點點頭,問:「田錄,你可知那少女的姓名?」

    田錄搖搖頭,但他父親田福生道:「稟報大人,草民記得,那少女姓呂,閨名萍兒,家住城西,好似在老槐巷。」

    「倪賢,你可曾聽說過此少女?」方運直視倪賢。

    倪賢面色怪異,似是在掙扎什麼。其父倪括忙道:「大人,犬子與那呂萍確實有一段情緣,犬子也想把她迎娶過門,但後來兩人因為情事決裂,那女子懸樑自盡。我曾親自前往呂家道歉,並取得呂家上下的諒解。」

    方運點頭道:「此女之事涉及倪賢平日是否胡作非為,刑房總書何在!」說著,方運從簽筒里拿出一支令簽。

    「下官在。」刑房總書急忙上前道。

    「你派出兩人前往呂家,帶呂家人來縣衙。」

    「諾!」刑房總書上前接過令簽,離開大堂去找人。

    方運餘光看到,倪賢的腿輕輕抖著,額頭浮現細密的汗珠。

    方運道:「回歸本案。你二人的第一次鬥毆因口舌之爭。那其後倪賢連番毆打,甚至將其燙傷割傷,又是為何?」

    倪括一拱手,道:「犬子打過田錄之後,本想就此罷手,但總能聽到田錄在背後咒罵污衊,才屢次動手!大人,在下與犬子受大人感化,決定認罪服法,不僅要賠償田家千兩紋銀,還會在書院讓犬子當眾道歉並鞭笞三十,圈禁一年,以儆效尤!」

    田家父子一愣,如果倪括早在之前做出這個懲罰,兩人絕不會繼續告官。讓倪賢當眾認錯並鞭笞,已經超過兩人的預想,此案或許可以了結。

    田家父子感激地望向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