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摸摸敖煌的龍角安慰他,然後看了看四周。

    十六座紡織工坊全部被隔離,一大清早就有上千士兵在守護巡邏,而無論是河道上還是屋頂上,都站著刑殿的人員。

    這些天他們始終沒有鬆懈。

    在軋花工坊的門前,聚集著超過兩千人,這是十六座工坊的工人,靜靜等待結果。

    少數工家之人沉著臉,認為方運在浪費時間,但大多數人都想感謝方運,因為這些天的收入是平常的五倍,雖然不能與家人見面是個遺憾,但要是能一直拿五倍的薪酬,堅持一年都不成問題。

    在方運出現后,所有人的視線聚集在他的身上。

    和前幾天一樣,方運首先向各處拱手,感謝守護工坊的士兵和刑殿讀書人,然後微笑著看向劉育,道:「劉先生早。」

    那劉育譏諷敖煌振振有詞,但見到方運后立刻以禮相待,拱手道:「方虛聖晨安。」

    方運微笑道:「昨日我去了一趟您老家裡,劉老夫人做的切面好吃。幾位哥哥也通情達理,就是劉士元那小子太調皮,被我罰每天抄寫《三字經》三遍,持續一個月。」

    劉育激動得手不知道往哪裡放,局促道:「陋室破屋,您不應該去的。」

    敖煌輕哼一聲,道:「的確破!」

    劉育眼中光芒一暗。

    方運瞪了敖煌一眼,敖煌這才閉上嘴,小聲道:「劉士元那小子要揪本龍尾巴,得虧本龍脾氣好!」

    方運看到劉育臉上的窘色,很清楚他為什麼這樣。

    劉育不僅有儒家人推崇的正直公平,更有工家人骨子裡的嚴格謹慎,以他的能力,如果指點其他工坊可以撈到大量外快,若做得更絕一點,直接離開縣有工坊,每月至少有五十兩銀子的進賬。

    但在縣衙任職,他每月只能拿三兩白銀的微薄薪酬。這些錢對一家三口來說是夠了,但他兒孫眾多,哪怕每天完工後自己打造一些工具販賣,日子也過得勉勉強強,畢竟沒有太多的時間。

    每一位縣令到任,都會表彰劉育,偶爾會賜一些綢緞布匹,僅此而已。每位縣令都無法給劉育品級,也無法讓他擔任工坊總書,更不能為他加薪。

    劉育的技術,無法得到相匹配的報酬。

    但是,劉育卻從無怨言,依舊勤勤懇懇堅守縣有工坊,成為整個寧安縣的楷模,甚至譽滿景國工家。

    不過,也僅僅是楷模而已,劉育買不起大宅院,兒孫讀不了好書院,也無法給女兒孫女拿出豐厚的嫁妝。

    而每個工坊的工頭只因為走了申主簿的門路,每月的基礎收入與劉育持平,或者利用工坊接私活賺錢,或者在原料上動一些手腳,遠遠比劉育賺得多。

    方運看向劉育的目光充滿奇特的暖意,道:「今日由劉老先生首開機關。」

    劉育點點頭,神色不變。

    但劉育的幾個徒弟卻憂心忡忡,新的機關開機是莫大的榮譽,甚至可能載入地方志,但若是失敗,那就要承擔責任。在他們看來,方運是怕擔責任。

    方運邁步進入軋花工坊,一個徒弟拉著劉育,低聲道:「老師,縣令是想讓你當替罪羊。」

    劉育瞪了徒弟一眼,道:「夏蟲不可語冰!方虛聖何等胸懷,奪回一州那麼大的功勞,什麼時候見他炫耀過?這些天討論改進方案的時候,他什麼時候用虛聖和縣令的身份壓過咱們?他豈會怕這點罪責?更何況,這新式機關的效率雖然說不準,也斷然不至於有什麼大問題,否則就是我的問題!」

    那徒弟低聲哀嘆,這就是著名的倔老頭。

    方運在皮輥軋花機前站定,仔細觀察。

    皮輥軋花機分為沖刀式和滾刀式,後者效率是前者的五倍!但涉及的技術較多,改進需要太久,所以方運只設計出沖刀式軋花機關,等人族的工家讀書人徹底掌握這種機關后,再馬上進行滾刀式改進。

    而在滾刀式皮輥軋花機之後,方運會上馬效率更加高的鋸齒軋花機!

    最關鍵的是,其中的技術可以普及,甚至增能強機關獸。

    方運面帶笑容,彷彿看到工家在騰飛。

    時辰一到,方運後退幾步,與倔老頭劉育四目相交,輕輕點頭。

    旁邊立刻有工人把籽棉放入喂花輥中,劉育按下開關,就聽水力機關發出轟隆隆的聲音開始運轉,帶動軋花機動起來。

    敖煌緊張地盯著毛刷滾筒和集棉箱之間,反覆道:「快出棉!快出棉!快出棉……」

    其他人只是好奇,並不緊張。

    少數人面帶冷笑,等著軋花機失敗。

    在轟隆隆的聲音中,一片片脫了籽的棉絮從毛刷滾筒中滾出,落在集棉箱中,源源不斷,宛如緩慢的瀑布。

    「嘶……」

    「好快啊……」

    「簡直像是大片雪花。」

    「你們看,品相比木棍軋花機好多了!之前有人說這種軋花機關會損傷棉花,沒辦法加工細絨棉和長絨棉,現在看看,一點問題沒有!」

    「再等等,說不定運行到一半就出事!」

    「烏鴉嘴!」

    方運毫不在意,遠離軋花機關,到工坊旁邊的茶室去喝茶。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劉育帶著眾人闖入茶室,身上還粘著一些凌亂的棉絮。

    劉育滿面喜色,大聲道:「方大人!大好消息!以前的一台軋花機半個時辰只能軋出二十斤皮棉,可這軋花機半個時辰軋出七十斤!多出兩倍半啊!若是技術嫻熟,定然可上八十斤,多出整整三倍皮棉!革新,這才是工家的革新!三倍啊!」

    劉育用粗糙的大手舉著記錄數據的紙張,遞給方運。

    方運無比淡然,面帶微笑接過紙張,認真瀏覽上面的數據。

    劉育的徒弟道:「不僅速度快,品相也特別好!我們之前完全是白擔心了!」

    「跟這軋花機關的改進相比,那個雷述山對翻車的改進簡直微乎其微!」

    「對了,方虛聖,您說過,會讓紡織的各個工坊各個環節所有機關都有極大的提高,不會是真的吧?」

    敖煌嗤笑一聲,道:「沒見過世面的魚蝦,方運說行,就一定行!」說完得意洋洋晃著尾巴。

    劉育向方運深深作揖,道:「老朽五體投地,自愧不如!您不愧是全才方虛聖!」

    方運上前扶起劉育,笑道:「劉老先生客氣了。我不過是提出方案,你們才是方案的執行者。這軋花機關的功勞,自然也有諸位的!」

    「不不不……您隨便找別的工坊,也能做出新式軋花機,但我們可找不出第二個方虛聖!」

    「這話我愛聽!」敖煌突然道。

    眾人一起笑了起來,這話說中了關鍵。

    天下只有一個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