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計知白急忙道:「恩師放心,我已經在小心翼翼進行,鷹揚軍、寧安縣所有商行、轉運司、密州州衙等等都已在全力配合。不用到八月,最多六月,絕對讓寧安縣出一場大亂子!如果亂子夠大,甚至可能導致許多方面被定為丁等,讓他徹底失去成為狀元的資格!不過……有一條法令需要戶部通過,到時候可能仰仗您。」

    「你放心做吧。」柳山道。

    「謝恩師!不過,只有我自己還不行,雷家和宗家全力培養的兩個殿試進士,不會差方運太多吧?」

    「比詩詞文章,他們自然遠遠不如方運,但是他們畢竟生於鐘鳴鼎食之家,又得雷家或宗家全力相助,連顏域空都可能甘拜下風。方運是天才,但並非是全才,在二十年內,他不足為懼。」

    「恩師說的是。只是……萬一讓他活到大儒甚至……封聖,那……」

    「你多慮了。待他封聖,宗聖必然已成亞聖!到了那時,依舊由不得他!」柳山道。

    計知白恨聲道:「您說的是。我本想徐徐圖之,留一絲情面,但他竟然如此不知進退,到了寧安縣開始就大張旗鼓,撤掉我在寧安的得力手下!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對他親近的人下手!」

    慶國。

    顏域空輕輕嘆氣。

    「這個方運啊,真是不給人活路啊。之前我還說他無望刑獄甲等,這不,才過了幾天,一個大耳光抽到臉上,疼啊。不過,既然他的法家之道如此精深,理應儘早用於本縣。」

    聖院。

    一位身穿白衣墨梅翰林服的中年人站在聖院的邊緣、倒峰山的山頂,大風吹拂,兩袖飄蕩,袖內竟然沒有手臂。

    這位翰林身邊坐著一位正在修剪指甲的翰林,此人細皮嫩肉,看面相只有二十齣頭,兩手保養的比少女更加精緻。

    「既然方虛聖文戰十進士功成,那今年與妖界的三谷連戰,進士三人中必然有他。再經過數個月的磨礪,以他之能,必然能勝一場,甚至可能連勝兩場。今年,大概是最好的一次機會。」那翰林一邊仔細修剪指甲,一邊用柔和的聲音說話。

    「此次三谷連戰,怕是祖神一族全力以赴。方虛聖不過是險勝屈寒歌,但祖神一族的妖帥,可壓著屈寒歌打!」

    「離丘崇山帶回三谷連戰的秘密已經多年,我人族卻始終無法勝出,始終不能一探究竟,妖族卻源源不斷得到好處。今年,是最後一年了。」那人吹了吹指甲,看著晶瑩剔透的指甲,露出滿意的笑容。

    「本年三谷連戰,我等必勝!我必將踏著妖蠻的屍體,晉陞大學士!」

    「到那時,按照約定,南聖大人會為你重塑兩臂。無臂翰林之名,也將隨風而逝。」

    悅國。

    韓守律對幕僚韓源道:「殿試完后,我要去見方運。」

    「做什麼?」

    「跟他拚命!」

    「啊?」

    韓守律背負雙手離開,邊走邊道:「今日起,放棄爭刑獄甲等。」

    「可是,他未必能聖前甲等,畢竟聖前甲等需要較長時間的驗證。更何況,只要期間鬧出大亂子,刑獄甲等必然離他而去。」

    「那也要等出了大亂子再說……」

    此時此刻,商鞅世家的、李悝世家的、李斯世家的等等所有殿試進士唉聲嘆氣,但是,他們卻沒有放棄,紛紛給家裡的長輩傳書。

    「請嚴格審核方運的革新律法!」

    對這些爭刑獄甲等的殿試進士來說,哪怕多拖一個月也是好的。

    刑殿的消息很快傳遍人族各地,景國的學子們奔走相告,但今年的殿試進士們卻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才科舉三天就讓他們斷了對刑獄一科的妄想,實在太殘酷了。

    一些好友紛紛發傳書「譴責」方運。

    兩本文書的原本被送入刑殿,方運只好以奮筆疾書重新默寫了兩本,交給於八尺和夏京恩,然後不得不進入讀傳書的時間。

    「嗚呼,韓某心意已決,殿試結束后便殺入景國,跟你同歸於盡!」韓守律半開玩笑發來傳書。

    「虛聖爺爺,您高抬貴手,饒了小的們吧!」這是宗午德的。

    「方運,咱們商量一件事行不行?在半年內不折騰了行不行?給我們一個希望如何?我不想殿試三天就絕望啊!」憤怒的李繁銘留。

    「考霸方運,你要是再不住手,小心眾聖聯手調查科舉欺凌一案!你說我們怎麼就這麼傻,什麼時候科舉不好,非得跟你同年!」賈經安無比懊惱。

    「你老實說,你想爭幾甲?六甲還是七甲?我早做好準備!」顏域空也跟著湊熱鬧。

    方運笑著閱讀這些聖墟損友們的傳書,無可奈何,因為寫兩套文書的時候真沒想到會是這樣,本以為會慢慢發酵,等在寧安縣見到效果后才會引發轟動,可偏偏忘了虛聖的身份,一舉一動都被聖院關注。

    方運沒有過多關注傳書,回復了一些相熟的人後,繼續閱讀縣衙的文書。

    一縣需要記錄的事情極多,尤其像寧安縣這種大縣,若不能儘快了解方方面面,很可能一個疏忽就會著了左相一黨的道。

    於是,方運上午讀文書,下午審案,晚上繼續讀文書,累並充足著。

    時間一晃就是多日,方運親自處理了大量的案件,而典史於八尺和刑名師爺夏京恩一直在學習。

    在二月初六的時候,方運接到聖院刑殿和東聖閣以及景國刑部、大理寺和監察院三法司的文書,允許方運以寧安縣為試點進行律法革新,但在三個月後,聖院和景國三法司的官員會來寧安縣巡察驗收。

    按理說,這種涉及景國官員權力變化的革新,必須由掌管百官的吏部的文書,但吏部在左相掌握之下,始終不發文書。方運完全不在乎,因為吏部無權反對聖院的法令。

    到了二月初八的時候,方運放權,把大量的民事案件劃歸典史負責,但必須由兩名法家舉人簽名才能結案。

    這些天寧安縣一派安詳,街面上的地痞流氓被遊街示眾徹底嚇住。

    唯一問題是關係民生的糧價漲了少許,方運調查發現與往年相差不大,便命令幾個幕僚持續關注,糧食乃是民生之本,絕不能出問題。

    二月初十,新一期的《文報》出版,整整好幾頁都與方運有關,從方運文戰象州到在寧安縣的言行,讓讀到這期《文報》的各地民眾大呼過癮。

    不過,除了方運,還有一個殿試進士的事迹也上了《文報》,雷家的雷述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