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以洪院長之見,倪賢欺壓數十人,火燒劍刺,扒衣飲尿,是常有之事?」方運問。

    洪院長卻道:「倪賢終究是孩子,做事不懂分寸,我已經訓斥,前任縣令已經判罰,方縣令何必追著此事不放?偌大的寧安縣,政務繁重,方縣令為了一起鬥毆事件糾纏不休,莫非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洪院長清瘦嚴肅,望著方運的目光極冷,神色有明顯的敵視。

    主簿申洺雙目一亮,這些案子中,有幾個是計知白親自選定的,其中就有這個書院欺凌案件。這個案子看似簡單,可一旦翻案重懲倪賢,那書院的名聲將遭受極大的打擊,其他書院不介意落井下石,所以洪院長必然會用盡一切辦法阻撓此案重判,否則也不會親自前來。

    洪院長不僅是正牌的舉人,不僅是文府書院的院長,更是望族的族長,在寧安縣甚至青烏府的關係都盤根錯節。一旦這種人物出手,可能無法抗衡一位縣令,但絕對能讓殿試進士的各科評等大幅度降低。

    方運先是一愣,很快明白洪院長的反應為何如此激烈,原來是自己可能觸及書院的利益。

    方運面色一沉,道:「洪院長這是何故?本縣只是就事論事,調查童生被欺辱之事,何來糾纏不休?」

    「寧安縣要事眾多,童生被打不過是區區小事,我不懂縣令大人為何還要派人前往書院,擾亂書院秩序!方縣令的行為,已經引發書院先生與學子的不滿,若引發學子抗議,可不要怪老夫沒有把醜話說在前頭!」

    方運這才恍然大悟,看來自己派於八尺帶人前往書院調查之事,已經被洪院長得知,不然他絕對不會如此強硬。

    方運知錯就改,一握官印,徹底封鎖正堂周圍與外界的聯繫,只有自己可以收發傳書。

    「看來,洪院長不清楚此事的嚴重性啊。」方運語氣稍顯緩和,似乎有化干戈為玉帛之意。

    「此事,無非是孩子間的玩鬧,等到他們長大成人,必然會收斂。」洪院長的聲音斬釘截鐵。

    方運點點頭,道:「本縣有一事不明,那些逆種之人,那些強盜殺人犯,大概比這些孩子懂事,長大后收斂了嗎?沒有!那麼,退一步講,就算他們收斂了,田錄身上的傷口能痊癒嗎?好,再退一步講,就算田錄身上的傷口痊癒了,他心裡的傷口能癒合嗎?本縣還可繼續退第三步講,就算田錄心裡的傷口癒合,那些被數不清的『倪賢』凌辱的人,他們的傷,能癒合嗎?不能!既然不能,就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他們日後的收斂,而是要讓他們罪有應得,讓成千上萬個倪賢知道,犯下大錯,必當受到相應的懲罰!只有這樣,他們才會真正收斂!」

    門外的眾人紛紛稱是。

    「《大景律》明令規定,未及弱冠,從輕發落,理當保護,倪賢未滿二十歲,老夫也是依法行事。」洪院長依舊冷冷地看著方運,毫無懼色。

    「倪賢害人,理當保護,但田錄被害,反而不需要保護嗎?律法是保護少年,不是保護少年畜生!不是保護少年罪犯!當少年罪犯獲得保護的時候,當他們知道自己犯罪成本很低的時候,就會更加肆無忌憚去害人!枉你桃李滿天下,枉你堂堂舉人,是非不分,有何顏面談論律法!本縣告訴你如何保護像田錄這樣的真正少年,那就是重罰倪賢!」

    倪賢等被告面色慘白,方運的態度已經太明顯了,若是普通縣令,他們甚至敢在大堂之上鬧事,但對方是虛聖,就算鬧事,也只敢在背地裡鬧,絕不敢明面跟方運翻臉。

    洪院長反駁道:「我已經屢次教育倪賢,並罰其抄寫經書,得眾聖教誨,重新做人。有教無類,誰都可以得到教化,這是孔聖之言。而孔子曾言『老弱不受刑』,莫非方虛聖想推翻孔聖之道?」

    「巧言令色!此句中的『刑』,乃是指用刑,而非是刑罰!更何況,倪賢身強體壯,害田錄至此,何來『弱』之說?」

    洪院長神色緩和,又道:「孔聖之道,教化為先,刑罰在後。若方縣令真的遵從人族聖道,請把倪賢交給老夫三年,若三年之後倪賢仍然屢教不改、怙惡不悛,那老朽帶此劣徒,負荊請罪!」

    「哦……」方運淡淡地答應了一聲,又漫不經心道,「敢問洪院長,倪賢在文府書院讀了幾年書?」

    一語微聲,卻如平地驚雷。

    所有人本能地看向洪院長,發現洪院長竟然為之詞窮。

    「呃……依老朽之見……」

    方運猛地一拍驚堂木打斷洪院長的話,輕喝道:「本縣問你,倪賢在文府書院讀書幾年!」

    強大的文膽之力配合驚堂木聲向四面八方傳播,形成了強大的震懾力量,洪院長哪怕有文膽在身,也難以抵擋,只得低聲道:「倪賢在書院學習七載。」

    「七年的時間,你教出一個如此頑劣之徒,竟然還敢厚顏無恥提及孔聖教化,有辱先聖,簡直令人髮指!鑒於文府書院劣跡斑斑,一院之長包庇無良,本縣奏請景國學宮、禮部、刑部以及聖院刑殿重新審查文府書院之資格!如若文府書院藏污納垢,必將嚴懲不貸!」

    洪院長毛髮直立,怒視方運大喝:「方鎮國,老夫與你有何仇怨,你竟然要置老夫於死地,壞老夫祖產家業!如若書院有三長兩短,老夫必將與你同歸於盡!」

    「放肆!舉人洪士通,目無法紀,咆哮公堂,欲刺殺本縣,來人,將其拿下!」

    縣衙的差役們愣了,自己當差以來,連童生秀才都沒碰過,今天剛打完一個童生,現在讓碰一個舉人,而且是書院院長,這可如何使得?

    洪院長滿面通紅,高傲地挺直脊樑,道:「老夫乃是聖院門生,人族舉人!若無大過,哪怕是刑殿也不得捉拿!我看何人敢動老夫!」

    「哦,稍等。」方運說完手握官印,開始傳書。

    在場的人全都愣住了,這一幕太熟悉了,就在前不久倪括還說身為童生不能對他用刑,可方運很快拿出刑殿文書,強行用刑,壓下倪括的氣焰。

    洪院長用力咽了一口唾液,用比之前低沉許多的聲音道:「老夫不信你能在聖院一手遮天!」

    片刻之後,方運閉目養神,縣衙陷入一片寂靜。

    百息之後,方運突然睜開眼,一握官印,就見一片文字從官印中飛出,懸空組成一頁文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