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給你轉一封雷述山給我的傳書。」敖煌帶著壞笑道。

    方運略顯好奇,手握官印,一隻鴻雁化傳書,形成黑字懸浮在半空,迅速看完。

    「這個雷述山,野心不小啊!他爭工事與農事甲等就罷了,竟然還想讓你這個真龍去他那裡,其實這也沒什麼,反正你也沒什麼用。」方運說到這裡故意停頓一下。

    敖煌翻了個白眼,奴奴笑嘻嘻。

    方運繼續道:「不過,他竟然說我即將被眾人聯手夾擊,撐不過殿試,就算撐過殿試,也會被妖蠻滅國,投靠我是最愚蠢的選擇,這話,便有些過了。這封傳書,實則是發給我的挑戰書!」

    敖煌立刻拚命點頭道:「是啊是啊!我也覺得太過了,不如……弄死他?」

    楊玉環和蘇小小一愣,隨後莞爾一笑,敖煌這龍完全不按常理說話,總是出人意表,也就方運能受得了他。

    方運道:「我本精力有限,正猶豫爭不爭工事的甲等,不過既然他向我發出戰書,那我便不好不迎戰。你傳書給他,就說今年殿試工事與農事兩科的甲等,讓他不要妄想了!!」

    敖煌咧著嘴笑起來:「這才是舉世無雙方鎮國嘛!本龍這就給他傳書!」

    過了幾息,敖煌道:「我已經傳書完了,說今年工事與農事兩科的甲等,必然是你方運的!」

    楊玉環和蘇小小頓覺無奈,方運和敖煌兩人的意思是差不多,但一個是「不會讓雷述山得」,一個是「必然屬於方運的」,語氣明顯不同,前者是回擊,後者則是挑釁。

    方運沒好氣瞪了敖煌一眼,道:「你這麼一說,那些人必然會興風作浪,抨擊指責我。」

    「指責就指責唄,反正跟本龍沒關係……呃,本龍是說,隨便他們指責,反正最後你一定會得工事與農事雙甲,對吧?」敖煌笑嘻嘻道。

    奴奴沖敖煌伸出小爪,向空處抓了抓,嚇得敖煌急忙縮回脖子。

    方運也不理敖煌,繼續看《文報》,發現各地的糧價都有不同程度的漲幅,尤其是非產糧地區的糧價,已經上漲了一成,比往年都高一些。根據《文報》的分析,應該是因為草蠻會在年底南下,各國都開始增加糧食儲備,那些糧商更是不擇手段囤糧,苦了平民。

    方運想了想,現在寧安縣糧價並不算高,因為寧安縣乃是戰略要地,本身就有大糧倉,等到糧價高到一定程度,便可以低價出售,打擊糧商。

    《文報》不僅記載文人軼事、美名好事,也記載許多問題,主要是一些快訊,比如正德縣地震、南士縣春汛沖毀堤壩、廣源府有春疫爆發等等。

    別的縣令或讀書人對這些不在意,但方運卻認真讀完,並一一思考這些事會發生在寧安縣的哪裡,如果發生了應該如何解決。

    通過《文報》,方運發現寧安縣的益水河可能存在隱患,於是派遣有水利經驗的私兵帶領工房吏員一起檢查益水河兩岸堤壩。

    寧安縣位於北方,凍土化得慢,若二月十號左右凍土沒有徹底化開,影響播種,縣令就需要去聖廟祭天,然後利用聖廟的力量讓農田的凍土快速化開。

    方運沒參與過祭天,決定晚上召集讀書人私兵們商議一下。

    看完《文報》,方運向楊玉環告別,帶著敖煌前往工房。

    工房是縣衙的十房之一,在普通小縣只是冷衙門,但在寧安這種大縣的工房當差,可是肥差。

    寧安縣地理位置決定了貿易和手工業發達,而為了避免蠻族劫掠,益水河以北的大片土地沒辦法播種,只在城南有田地,農業相對薄弱。

    在寧安縣的西南不遠的地方就是景國著名的產棉地,這就使得寧安縣成為紡織大縣,不過寧安縣不產苧麻,不能養蠶,所以麻布和絲綢都需要從南方運來。

    方運進入工房后,先與工房吏員聊了聊,便讓工房總書帶路,前去寧安縣的縣有織布坊。

    寧安縣因為是戰略要地,又離棉花產地接近,周邊軍隊所需的紗布、棉布和帆布中有三成由這一縣供給,而三成的大半由縣有織布坊供給,剩下的由私有織布坊供給。

    方運這次沒有坐龍馬豪車,只是坐普通的馬車,不過終究身份特殊太需要保護,後面仍然跟著二十妖鐵騎兵和二十蠻族私兵。

    路邊的人低聲議論,都猜到這是方運的私兵,不過無法確定車裡坐的是否是方運本人。

    縣有織布坊並不在城內,而是在城外的益水河邊,工家的讀書人早就研究出了比手工紡織機更有效率的水力紡織機。

    出了東城門,方運掀開窗帘,就見益水河猶如一條玉帶橫在北面,再遠處則是一排排的廠房。

    那裡不僅有織布坊,還有各種可以利用水力的磨坊、鐵匠鋪等等工坊,綿延數十里,異常壯觀。

    工房總書是一個年過六十的秀才,笑起來非常和藹,但方運知道這人吃人不吐骨頭,可謂臭名昭著。

    「方大人,前面就是著名的工坊街。這些工坊有四百多座,其中一半是私人工坊,一半是皇室和縣有工坊,皇室和縣有的工坊數量相近。咱們景國皇室優待子民,這要是換成武國,皇室工坊至少佔五成,縣有工坊至少佔兩成,世家再佔兩成,平民只能去爭最後的一成!」

    方運心道不是皇室優待,是景國國力衰退,皇室的控制力大不如以前,不得不讓利於民。寧安縣一半的私人工坊,起碼有五成是各大世家的。

    工房總書一路滔滔不絕介紹寧安縣的工坊現狀,事無巨細,簡直推心置腹。

    敖煌不時盯著這工房總書,總覺得此人別有用心,暗中向方運傳音,讓方運小心。

    方運卻不以為意,面帶微笑,這工房總書之所以全盤相告,確實別有用心。

    第一個目的是展現工坊的盈利能力,引發方運的貪心,只要方運一貪,就可以被輕易拉下水,或者歸附左相,或者身敗名裂。

    第二個目的就是警告方運,這些工坊背後都是大人物,哪怕最不起眼的工坊背後也是名門豪門,至於望族根本插不上手。

    普通一府之地也不過兩三個名門,足以讓一位縣令低頭。

    換成普通縣令上任,寧安縣的本地豪強早就聯手宴請,給新任縣令一個下馬威,但方運不一樣,他們要麼因為與左相一黨的關係不敢聯繫,要麼老老實實交上拜帖求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