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文書的下方,刑殿的朱紅大印清晰可見。

    洪院長猛地驚醒,方運現在是殿試時期,在寧安縣不能動用虛聖的實際權力,但是,方運身為虛聖有太多的隱性權力。

    甚至可以說,除卻活著的半聖,方運現在是人族名譽地位最高之人,只要方運訴求合理,聖院自然會痛快放行。

    方運又沒剝奪舉人的文位,只是將其暫時關押,別說是方運,哪怕是一位大學士都可從聖院獲得這種授權,不過時間可能長一些。

    「鎖!」方運一聲輕喝,就見官印大放光芒,照得正堂之內一片光明,隨後無形的力量直入洪院長的文宮,將其力量全部封鎖。

    「還不快將他拿下!」方運一聲令下,差役們再也沒有顧慮,衝上去以枷鎖鎖住洪院長。

    洪院長怒火中燒,氣得幾乎失去理智,但最終不得不強壓下怒火,大聲道:「方虛聖,老夫往日與你有冤?」

    「無冤。」

    「今日與你結仇?」

    「無仇!」

    「你與我無冤無仇,為何要對老夫趕盡殺絕!為何!」洪院長鬚髮皆張,怒不可遏。

    方運平靜地看著洪院長,問:「田錄與你有冤?」

    「無冤!」洪院長果斷回答。

    「那與你有仇?」

    「無仇!」洪院長堅定地道。

    「既然田錄與你無冤無仇,他在你書院求學,被人欺凌,你為何不公正處理!為何眼睜睜看著他被人毀掉而毫不在乎!為何包庇兇犯!」

    「你……」

    方運輕蔑一笑,打斷洪院長的話道:「田錄身為你書院學子,多年遭受戕害,你不但不幫其主持公道、維護正義,反而綏靖求安,其罪一。」

    「老夫……」

    「閉嘴!」方運一聲大喝,洪院長的嘴立刻被無形的力量封住。

    方運乃是一縣之主!

    方運繼續道:「你身為書院之主,見倪賢橫行書院,不知嚴懲,反而包庇縱容,其罪二!」

    「你身為人族舉人,為一己私慾,放縱倪賢等少數人,逼得田錄等多數人心智有損,難以攀登文位,數十年來,不知讓我人族折損多少英才,其罪三!如此三罪,待到刑殿查證過後,本縣必當奏請聖院,剝奪你文位!」

    「豎……你……爾敢!你若如此對我,老夫必將撞死在倒峰山下,讓你臭名遠揚,污名百世!」洪院長終究不敢罵方運是豎子。

    「去倒峰山前記得傳書給我,路費我出。把此人押入大牢,等候刑殿調查!」方運說完,扔出一枚令簽。

    「諾!」幾個差役押著洪院長向監獄走去。

    方運好似突然想起什麼,道:「對了,若無意外,明日午後,本縣雷音審判,宣布此事的判決結果,本案相關人犯都將遊街示眾三日,以儆效尤!」

    「你……你……你……」洪院長已經說不出完整的話,此刻的他已經被無盡的恐慌籠罩,現在他終於明白,方運依舊是在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只不過,方運的劍指向的根本不是他區區書院院長,而是劍指寧安縣學風!劍指天下學風!

    「栽了……」洪院長被自己的猜測徹底震驚,完全失去了與方運一較長短的念頭。

    在宣判洪院長的一瞬間,方運只覺文宮輕震,隨後文宮內五道才氣突然如噴泉噴吐才氣,交織在半空,融為一體,形成一本淺銅色的法家法典!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喜色,法家法典形成極為不易,只有成為進士,擁有豐富的知識和實踐積累后,才能擁有法典。一般主修法家的進士需要十年才能凝聚成法典,而輔修法家的讀書人至少需要二三十年才能凝聚,有的甚至一生也無法凝聚。

    法家法典分為主修法典和輔修法典,古銅色的法典是主修法典,只要按部就班修鍊,法典力量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沒有太多的限制。

    淺銅色的法典是輔修法典,因為聖道之力影響,無法獲得法家的一些主要力量,如「畫地為牢」「立禁成法」「明正典刑」等等。

    正是因為法家的排他性和獨立性,使得法家與儒家尊崇禮之聖道的讀書人有不可化解的矛盾,禮與法孰高孰低已經是目前人族內部最尖銳的聖道之爭。

    輔修法典可以使用一部分法家的力量,只不過能使用的種類極少,而且除非輔修法典之人能夠在法家聖道方面有巨大的突破,否則法典的力量很難用以戰鬥。

    所以,輔修法家之人雖然不少,但都不看重法家的戰鬥力量,是因為自身的官職需要,那些不在各國當官員的讀書人中,輔修法家的讀書人少之又少。

    但是,唯獨雜家讀書人例外,因為雜家的聖道核心是「兼儒墨、合名法」,所以,他們的法典本質上是輔修法典,顏色卻是古銅色的,可以使用所有聖道之下的法家力量。

    不過,跟真正的主修法典相比,雜家的法典終究稍弱一籌。

    方運微微低著頭,神入文宮,看著自己的輔修法典。

    這淺銅色法典的封面上有「法典」二字,翻開第一頁,一片空白。

    第二頁,出現張有德、劉泉、扇子等等的圖案,明明只是畫像,但方運看了一眼后,腦海中自動浮現整個案件的過程,而且無比細緻,讓自己對此案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這便是法典的主要力量,不能用以戰鬥,但對法家人來說至關重要。

    第三頁,同樣有許多人物,如剛被關押的洪院長、被害人田錄、被告倪賢等等,不過,這些人的畫像都是由虛線描出,和前面的畫像有本質的區別。

    只有等完全結案后,這第三頁的線條會由虛變實。

    第四頁也是空白。

    在法典後面,還有一些附錄。

    附錄一是有關堂審筆錄的,而且整頁紙散發著淡淡的金光!

    附錄二則記錄著原告和被告的稱呼,亦有淡淡的金光,但遠不如堂審筆錄濃厚。

    附錄三則涉及到對未成年人的量刑,不過此附錄由虛線構成。

    方運勤學苦讀,對法典也有所了解。

    虛線不僅意味著沒完成,還意味著一定的風險,因為一旦形成冤假錯案,哪怕化為實線,也不會給法典帶來任何力量,甚至會讓法典力量減弱。

    看著附錄三未成年人量刑的虛線,方運想了想,決定不改初衷,還是走經過驗證的法律道路。

    無論是聖元大陸的法律還是華夏古國所在的世界,都有不同的法律體系,有些國家的法律甚至由各州自己決定,沒有絕對的正確與錯誤。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