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號角長鳴,鼓聲震天,響亮的聲音在聖廟的廣場上回蕩。

    「吉時已到!」身穿紅色禮服的於八尺說完后,方運率領眾官開始祭天。

    經過繁瑣的祭天流程之後,方運起身。

    隨後聖廟輕輕一震,形成無形的力量向城南翻湧,深入地下,消解凍土。

    突然,官員隊伍里傳來一陣騷動。

    主簿申洺突然大喝一聲:「快來人擒下這頭妖狐!此時是祭天大禮,竟然有妖狐闖入,實乃悖逆上蒼!快來人,把這頭妖狐就地撲殺,向天告罪!」

    在場的官吏和衙役扭頭尋找,發現一隻可愛的白色狐狸蹲在廣場邊緣。

    眾人都愣住,因為人人都知道方運有一隻小狐狸,而且許多人都認識可愛的奴奴。

    奴奴原本見前面人多,沒敢上前,乖巧地蹲在廣場邊緣等待方運,可沒想到突然迎來主簿申洺的呵斥。

    奴奴又怕又怒,後退半步,望著申洺,喉嚨里發出嗚嗚的聲音。

    與此同時,不知聖廟力量餘韻還是為何,天空突然烏雲籠罩,雲中生雷,遮天三萬里。

    敖煌瞪著眼睛張著大嘴,傻傻地仰頭望著天空,眼中充滿了疑惑,身為一頭呼風喚雨的龍族竟然看不懂這天氣變化。

    在看到奴奴出現的一剎那,方運眼中閃過一抹彷彿能凍結天地的寒芒,臉色瞬間變得鐵青但又迅速恢復,隨後望著申洺,神色極冷。

    申洺卻輕咦一聲,隨後望向方運,道:「方大人,您家的小狐狸怎麼跑到祭天儀式上來了?不是我說您,無關人等破壞祭天儀式,不僅是讓全縣的收成減產,更是破壞大禮,讓上天震怒啊!您看,天上突然生出烏雲,這就是上蒼震怒的證據。按照大禮,但凡亂闖祭天大禮者,理當宰殺如三牲獻上,平息天怒。下官懇請方虛聖,為了寧安縣百姓,為了人族大禮,請獻祭小狐狸!」

    「呀呀!」奴奴全身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眼中除了憤怒,更多的是驚恐。

    方運望著主簿申洺,右拳捏得咯咯作響。

    所有官員已經猜出來,是有人故意給方運下套。

    大多數官員沉默不語,但少數人卻無比興奮。

    「方大人,您身為寧安縣令、人族虛聖,理當以身作則。您若力保小狐狸,恐怕會被剝奪文位,驅逐出人族啊!」

    「小小狐狸竟然亂闖祭天大禮,這是對眾聖不敬,是對天地不敬!莫非,這狐狸是妖族派來破壞人族大計的?」

    「方虛聖,您可不能為了一隻狐狸犧牲前途啊。」縣丞陶定年終於開口。

    於八尺怒道:「無恥!是誰?是誰把無辜的小狐狸騙到祭天大禮上?我就不信它會無緣無故進來!」

    方運一愣,隨後面色劇變,猛地一握官印,輕輕一眨眼,就見他的雙目閃過無數影像,最後彷彿神遊九天,從高空俯視整座寧安城。

    此刻方運眼中寧安城如同一個圓桌那麼大,他再度眨眼,寧安城迅速變大,很快在縣文院的東門看到楊玉環等人。

    就在此時,一個衛兵匆匆前來,大聲道:「不好了!縣令大人家的兩個女人突然闖入縣文院,據說是想破壞祭天大禮!」

    「荒唐!」申洺猛地大喊一聲,眼中卻閃過得意之色。

    「什麼?」於八尺等幾個投靠方運的人失聲驚叫。

    許多人聽后臉上浮現不忍之色。

    「這下可不好辦了。」縣丞陶定年手撫鬍鬚,低著頭,看上去憂心忡忡。

    申洺卻突然一拍額頭,道:「哎呦,祭天大禮最忌諱非讀書人前來,若是闖入祭天大禮,會如何判罰呢?」

    「自然是死罪!」申洺身邊的一個小吏道。

    申洺突然一笑,道:「你看我這老糊塗,竟然把這事忘了!對對對,違大禮者,殺無赦!連堂堂雷家都被降下三禮之火,兩個婦道人家和一隻狐狸怎能倖免!」

    與此同時,縣文院側門突然響起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

    「何人為禍祭天大禮?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聲如洪鐘,中氣十足。

    方運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面色更差,並轉頭向說話的人望去,但是,他的手仍然握著官印,雙目不斷有影像閃過。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寧安縣地位最高之人,轉運司司正耿戈!

    那日耿戈被龍馬踢暈之後,再也沒露面,這還是在那之後第一次在公眾場合露面。

    包括方運在內,所有人都向這位年過七十但身體硬朗的老翰林,而且都是瞄著他的額頭。

    那裡除了皺紋什麼沒有。

    耿戈縱然再有城府,被如此多的人看向額頭,臉上也閃過一抹怒色。

    申洺急忙快步迎上去,邊走邊道:「下官見過耿大人!您可算來了,聽說不僅是一隻小狐狸來了,方家的兩個女人也闖了進來,簡直視祭天與禮法如無物!縣令大人又遲遲不發話,看來只能由您主持公道了。」

    耿戈立刻道:「我方才已經用官印巡視,發現東門口竟然有兩個女子和妖蠻!不過兩人既然是方虛聖的家眷,不得動粗,馬上請過來!」

    「是!屬下親自去『請』!」申洺說到「請」字的時候刻意咬重音,然後扭頭看了方運一眼,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快速往東門方向走,並召集差役。

    耿戈冷冷地望著方運,道:「方縣令,祭天大禮無比重要,不僅關乎寧安縣一年的收成,也關乎人族的體面,你竟然任由家眷亂闖,簡直有辱斯文!待今天的事了,我必當聯合同僚上書禮殿,參你一個『治家無方』,將你的教化一科定為丁等!連區區一家都無法約束,如何能教化一縣,如何教化人族!」

    方運手握官印,似乎不便說話,反應慢了一些,正要說話,敖煌勃然大怒,猛地沖向耿戈,同時發出震耳欲聾的大吼。

    耿戈終究只是文官,嚇得後退三步,面色慘變,差點口吐唇槍舌劍。

    敖煌怒道:「你沒被龍馬踢夠?狗官!左相的狗奴才!方方面面鬥不過方運,無能也就罷了,竟然還使用陰招,針對他的女人,甚至連只小狐狸都不放過!你們這些畜生,你們親爹是妖蠻吧!」

    耿戈氣得七竅生煙,那句「親爹是妖蠻」在人族是最極端的侮辱,用通俗的話說,就是罵他娘被妖蠻玷污了。當年曾經有人因為這句話殺了人,最後當地縣令判了一個過失殺人,只關了五年就放出來,可見這種辱罵有多嚴重。

    至於有翰林在朝堂上如此開罵被革職並永不錄用的事更是人盡皆知。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