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寧安縣,軋花工坊邊的茶室中。

    在軋花機關成功前,那些工家讀書人不斷挑剔質疑,但現在,之前他們質疑挑剔的地方全都成了稱讚的地方。

    不過,這些工家讀書人對許多地方不了解,向方運提問。

    方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認真作答。

    在方運說了幾句后,就見最優秀和最有經驗的那些工家人本能地四處找筆墨,開始記錄,而張衡世家的弟子則微笑著拿出「留聲海螺」。

    留聲海螺不僅可以記錄在場的聲音,甚至可以播放聲音,價值極高。

    那兩個張衡世家的子弟本來沒資格用這種層次的寶物,但因為是跟隨方運而來,張家大儒張戶特批一隻留聲海螺給兩個人,讓他們在經過方運允許之後,記錄方運有關工家的話語。

    張衡世家的兩個子弟無比得意,兩人很清楚,張戶之所以特批留聲海螺,是因為方運的身份和地位,並不認為方運在工事方面能有多大的成就,主要是為襯托方運的身份。

    可現在,兩個張家子弟獲得了第一手的寶貴工家技術,只要方運允許,他們就可把這留聲海螺交給張家。

    人族有完善的保護工家機關術的方案,除非技術的發明者死亡,否則其他人必須要在發明者的首肯下使用技術,而且要根據技術的重要程度,由聖院的工殿決定繳納多少技術使用費給發明者。

    在聖元大陸,任何創造出新技術的工家讀書人,至少會成為一方望族家主,甚至有機會晉陞為名門之家!

    因為方運所站的位置和角度不同,說的東西往往高屋建瓴,非常透徹,讓工家眾人聽得如痴如醉。

    敖煌聽了半刻鐘就迷糊了,然後盤在半空中呼呼大睡,時不時打著鼾。

    工家的東西對龍族無用,敖煌不學習,方運也不管。

    足足一個時辰,方運才解答完他們的疑問。

    過了片刻,倔老頭劉育雙手搓了搓,眼中流露出熾烈的光芒,道:「方虛聖,那之後的彈花機關您有眉目了嗎?」

    紡織的第一步是把籽棉中的籽去掉,製成皮棉,叫軋花,所用機關剛被方運改進成功。

    而第二步,便是彈花。

    彈花過程能讓棉纖維重新排列,讓皮棉變得蓬鬆,並能進一步清除雜質,為第三步的紡線做準備。

    彈棉花和彈花本質相同,都是讓棉絮蓬鬆,不過彈棉花一般指彈被褥裡面的棉胎。

    彈花工具無論在聖元大陸還是華夏古國,都是發展最慢的部分。華夏古國到了清末才改用更為先進的箱式彈花弓。

    聖元大陸現在依舊是用普通的彈花椎弓,極為耗費人力,所以彈花工坊是人數最多的地方。工家已經有人提出一些改進方向,但要麼是機關技術達不到要求,要麼在一些關鍵的地方有缺失,那不是幾個天才能彌補的,必須由一代代的積累形成。

    很多天才之所以能讓一項技術革新甚至大變革,很大程度上是得益於前人的積累。

    聖元大陸並不缺乏天才,只是積累不足。

    方運聽完劉育的話,微笑點頭,他早就想好改進的計劃。

    現在聖元大陸彈棉花的機關是彈花椎弓,一人一天也只能彈十餘斤皮棉。

    方運原本想按部就班上馬稍微先進的箱式彈花弓,可以讓一人一天的產量達到百斤。

    但在改進軋花機過程中,方運發現聖元大陸的技術已經可以支持更先進的「木鼓彈花機」,木鼓彈花機不僅產量比箱式彈花弓高,而且機關化的程度更高,大大降低了勞動強度,操作簡單,意味著工人稍加訓練就能運用。

    人族要在戰爭中保證發展,勢必要保證各行各業都要有足夠的人,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拉去當兵。

    現在機關效率進步,解放了勞動力,不僅能直接增強機關獸的戰鬥能力,還能直接增加人族士兵的數量!

    既然技術到位,方運就決定越過「箱式彈花弓」,直接上馬更先進的木鼓彈花機。

    方運掃視眾人,問:「現在諸位對新式軋花機還有疑問嗎?」

    「沒有!沒有!」

    眾人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而敖煌在半夢半醒中跟著搖頭,惹得一眾人哭笑不得。

    方運道:「既然新式軋花機沒有疑問,那現在就上馬新式的木鼓彈花機,不過,你們要給我一定的時間,因為從彈花機開始,本縣要制定一些標準,其中第一個標準就是,按照新式機關圖紙打造新的機關!工家也有類似的圖紙,但本縣的機關圖紙會有極大的改進,更加合理!」

    「嗯!嗯!嗯!」

    一眾工家人不停點頭,他們既不懂什麼是木鼓彈花機,也不懂方運所說的新型機關圖紙是什麼,但一聽就是很了不起的改進。

    在方運面前,點頭就夠了!

    方運微笑,在聖元大陸推廣後世的圖紙,效果絕對極好,因為二境畫師就能達到栩栩如生的境界,讓圖紙變得更加真實。至於三境畫道「躍然紙上」,那幾乎就是直接畫出一模一樣的機關,讓製造機關的過程更加簡單,更加精準。

    方運起身,正要畫圖紙,但官印一動,於是伸手看看,發現是大儒張戶的傳書。

    方運認真閱讀傳書,臉上浮現異常怪異的表情。

    因為傳書上說,雷家的雷述山竟然也在改良「彈花椎弓」,至於改良方向不得而知。

    方運想了想,如若雷述山與自己交好,那自己可以延後改進彈花機,或者提醒雷述山把精力用在其它機關上,但既然與雷述山並不相熟,而且兩人在殿試中是競爭者,那此事就當不知道。

    劉育在一旁道:「方虛聖,等您離開工坊休息的時候,與您的私兵和幕僚談談關於機關技術的事項。新型軋花機雖然是您在任上改進的,但這技術連景國皇室都奪不走,依舊屬於您。從此以後,每打造出一台新式軋花機,您就能得到一定的銀兩。」

    那些工家讀書人無比羨慕地看著方運。

    方運微笑道:「此事我早就想過。凡是我在殿試中改進機關所得一切收入,分文不取,全都捐給『方運助學膏火』,用來建造後續的藏書館以及……以後所需。」

    「您真是人族少見的大善人啊!」劉育讚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