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奴奴趴在楊玉環的膝蓋上,用粉紅色的小舌頭輕輕舔著爪子。

    楊玉環一邊撫摸奴奴的小腦袋,一邊對蘇小小道:「等我們到了,小運祭天怕是結束了。」

    「嗯,祭天很快。這裡是有些冷,在孔城住慣了,有些不習慣。」蘇小小望著窗外,眼中流出淡淡的憂色。

    「你若是想回孔城,我可以讓小運雇船送你回去。」楊玉環道。

    蘇小小輕輕搖頭,沖楊玉環甜甜一笑,道:「奴家在孔城沒有半個親人,早就厭倦了那裡的生活。寧安雖冷,可和姐姐在一起是暖的。」

    「你這張嘴啊,能把死人說活。」楊玉環笑道,「幸好有你,紅妝不能來這裡,也只有你能陪我解悶。」

    蘇小小抿嘴笑道:「以前只是解悶,現在卻是憋悶了。誰曾想到,您的琴瑟之藝進步飛快,奴家比您早學琴七八年,現在竟然也不過勉強能與您相合。或許用不了幾年,您就能與方公子琴瑟和鳴,助他在戰場殺敵。」

    楊玉環道:「哪會如此簡單。我到了二境,也不過能讓他的戰曲威力提升一成,到了三境,也不過四成,到了四境才能助他戰曲威力翻倍。我哪裡能跟卓文君相比,成四境太難了。」

    蘇小小安慰道:「玉環姐莫要說喪氣話。前些天咱們還跟方公子聊過,他會想辦法讓大儒教你琴道,以你的天賦,足以成三境。」

    「但三境到四境,就太難了。據說琴瑟達到四境的女人,只有一個卓文君,還是在半聖司馬相如的相助下才達到。」楊玉環道。

    「卓文君有司馬相如,你有方公子啊。或許幾十年後方公子封聖,隨手一指,你就能晉陞為琴道四境,名垂青史。」

    「胡說八道!」楊玉環被蘇小小逗笑。

    蘇小小一本正經道:「絕非胡說八道。方公子那日還說,人族其實就是差才氣,若是有足夠的才氣,女子也能參與科舉!只有女子參與科舉,才是人族真正的中興,真正的大時代。」

    楊玉環道:「當時我沒說,不想讓小運覺得我在反對他。可根據書上的記載,說人族中興,需要拉攏蠻族對抗妖族方可。」

    蘇小小想了想,道:「方公子倒是沒直說這個說法不對,可根據方公子那些言論,奴家以為,方公子認定只有人族中興后,才有資格與蠻族聯合,從而對抗妖族。若先與蠻族聯合,是與虎謀皮,變數極大。」

    「嗯,小運的看法和書上的不一樣,不過我相信小運的。」

    蘇小小望著窗外,輕聲道:「我也願意相信方公子。因為方公子說過,未來的世界,女子也能科舉,女子也能紙上談兵,出口成章,也能有唇槍舌劍。」

    「是啊,如果真能有那一天,我也就能幫助小運了……」

    不多時,馬車停下,車夫道:「夫人,前方的差役說封路,讓我等從縣文院的東門進。」

    楊玉環道:「那就從東門進。」

    很快,馬車再度停下,車夫道:「到東門了。」

    奴奴一馬當先下車,楊玉環與蘇小小隨後下車。

    東門的守衛立刻讓出一條道路,奴奴嚶嚶叫著躥進門裡,向前奔跑。

    楊玉環笑道:「這個小狐狸,怕是聞到方運的味兒了。」說完與蘇小小手挽著手,緩步前行,身上環佩叮噹,清越悠揚,宛如仙女下凡。

    等楊玉環和蘇小小進了大門,私兵衛隊才進入,先是兩個馬蠻侯,接著是妖鐵騎兵中的兩位騎著蛟馬的進士。

    一位四十許的進士坐在高大的蛟馬上,在馬頭穿過門框的時候,突然問衛兵:「祭天結束了吧?」

    那衛兵眼中閃過一抹慌色,道:「小的不知。」

    那進士突然神色微變,大聲道:「停!兩位夫人,馬上回來!」

    就見另一個衛兵突然陰笑道:「遲了!來人啊,有女眷闖入縣文院,破壞聖廟祭天!」

    楊玉環和蘇小小身體巨震,臉上出現無法遏制的驚恐!

    女人誤闖祭天儀式的事情在幾十年前出現過,最後禮殿判罰那女人死刑!

    祭天是一等一的大禮,比祭祖甚至祭聖都更加重要,畢竟在以儒家為首的思想里,天是至高的力量,而文曲星、萬界意志等等不過是天的一種表現形式。

    祭天之禮被破壞,就等於對天不敬,對聖道不敬,這是儒家無法容忍的違大禮。

    當年不過是為卿大夫跳舞的人數太多,達到天子的程度,孔子就說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女眷破壞聖廟祭天,比當年的八佾舞於庭性質嚴重千倍!

    那進士身形一晃,心知完了。此案一旦鬧到禮殿,禮殿諸老必然會拿出孔聖的原話「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來判定,如果女眷破壞祭天之事都可以忍,那天底下就沒有不可以忍受的事!

    必然判楊玉環與蘇小小死刑!

    一旦楊玉環蘇小小被叛死刑,那些蠻族私兵將會被全部處死,而護送楊玉環的人族妖鐵騎兵也會被發配流放,前途徹底斷絕!

    在那門衛大喊后,所有的妖鐵騎兵都明白了,這個局是左相一黨在報復方運,只要殺死楊玉環與蘇小小,就等於間接打擊到方運!

    「無恥!」那進士全身被黑色的妖鐵鎧甲包裹,面甲的縫隙中彷彿向外噴著火焰。

    楊玉環只覺這裡由春天變為寒冬,徹骨之寒籠罩天地。

    蘇小小慌了神,緊緊抓住楊玉環的衣袖,低聲道:「玉……玉環姐,我……我們怎麼辦?這是必死之局!是比雷家更嚴重的違大禮!而且你我兩人是女人,不是讀書人,禮殿絕無可能寬恕!」

    楊玉環深吸一口氣,道:「穩住!就算是必死之局,我也相信小運能救我們!他是方鎮國,更是方虛聖!」

    那進士從馬上翻身下來,低頭向楊玉環致意,然後道:「屬下沒能保護好夫人,屬下該死!到了聖院,屬下願意以我之命,代替夫人之命!」

    「不,任偏將,萬萬不可!更何況,就算你願意換命,聖院也未必同意。」

    蘇小小道:「我們現在剛進門,離聖廟很遠,沒見到祭天的人,應該還有機會!」

    楊玉環突然一愣,驚呼道:「奴奴呢?奴奴在哪裡?」

    蘇小小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奴奴……恐怕已經在方運身邊了。」

    在場的所有人族私兵頭皮發麻。

    「快叫回奴奴!」

    「已經……來不及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