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突然,在東北方向傳來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

    「妖蠻磨刀霍霍,此子如此悍勇,景國正值用人之際,為何不允許他保留文位,戴罪立功?」

    「受威脅反擊為悍勇,倪括之流乃是卑劣。戕害弱小同胞之人出戰,只會與妖蠻狼狽為奸,怎能護衛人族!」

    那聲音沒有再出現。

    隨後,方運宣判其餘三個童生,給其中一人判了重刑,並減輕另外兩人的刑罰,不過,都沒有剝奪三個人的童生文位。

    三個童生感恩戴德,連連磕頭致謝。

    最後,方運宣布明日押解倪括以及四個童生遊街示眾三日,好似已經了結此案。

    田家父子無比感激,跪地磕頭致謝,並要為方運立長生牌位。

    方運卻道:「無須如此,你們只要知道,世間一定會有公正。如若公正消失,便改變世界,創造公正!我們華夏子民自誕生起,便是如此做的!」

    方運的聲音里好似蘊藏著奇異的力量。

    等衙役把四個被告押入大牢,方運繼續審案。

    新的案件原本應該由刑房總書遞交,但刑房總書突然捂著肚子道:「縣令大人,縣丞大人,主簿大人,小的突然胃腸絞痛,老病怕是要犯了,治病需要十天半個月,實在無法處理公務,特此告假。刑房的案件就有勞各位大人了。哎呦……」

    縣丞陶定年一言不發,而主簿申洺吹鬍子瞪眼道:「放肆!刑房積壓案件如此之多,你怎能稱病告假!不想要俸祿了?我馬上去請進士大夫給你醫治!」

    「不行啊,以前有位大夫說了,我這病至少要大學士醫師方能徹底治好,哎呦……主簿大人,您就可憐可憐小的吧,小的上有小,下有老,要是死了,一家老小可怎麼辦啊!」

    一些人哭笑不得,這刑房總書連話都說反了。

    在場的一些人已經看出來,這刑房總書被方運的雷霆手段嚇到了,可又不敢得罪申主簿,只好託病休養。

    方運點點頭,微笑道:「誰都有個三災六難的時候,尹總書勤勉有加,乃是吏員楷模,此病治療的一切費用由縣衙出。至於罰俸之事便不要提了,為公操勞致病若是還罰俸,仁義何在?望尹總書早日痊癒,為國效力!」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尹總書快步離開。

    申洺的臉色變得極差,沒想到自己一時不小心,又被方運算計了。

    吏員有病,申洺大聲呵斥,而方運不僅理解吏員,反而出治病的錢,言辭讓人感到熨貼,那些小吏員對方運的觀感恐怕又好了一些。

    方運道:「刑房向來由典史負責,那以後刑房之事便由於八尺代管,諸位可有異議?」

    申洺忙道:「於八尺原本只是禮房總書,對刑名並不精通,不如換一人代掌。」

    方運道:「申主簿忠君體國,又是縣衙的老官吏,我看,這刑房就由您代掌吧。」

    申洺一愣,眉開眼笑,喜道:「既然如此,下官就……」

    但是,申洺說到這裡突然停下,因為他發覺縣丞陶定年在向自己使眼色,在愣了剎那后立刻繼續道:「下官並非法家之人,我看就交給別人吧,其實於八尺也不錯。」

    申洺在心裡捏了一把汗,心道差點又中了方運的奸計,自己根本不了解刑名,一旦出了差錯,必然會被方運藉機趕出縣衙,多年的努力付之東流。

    「既然申主簿力薦於八尺,那就由他來吧。」方運道。

    申洺翻了個白眼,這能算是力薦么?

    方運又道:「尹總書不在,案件又積壓許多,難以處理,我這就上奏青烏府,再為刑房招四名臨時吏員,一旦刑房閑下來,就將其辭退。」

    申洺心中更氣,方運這明顯是想把他的私兵安插到刑房,在刑獄和治安等方面更好行事,於是介面道:「此事應由縣丞大人安排,交由青烏府同知處理。」

    縣令的副手是縣丞,知府的副手便是同知。一府比一縣大許多,同知的實際權力極大。

    青烏府的同知乃是鐵杆的左相黨,而知府卻是剛剛上任不久的官員。

    現任青烏府知府,便是曾經的濟縣縣令蔡禾,方運的老友。

    蔡禾身為文相的學生,深陷被左相打造得猶如鐵桶一般的密州,稍有不慎便可能離開官場,嚴重的話可能身敗名裂,只能離開聖元大陸。

    但是,哪怕代價如此之大,蔡禾也毫不猶豫赴任。

    定要為方運的殿試保駕護航!

    方運道:「申大人所言極是,不過蠻族即將南下,此刻處於戰時,一切從簡,我現在就傳書給蔡知府。」

    申洺無奈輕嘆一聲,這就是一縣之主和一府之主的好處,都在名義上主管一切,平時可能沒那麼多時間和精力插手,可一旦插手,其他官員只能聽從。

    不到二十息,方運就拿著蔡禾的手令道:「夏京恩。」

    「諾。」正在做堂審記錄的夏京恩起身。

    「你選三人,今日起擔任刑房的臨時吏員,協助於典史和日後回來的刑房總書負責本縣所有的案件,不得有誤!」

    「屬下遵命!」

    申洺默默地低下頭,刑房的吏員們的確是老油條,足以把普通的新吏員玩得團團轉,但方運的私兵最差都是秀才,這夏京恩更是舉人,無論是對案件還是對衙門內情的了解,比那些普通吏員有過之而無不及。

    縣衙有十房,現在禮房和刑房已經被方運徹底掌控,至於負責傳遞命令的收發房,已經被方運的私兵監視起來。

    一旦縣衙十房被方運徹底掌控,那縣衙將內部將只有一個聲音,計知白阻撓的計劃將失敗一半!

    申洺握緊了拳頭。

    方運正要審案,門口突然有一個商人模樣的中年大喊:「方虛聖,小人與苦主有一事相求!」

    「你且入內。」方運道。

    「謝大人。」

    寧安縣的春天並不熱,但這商人卻擦了擦額頭的汗,邁過門檻,和另一個人走進公堂。

    「但說無妨。」方運道。

    那商人道:「我與何兄有生意上的糾紛,我理當賠償他六百兩白銀,只是前一陣我手頭緊,實在拿不出來。方才我與何兄私下商量,我將在十天內連本帶息償還,何兄也答應了。所以……我們想撤銷此案。」

    方運沒想到會是這樣,一旁的夏京恩立刻道:「恭喜大人,正是您審案有方,行仁布義,教化子民,他們才幡然悔悟,化干戈為玉帛。平紛爭,止訟獄,此乃禮教大興之象!」

    申洺低下頭,忍不住氣呼呼道:「明明是嚇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