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戚沨哭著把自己與倪賢狼狽為奸的經過一一訴說。

    「那呂萍就是倪賢姦殺的!事後倪家花了整整五千兩銀子換來呂家守口如瓶!那呂家本就想把好看的閨女賣個好價錢……」

    「在田家父子第一次告狀的時候,倪伯父……不,倪括那老奸賊當著我們的面說,不用怕田家那些泥腿子,縣令一定會幫他,還讓我們在計縣令宣判后,教訓一下田錄!」

    「我是欺負過幾個人,但我沒下死手!我不像倪賢和嚴首道那麼狠,我怕出事,所以只敢唆使很少傷人!嚴首道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被他打殘的人不下於三個!他家是大商人,有錢,所以根本不怕出事!」

    「學生我雖然有劣跡,但我不傻啊!倪賢在我心裡是什麼?他算個屁!寧安縣真正的名門之子、高官之後,哪怕背地裡再如何男盜女娼,表面上卻都是堂堂正正的君子,絕對不給別人留下任何把柄。只有像倪賢這種不上不下的小紈絝,眼睛看不到更高遠的境界,又沒有雄心壯志,才會在書院作威作福!倪賢這孫子,在我眼裡連寒門子弟都不如!」

    「您不信可以問問,學生一直有賊心沒賊膽!我絕對是四個人里最小心、做壞事最少的,我若成了主犯,書院所有人都不會相信啊!」

    「倪賢太不是東西!那次與同窗吃飯,我不過不小心說了一句他不喜歡的話,他當場就給我一耳光!是,我家世是不如他,但我怎麼說也是他的左膀右臂,連我說打就打,還有什麼事是他做不出來的?」

    方運問:「你可記得倪賢或倪括曾經賄賂過計知白?」

    戚沨一愣,咬牙道:「我知道他們賄賂過前任的連典史,還有現在的主簿申大人。學生知道您與計知白不睦,但計知白的確沒有收倪家的錢,不過計知白也沒什麼好心,他那麼做是犧牲田錄換取倪家身後的名門的支持!」

    「哦,倪括此人如何?」方運問。

    「倪賢他這個爹啊,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您聽我細細道來……」

    分堂審判,四個少年被告都位於獨立的公堂之中,同時接受方運的審判,他們所說的一切,都會被法典記錄。

    無論是戚沨、嚴首道還是葛炬,都在不斷懺悔,也在不斷揭發別人,為方運積累證據。

    至於倪賢,他隻字不提自己的過錯,比另外三人更加惡毒。

    「戚沨表面上只是我的跟班,但他是我們之中的軍師,許多事都是他謀划!他才是我們之中最壞的那個人!」

    「嚴首道脾氣最壞,只要被一撩撥就會發怒,我們暗地裡都把他當傻子看待!」

    「葛炬看著老實,但他比我們都陰狠!有一件事別人不知道,我但我知道,他怕他兄長跟他爭家產,暗地買通一個娼妓壞他兄長的名聲!」

    「大人,我真是冤枉的啊,我是鬼迷心竅,從今天起我改過自新,絕不再害人!虛聖大人,您就饒了我吧,我們家就我一根獨苗啊……」

    方運文膽極強,才氣極多,別是同審四人,哪怕同審二十人都輕而易舉,更何況有法典記錄,只是持續動用法典消耗太大。

    過了整整三刻鐘,四個人說得口乾舌燥,實在找不出來大事,就開始說各種雞毛蒜皮的小事。

    在審案的過程中,方運把一些證詞整理出來,發送給聖院的刑殿和禮殿,在分堂審判結束前,收到了一封來自刑殿和禮殿聯手傳達的文書。

    「嘩……」

    一聲奇異的聲音響起,法典外放出的光芒收回,結束分堂審判,而方運的目光略顯暗淡,這是過度消耗才氣和文膽之力的徵兆。

    方運一拍驚堂木,道:「倪括,你可知罪!」

    眾人一愣,心道方運是不是記錯人名了,對田錄進行欺凌的可是倪賢,方運在審完案之後為何先叫他父親?

    白光枷鎖的力量消散,倪括吃力地起身,他的雙腿輕輕顫抖著。

    倪括掃了一眼以倪賢為首的四個少年被告,發現四個人的臉色都非常不好,好似明白了什麼,抬頭望向方運。

    倪括臉上的哀色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凶色,道:「方縣令,您貴為虛聖,但終究只是殿試進士!您先羈押洪院長,后又置我們於死地,您這是與寧安縣的所有士族為敵!與寧安縣所有讀書人為敵!」

    在場的一些士族本來支持方運,聽到倪括這麼一說,突然心中一凜,難道方運這個寒門子弟真要與整個士族世家對立?

    「可惜,你們不懂……」方運話說到一半,猛地一拍驚堂木,舌綻春雷,聲傳全縣。

    「童生倪括,教子不嚴,致使大量無辜之人受害,此乃錯,並非罪。但,其子姦殺少女呂萍,他以銀兩賄賂呂家;其子害童生田錄,他以銀兩賄賂上任典史;其子犯錯,他連番包庇,一錯再錯,便是教唆之罪!本縣宣判,童生倪括,偽造證據、打擊報復證人、包庇罪犯、行賄和教唆他人,屢次為之,數罪併罰,年限疊加!更因童生倪括為讀書人不知禮法、為父親不知教化,實乃有負聖恩,罪大惡極,剝奪童生文位!剝奪科舉資格!杖責一百,遊街三日,流放邊疆一百七十年!」

    這個聲音在全縣傳遍后,那些對倪家罪行有所耳聞的平民立刻大聲叫好,倪括與倪賢臭名遠播,不知道多少人被倪家所害。

    但是,許多士族之人或讀書人卻非常吃驚,除了雲國的判例偶爾有年限疊加,各國法律都有上限,方運突然在寧安縣用,這是要把倪括置於死地,不給倪括任何翻身的機會,不過,最重要的還不是年限疊加!

    最重要的是剝奪童生之身和剝奪科舉資格!

    在人族,一般來說哪怕是謀殺也不會剝奪文位,只在犯下極其惡劣的罪行的時候才會有,比如濫殺多人或逆種等。

    今日,方運以「有負聖恩」為理由剝奪倪括的童生之身,雖然名義上沒問題,可其中隱含的東西卻有些可怕。

    人族各地判案,若是遇到難以量刑的案子,往往會參考相關的判例。

    一旦方運此案被景國刑部和聖院刑殿認可,禮殿又沒有推翻,那麼一旦有下一個相似的案子,那麼判案之人就可以剝奪下一人的文位和科舉資格!

    聖道至高,科舉是初期唯一的階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