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元大陸,嘉國,鹿縣。

    鹿縣身在嘉國腹地,四周氣候極佳,南面乃是著名的產麻地,北面則是著名的產棉地,使得鹿縣方圓數百里的城市成為人族最大的麻布和棉布製造基地。

    從高空看去,鹿縣的西側有一條水壩,從水壩處分出整整四條河流,橫穿鹿縣縣城。鹿縣縣城的房屋鱗次櫛比,異常氣派,但足足有七成房屋是紡織工坊!

    嘉國有五大紡織強縣,其中有兩座縣城幾乎完全由墨家掌控,鹿縣就是墨家掌控的縣城之一。

    每當墨家有出色的人才參與殿試,必然會到鹿縣上任。

    在一座超過五千人的彈花弓坊中,墨杉正與鹿縣的上百墨家讀書人正在討論。

    墨杉不僅進入過聖墟,並且隨方運闖進士獵場,和其他聖墟舉人一樣,與方運並肩浴血奮戰,結下牢固的友誼。

    嘉國世家眾多,但原本只有墨家人有資格爭工事甲等一科,現在憑空冒出了雷述山,並改造了翻車之後,對墨家以及墨杉形成了極大的壓力。

    雷家並不以工家和農家見長,但因為有一絲龍族血脈的雷家人漸漸成長后,雷家開始慢慢把手伸向農家和工家,而雷述山就是農家與工家中的佼佼者。

    一位墨家老進士道:「少主您選擇首先改進彈花椎弓最為正確。彈花椎弓歷經數百年,至今沒人能做出真正的革新,幾乎成了紡織機關的短板。不過,幸好工家前輩不藏私,經過多年研究,方向已經明了,恐怕只差臨門一腳。」

    「少主您設計的『箱式彈花弓』絕對是真正的革新,畢竟之前就有大學士提出這個方向,只是因為一些技術問題未能實現。現在,工家技術日益增強,已經可以做出箱式彈花機關!」

    「這個方案咱們討論了半個月,我看可以開始製造箱式彈花弓了!」

    「哼,那雷述山當真陰險。竟然在短短几日就改進了翻車,必然為這場殿試醞釀了十餘年之久!幸好他差不多到此為止,如若能再改進一種機關,極可能奪得工事甲等,把嘉國狀元的頭銜從我墨家頭頂上搶走!」

    「墨家今年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墨杉,斷不能把嘉國的狀元拱手讓人!」

    「對,墨家人可以比不過搶兩三科甲等的方虛聖,但絕對不能被雷家比下去!」

    「對!」

    墨家同仇敵愾,鬥志昂揚。

    墨杉目光堅毅,點點頭道:「馬上開工改進!箱式彈花弓由我來開動機關,如若事敗,由我一人承擔!」

    墨杉剛說完,官印一動,急忙查看,看后愣住了。

    周圍的人詫異地閉上嘴看著墨杉,身為墨家本代最出色的子弟之一,墨杉必須要做到喜怒不形於色,可突然在如此多的人面前發愣,必然發生了什麼大事。

    眾人仔細觀察,發現墨杉神色凝重,反覆看了好幾遍傳書才收起官印,低頭沉思,默不作聲。

    一位與墨杉關係極好的墨家老舉人低聲道:「小杉,發生何等大事讓你如此失態?」

    「哦?哦!」墨杉這才意識到自己失神,急忙站直身體,環視所有人,如同軍中大將,目光隱隱藏著刀鋒。

    眾人不敢開口,靜靜等待墨杉。

    墨杉淡然一笑,道:「我聽到兩個不好的消息。第一個消息就是,在方虛聖的帶領下,寧安縣的工坊似乎有了重大突破。」

    「啊?聽說那裡被刑殿封鎖,怎能……」有人說到一半便住嘴,因為可能違反人族律法。

    墨杉微笑道:「所以我只說似乎有突破。刑殿人員雖然能保護工坊,但外面人卻能看到方虛聖主要在哪座工坊,也能看到工坊工人的表情。方虛聖前些天一直在軋花工坊,說明他必然在改進軋花機關。而今天裡面突然傳來歡呼聲,那裡的工人都格外高興,顯然是獲得極大的突破。」

    「不過,方虛聖畢竟不是工家出身,改進未必有多大。您不用擔心。」

    墨杉卻道:「你們不曾與方虛聖並肩作戰,自然想象不到他的誇張之處。只有親身經歷那一場場戰鬥,才能體會到他的天縱之才。不過,比其他九科我沒有信心,但比工事一科,我只要竭盡全力,未必輸給他!方虛聖當日曾說過,抱最低的期待,做最大的努力,必然能得到最好的結果!」

    「您這麼想才對!」

    墨杉繼續道:「不過,第二個消息比第一個消息更嚴重。雷述山改進翻車后,早在前些天就進入工坊,但一直不知道他進入哪個工坊。畢竟寧安縣和廷縣不一樣,那裡被雷家圍困得死死的。不過,就在今日,雷述山自己透露了一絲口風,也在改進彈花椎弓!」

    「啊?」眾人大驚。沒想到雷述山竟然比墨家還領先一步。

    「那他準備往哪方面改進?」

    墨杉沉默片刻,道:「從他們請的機關師以及調用的機關材料判斷出,他們恐怕和我們一樣,同樣想製造出箱式彈花弓!」

    「好個雷家,竟然玩這一手!少主,既然雷述山不自量力,那我們就讓他們見識見識墨家近千年的底蘊!咱們或許晚他們一步,但咱們的準備更充足,咱們的技藝更精湛!只要連夜趕工,所有人員分兩班倒,定然可以追上雷述山的改良進度!」

    「對!少主,您下令吧!我們從全縣抽調最優秀的機關師!就像王老哥說得那般,我們可以輸給方虛聖,但絕不能輸給雷述山!在機關方面,墨家絕不能落後!」

    「對!連夜趕工!」

    「雷家既然想和咱們墨家硬碰硬,那就讓他們碰碰試試!」

    「好!現在我下令,馬上調動全縣最優秀的機關師,全力打造箱式彈花弓機關!」

    「諾!」

    眾人轟然應聲,聲音幾乎衝破工坊的屋頂。

    與此同時,廷縣的雷述山身在工坊之中,把玩著官印,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大人,現在連方虛聖的機關也改進成功,您有幾成的勝算奪工事甲等?」

    雷述山輕笑道:「若是跟墨杉爭,勝算只有五成,畢竟墨杉是機關天才,而墨家勢大,在工家方面調集的力量遠超咱們雷家。若與方運比工事一科,我有九成勝算!不要提方運了,也不要去管寧安縣,他不可能在工事方面有多大的成就。我故意放出話要改進彈花椎弓,一是因為工程完成近半,而是勸退墨杉,讓他去改進其他機關。萬一墨杉也改進彈花椎弓,而且與我在同一天完成,必然要爭個你死我活!繼續盯著墨家!」

    「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