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你不要以為本官怕了你!」耿戈怒視敖煌。

    「來!你來啊!照這兒砍,今兒不殺了本龍,本龍就當你親爹是妖蠻。」敖煌一歪頭,把脖子讓出來。

    耿戈氣得兩手發抖,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動敖煌。

    「今日,本官要正法度,明大禮!」耿戈大吼。

    方運好像放棄了說話,右手依舊手握官印,不知道在看什麼,然後左手向奴奴一招手。

    奴奴還以為方運不管自己了,淚水奪眶而出,帶著哭腔飛奔到方運的懷裡,嚶嚶啜泣。

    東門外,劍拔弩張。

    申洺帶著差役站在門內,極為忌憚地望著那些私兵,尤其是蠻族私兵。

    那些人族的妖鐵騎兵非常理智,可蠻族私兵常常為保護主人拚命。

    申洺道:「方才之事,難以判定,請兩位與我前往聖廟前,由方大人定奪。」

    楊玉環與蘇小小站在原地不動,不知道應不應該隨申洺去。

    申洺立刻道:「如果兩位不去,萬一導致方大人殿試失利,可不要怪本官沒有提醒。」

    楊玉環身體一震,果斷拉著蘇小小的手道:「走!」

    兩個女人說完向聖廟方向走去,那些私兵立刻緊緊跟隨,而申洺等人在側面緊張地望著那些私兵,生怕被突然殺死。

    楊玉環一開始兩腳有些發軟,但走著走著,腳步放緩,神態由不安慢慢變得沉靜。

    楊玉環一邊走,一邊道:「小小妹妹,姐姐有一句話,不知如何說。」

    蘇小小目光一動,輕輕低下頭,道:「姐姐但說無妨。」

    「今日之事,是姐姐不辨是非,連累你了,若能躲過這一難,姐姐必當厚報。」楊玉環的聲音裡帶著少有的剛強。

    蘇小小輕聲道:「小小心中明白,不怪姐姐,都怪左相一黨卑鄙無恥。」

    楊玉環點點頭,身子漸漸挺直,猶如皇后出宮,母儀天下,臉上好似散發著淡淡的光輝。

    「妾身得蒙爹娘不棄,久居方家,與夫君定親,同甘共苦。親眼看著夫君殫精竭慮,如履薄冰,一步一步走到今日。夫君他,不容易。」

    蘇小小還是第一次聽到楊玉環稱呼方運為夫君,聲音更小,道:「妹妹知道。」

    「此刻是夫君的殿試,容不得半點閃失,一損俱損,你可明白?」楊玉環問。

    「小小明白。」

    「當年小運落魄時,我不曾負他,今日,有人妄圖構陷夫君,我更不能允許任何人傷他!」

    楊玉環的話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那些蠻族聽不懂,但許多讀書人卻聽明白了,沒想到楊玉環如此聰慧,那黑手雖然是想殺兩人,但更希望方運出手救這兩人,自己承擔罪責!

    一旦方運中計,為救兩人而承受罪罰,那必然會被迫放棄殿試,永遠不能成為狀元,甚至可能自動推掉虛聖的封號,跌落聖壇!

    方運若考不上狀元,或不被封虛聖,那將來成長之路只是稍稍曲折,可中途退出殿試,虛聖封號得而復失,那遭受的打擊無比巨大,未來的聖道將蜿蜒崎嶇,很可能一蹶不振。

    蘇小小身子一抖,咬著牙道:「當日讀完那『十年生死兩茫茫』,小小就已經發下大誓,生死相隨,不負此生不負君!」

    「嗯,我倒是聽你說過。那首《江城子*獄夢》是好詞,詞曲相合,不知小小可否為姐姐清唱一曲?」

    蘇小小緩緩吸氣平復心情,櫻唇輕啟,緩緩唱詞。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十年生死……」

    「十年生死兩茫茫……」第二遍楊玉環也跟著清唱起來。

    蘇小小緩緩向前走,淚眼婆娑,一步走,一聲唱。

    楊玉環卻是一邊唱,一邊笑,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圓潤,到了最後,楊玉環的聲音好似與天地形成了共鳴,附近的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心在顫抖。

    那些蠻族不懂詩詞,但聽著聽著,雙目含淚,面帶悲色。

    眾多讀書人默默地行走,而申洺卻絲毫不為所動,眼中甚至有不屑之色。

    兩個人一路走,一路唱,走過重重樓宇,來到聖廟前的廣場邊緣。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兩個人的聲音迅速傳遍偌大的廣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方運雙目中仍然不斷有光影閃過,但在楊玉環和蘇小小出現后,光影一滯,隨後繼續閃爍。

    敖煌獃獃地望著兩人,淚水在眼眶裡打著轉兒。

    大部分左相黨和中立的官吏無不低下頭,心中似有事,不知向誰問。

    但耿戈、申洺和陶定年等幾個左相一黨的中堅卻高高地抬著頭,挺直著身體,勝券在握。

    「媽了個蛋!」敖煌龍牙緊咬,凶相畢露,盯著耿戈等人,若不是這些人掌握官印,被聖廟力量保護,他早就先殺為快。

    申洺向耿戈一抱拳,笑道:「司正大人,下官把闖入縣文院破壞祭天的人犯帶到!」

    方運眉毛一挑,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錶示,只是暗中用官印發了幾封傳書,眼中依然有光影閃過,越來越快,以至於他的額頭浮現細密的汗滴。

    耿戈面色一變,道:「方運,這兩名女子是你的家眷,你需避嫌,此案應有我審理!那麼……」

    耿戈環視全場,最後目光落在楊玉環與蘇小小的身上,緩緩道:「罪女楊玉環、蘇小小,強行闖入縣文院,意欲破壞祭天大禮,罔顧聖恩,大逆不道,按律當斬,以爾等之血,洗刷天怒!」

    「嗚嗚……」

    奴奴全身狐毛炸起,喉嚨里發出嗚嗚的憤怒之聲,死死地盯著耿戈。

    天空的烏雲更濃,雷聲更大。

    申洺大聲道:「耿大人不愧是我寧安縣的支柱,這個判罰公正嚴明,深得民心。不過……方虛聖,您倒是說句話啊!為何從頭到尾您都不出聲,莫非是根本不在乎您的兩個女人?聽說您與夫人楊玉環可謂患難與共,沒想到大難臨頭各自飛,不勝唏噓啊。唉,我本想見見虛聖一怒,力挽狂瀾,救兩女於水火。現在看來,那些不過是戲里的事,您只能縮在那裡不聞不問。耿大人,你說是吧?」

    耿戈微笑道:「這不能怪方虛聖,換做是旁人,怎能為了兩個女人壞了大禮,方虛聖這是心中有聖道,無人性,自然不會相救!是吧,方虛聖?」

    所有人都盯著方運。

    楊玉環目光柔柔地望著方運,隨後露出甜甜的笑容,突然沖向一個衙役,猛地抽出他的刀,正要往自己脖子抹去,卻發現自己動不了。

    方運帶著溫暖的笑容望著楊玉環。

    「兩人本就無罪,我何必開口?」

    方運的聲音比雷聲更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