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以前只是看工家的書籍,對工家的實際發展並不了解。但隨著深入了解工坊的運作,與一線的工人交流學習,方運才發現,工家的技術遠比想象中先進。

    聖元大陸不是華夏古國的古代,華夏古國古代一直有工家之人,但並不受重視,地位很低,有些技術之所以能被載入書中,還是因為官員中的有識之士在整理。

    聖元大陸不一樣,工家以魯班世家和墨子世家為源頭,發展壯大,乃是人族儒家之下最強的百家之一,連墨家也默認為是工家的一部分。

    優秀的工家讀書人若想賺錢,可以聯合他人開辦工坊,若想當官,最高可擔任工部尚書,甚至有機會達到相位。若走聖道,最終可成聖,而工家的半聖數量不在少數。

    正是因為工家讀書人有上升的渠道,導致工家人地位較高,有動力發展各種技術。

    不過,工家人並非無所不能,在多年前,制約工家力量的不是機關技術,而是機關的動力。工家人尋找到許多能源,但發現遠遠達不到工家的要求。普通能源驅動的機關可以用於作戰,但都無比笨重,效率極低。

    於是,工家人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攻克了有關月石的技術難關,使得月石成為強大的機關動力。

    普通的月石是消耗品,可以在古地、月亮和妖界開採,聖元大陸極少,基本被開採乾淨。而高等月石可以吸收月光,反覆使用很久才會失效。

    至於月石中的佼佼者,月相神石,那是最頂級的神物,無需任何改變,可直接作為動力,在普通月石開發出來之前就被用於機關,只是數量太少。

    半聖機關非月相神石不可催動,而以月相神石為動力的機關年常日久會形成靈智,不斷增強,身體強度絲毫不下於普通的妖族半聖。

    傳說中墨子的墨家聖庭和張衡的渾天地動儀就是由月相神石驅動,威力無儔。

    這些年,人族一直在研究月石,提高月石的效率,在把對月石的應用研究到極致后,才開始繼續研究機關術。

    在最初的幾天,方運沒有展現自己的絲毫所學,而是更進一步學習工家的技藝,發現了很多問題,華夏古國的一些知識在這裡完全不適用,還有些知識格外重要但沒被發現。

    經過多日的學習,方運終於摸清了跟紡織有關的一整套技術,明白了改進的方向。

    方運不能拿出太過於先進的技術,於是對工家已有的知識和經驗加以總結,然後得出稍稍領先這個時代的結論,雖然這個過程並不嚴謹,但方運知道結果是對的就足夠。

    之後,方運開始對紡織機關進行局部但至關重要的改造,不過他空有知識而沒有足夠的實踐能力。方運要先提出理論和改進方案,由工坊的老工人和張衡世家的工家舉人討論,在確定不會出大問題的情況下,再由他們進行合力改造。

    那些工家人表面上配合,但骨子裡十分反感方運這種非工家人參與他們心目中神聖的機關術。

    自古至今,工家人都有著其他人無法理解的傲氣!

    在工家人看來,這個世界的思想或許由其他主導,但世界的進步卻由工家主導。

    隨著工家逐漸強大,機關在兩界山對妖蠻的殺傷比例不斷增加,甚至有人計算過,在守城戰方面,工家的作用僅次於兵家,把其他百家拋在身後。

    尤其在中低層次的戰鬥中,工家在兩界山作用極大,不過因為工家的發展時間太短,導致在高層次的戰鬥中有些無力,但工家人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都可以解決。

    雙方在合作過程中起了摩擦,尤其是一位叫劉育的老童生的反應最為激烈。

    這位劉育只是工家的童生,文位不高,但卻是縣衙工房中最受尊敬的老人,機關術十分精湛。

    但是,這種人偏偏沒有多大的實權,論品級連從九品也沒有,品級和普通小吏員一樣。方運不知道怎麼確定他的身份,只能把這位劉育當成是整個縣有工坊的總工程師。

    劉育老童生十分較真,但對事不對人,無論是當面還是私底下,沒有指責過方運半句,但卻對機關術極為挑剔,很多時候必須要方運說明白原理和例證,才允許改進。

    但劉育的機關術讓方運無話可說,正是他的存在,讓機關的改進的速度加快。

    方運覺察到這些工家人的情緒,但並沒有說什麼,在二月十六號那天,從軋花機關開始改進。

    剛摘下來的棉花叫「籽棉」,顧名思義就是有籽的棉花,而軋花就是要把籽棉中的籽去掉,形成皮棉。

    聖元大陸的主要力量都集中在研究戰鬥機關,這種基礎機關並不太受重視,導致紡織機關里最基礎的軋花機關效率極低。

    不過,哪怕再不重視,工家人的智慧還在,所以聖元大陸早就出現了後世十八世紀才有的「木輥軋花機」,效率遠超原始的軋花機。

    但是,在方運眼裡,木輥軋花機無比落後,所以他毫不猶豫進行改進,直接上馬更先進的「皮輥軋花機」,而就在昨天夜裡,工家人已經連夜改進完畢。

    昨夜完工後,倔老頭劉育還當眾說,三月份童生試前,肯定帶著孫子去方運門前磕頭沾沾文曲星的才氣,但是,絕不認可新的軋花機關!

    原因無它,這不是工家主導的改進,必然有問題!

    方運知道后一笑而過。

    二月二十當天,就是檢驗軋花機的時候。

    馬車停在軋花工坊前,不等方運起身,敖煌哧溜一下躥出車門,氣呼呼道:「倔老頭,你龍大哥來了!今兒個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方全能!」

    方運忍不住笑起來,自開始改進軋花機開始,敖煌就跟劉育杠上了,天天打嘴仗。

    方運走下車,就見一位身穿淺藍色童生服的老人握著魯班尺走出來,這老頭的衣服到處都是污跡,頭髮和鬍鬚亂糟糟的,眼中還有少許血絲,要是不仔細看,還以為是老乞丐。

    倔老頭劉育瞪了敖煌一樣,挺直脖子道:「少廢話!你們龍族呼風喚雨管用,論機關屁都不是!你別在那裡狐假虎威,丟方虛聖的臉!」

    「死老頭你等著!要是今天的什麼軋花機比你們的強,本龍就用新軋出來的棉花堵上你的嘴,讓你不留嘴德!」敖煌道。

    「是皮輥軋花機!」劉育不屑地瞥了敖煌一眼。

    敖煌暴跳如雷,對方運道:「你看看!你看看他!欺負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