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耿戈點點頭,揚起下巴,冷著臉道:「既然方縣令為了保護兩個女人,置身家性命不顧,那就請方縣令祈天獻文,以正禮法!」

    申洺立刻拱手道:「請方縣令以正禮法!」

    數十官吏齊聲道:「請方縣令以正禮法!」

    強大的氣勢驟然形成,產生極大的壓力。

    方運不為所動,把奴奴放到肩頭,向聖廟方向作揖,而奴奴站在方運的肩膀,直立起來,學著方運的模樣也向聖廟作揖。

    嗤笑聲不絕於耳,許多人認定方運在故作姿態。

    方運高聲道:「學生方運,寒窗苦讀,河邊領悟,后攜小狐狸奴奴,於方氏族學中教書。奴奴嚶嚶,狀如書生,與學子聲相合、音相連、意相通,啟迪學生研究聲律,經過多日努力,終於作出一部啟蒙韻書,適用於蒙學蒙童。此書歷程,方氏族學的學子與先生知曉,大源府少數官員與刑殿同樣知曉,學生便不再贅述,特此獻文!」

    方運說完,從飲江貝中拿出《狐狸對韻》的原稿,雙手捧著。

    「哼,故弄玄虛!」耿戈道。

    申洺冷聲道:「我看他還能玩出什麼花樣!還提什麼蒙學蒙童,以為《三字經》那個層次的蒙學奇書隨隨便便就可以寫出第二本?我就不信……」

    申洺的聲音戛然而止!

    方運身上突然外放出白色的光輝,奴奴身上同樣光輝奪目,絲毫不比方運的少。

    「這……」

    「嘿嘿嘿……」敖煌嘿嘿直笑。

    申洺與耿戈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隨後,兩人餘光看到有彩色的東西飛來,身體一震,急忙扭頭看過去。

    由赤色、橙色和黃色組成的彩虹從天際飛來,劃過長空,貼著聖廟屋頂,末端直達方運前方。

    方運把平凡無奇的書頁放到三色虹橋上,就聽轟地一聲,書頁大放金光,照耀半個縣。

    京城,吏部,文選司,求賢科。

    計知白端坐在求賢科的辦公房內,身為六部之中職權最大的吏部官員,又擔任極為要緊的文選司主事,主管要害中的要害求賢科,他不曾有半點馬虎,兢兢業業。

    吏部所有官員都知道左相已經內定了計知白為繼承人,來吏部是為了鍍金,也是為了擴充計知白的人脈和班底,沒有什麼衙門比管理百官的吏部更容易培養門生。

    但是,自收到申洺確定方運必敗的傳書後,計知白就沒有把心思用在政務上,而是右手握著官印,進入論榜,以意念快速書寫一篇短文。

    《哀方運》。

    此文以方運救助楊玉環和蘇小小的事件為基礎,首先肯定了方運的「義」和「情」,然後毫不客氣指責方運這是婦人之仁,是小仁小義,並非大仁大義,而且知法犯法,難為表率,難逃制裁。

    寫完之後,計知白在後面添上自己的大名,帶著勝利的微笑,發布在論榜之上,心中竊喜,自覺會與方運的《傷仲永》齊名。

    「終於贏了一次!而這一次,把之前所有的失敗全都扳回!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計知白在心裡默默想。

    計知白正準備繼續查看吏部文書,外面突然響起喊聲。

    「三虹接引!是去密州方向的三虹接引!」

    計知白一愣,霍然起身,快步向外奔跑,身體帶起的風吹落片片紙張。

    計知白跑出門,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那長橋似的三色彩虹,情不自禁握著雙拳,把關節處握得一片慘白,毫無血色。

    院牆遮擋,看不到三虹全貌,計知白心念一動,一團白雲從他的腳下出現,托著他緩緩升空。

    大學士之下,只有一國狀元才可獲得平步青雲。

    「一定不是通往寧安縣!一定不是通往寧安縣!一定不是……」

    計知白在心中不斷默念,在飛到高處超過屋頂后,看清了三虹接引的全貌,計知白的心沉到了低谷。

    但是,計知白心中仍然有一絲希望。

    突然,一個飄飄渺渺如幻似真的聲音響起。

    「《狐狸對韻》,善!」

    計知白眼前一黑,瞬間意識到方運的破局之法!

    僅僅剎那之後,計知白的臉突然漲紅!

    就在剛才,他在論榜之上發布了《哀方運》!雖然題為「哀」,看似是嘆息,但字裡行間流露的都是幸災樂禍,都是指責!

    這篇文章寫的不錯,但建立在一個基礎上,那就是楊玉環與蘇小小違禮,方運欺騙蒼天,祈天獻文失敗!

    可現在,祈天獻文成功了!

    《哀方運》的基礎不復存在。

    計知白漲著紫紅色的臉,快速進入論榜,想要刪除。

    但出事了!

    那篇文章因為在短短十幾息內引發大量的閱讀和回復,竟然被標記成重點!

    計知白簡直要氣瘋了,急忙給東聖閣傳書,請求東聖閣的官吏刪除那篇文章。

    東聖閣。

    一位進士收到傳書後,忍不住撲哧一笑,立刻改寫成正式文書,轉交給一位翰林,那翰林看后也笑了,遞給身邊的舉人文員,道:「此事事關重大,請傳遞給嚴大學士。」

    「諾。」那舉人文員偷瞄了一眼內容,緊閉著嘴笑起來,然後一步三搖,慢慢進入嚴大學士的辦公地點,遞上文書。

    嚴冬學士是個面相和善的胖子,看到文書後也笑了,隨手把文書扔到書房最偏僻的地方。

    舉人文員又樂了,至少要一年之後嚴大學士才可能批閱那個地方的文書。

    密州,寧安縣,縣文院,聖廟前。

    剛才還笑得肚子疼的眾官吏目瞪口呆,望著三虹接引發獃。

    只有大儒書寫出自己最優秀的一套書籍,才可能引發三虹接引,有的大儒一生也得不到三虹接引。而且,就在去年舉人試放榜的時候,同樣有三虹接引,接走方運的試卷。

    楊玉環和蘇小小輕輕鬆了口氣,既然有了三虹接引,那眾人都安全了,不用再自殺避免牽連方運。

    「《狐狸對韻》,善!」

    一個飄飄渺渺的聲音響起后,虹光載著《狐狸對韻》倒卷回飛,最後消失不見。

    縣文院內無比寂靜,但是,牆外卻傳來歡呼聲。

    「三虹接引!一定是咱們寧安縣出現了不得的神作!」

    「只是不知道是何人之作!」

    「挺大的人光說廢話,用你的屁股想也應該能想到,定然是方運方虛聖所作!」

    「不能吧。這才離他上任不到半個月,又是改戒石碑文,又是輔修法典,還把寧安縣弄成律法革新的試點,把天下人弄得一驚一乍的!這才平靜的幾天啊,就又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這是殿試還是過年放鞭炮呢?」

    「哈哈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