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還有他制定的《刑事偵查條例》,簡直到了苛刻的程度,但毫無疑問,會極大提高辦案效率!」

    「他還說,以後要捕快們積累經驗,準備讓偵緝獨立出來形成一科新學問!」

    「偵緝若能形成新學問,之後捕快們的地位會大大提高,對我法家來說是好事。」

    「據說工殿的老傢伙們也關閉正門討論,不知道是因為方運,還是因為雷述山或墨杉。」

    「醫殿的老傢伙們已經開始派遣醫家人員前往寧安縣,舉辦一場規模極大的醫家文會,簡直就是在幫助方運得醫務一科的甲等。」

    「據說今年參與殿試的醫家子弟們已經完全不想爭醫務一科的甲等,那種感覺,老夫都替他們難過……」

    「那麼,我等稍稍改進一下《刑事偵查條例》,推廣到全人族。取其中一部分進入律法,約束捕快和差役。不過……方虛聖也給那些捕快增加酬勞,還有設定的獎勵制度,這點也必須齊備。」

    「自然,不能只要馬兒跑,又讓馬兒不吃草。」

    「按往年來評判,方虛聖足以獲得刑獄一科的甲等了,我等應當如何?」

    「再看看,他後面還有幾個複雜的大案要處理,如若他能順利辦好,再湊請三聖考官給他聖前甲等不遲。」

    「天選之才啊……」

    方運在下午審案完畢,又處理了一些政事,發現寧安縣的糧價一直在增長,但還沒有到官府干預的程度。

    就在前一天,密州的戶司下發文書,讓各縣各市的官員關注糧價,一旦糧價的漲幅超過一倍,必須要做出相應的措施,並從今日開始,禁止官府再外放「糧牌」,期限是五個月。

    民以食為天,官府在一定期限內約束糧食行業是常有的事,現在人族過半的地方還限制糧食交易,大都只准在固定的糧市內販售糧食。景國除了京城,各地都嚴格遵守這條法律。

    所謂糧牌原本是衙門允許經營糧食的許可文書,但文書不值錢,所以衙門就用木頭雕刻了木牌與文書一起發放,但糧食商人要額外交一定費用,說是糧牌的工本費,而且每隔一年換一次。

    方運再一次囑咐自己的私兵,一旦糧價漲了九成,要馬上通知他,到時縣衙開倉以較低的價格出售糧食,打壓糧價。

    除了糧食,一縣的其他事務也極多,一直到了深夜子時,方運才處理好政務,然後開始編寫《機關設計手冊》的第一部分,讓工家人看到、運用並學會繪圖,屬於一本簡易的圖紙指南。

    完整的《機關設計手冊》涉及到所有的標準、材料、工藝、結構、技術和設計理論等等,別說是方運,就算集工殿之力也需要很久。

    方運已經有所明悟,自己終究不是萬能的,有些事,自己只要開個頭,給出方向,自然會有別人完善。

    第二天,簡易的圖紙指南分發到紡織工坊的所有工家人手上,經過一個時辰的講解后,方運帶領眾人以極高的效率開始打造機關。

    這一次沒有人再問為什麼,安心製造機關。

    時間一天天過去,

    廷縣、鹿縣和寧安縣非常平靜,但人族眼界最開闊的那一批讀書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這三個地方。

    其餘數千殿試進士默默地為各科而努力。

    整座聖元大陸都好似陷入了短暫的寂靜之中,但許多人意識到,二月的月末必將會發生大變,因為《聖道》編審院會在月末審核上三月《聖道》的文章。

    歷屆殿試進士若想獲得甲等,僅僅在某某一科有大功還不行,還必須整理成文章提交給《聖道》編審院,一旦文章上了《聖道》,對奪一科甲等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年出現過幾次巧合,兩人的功勞相近,其中一位甚至稍勝一線,但就因為另一位的文章上了《聖道》,結果另一位奪得甲等,而前者只得到乙上的評等。

    三月的《聖道》是殿試進士第一次也是最佳的機會。

    因為這時候許多人往往沒有成果,越到後來幾個月,競爭越激烈,而在殿試最後一次上《聖道》機會更是無比激烈,甚至能導致少數殿試進士的支持者或幕僚們發文相互攻擊。

    二月二十六的中午,墨家突然宣布,墨杉成功改進彈花機關,新一代的箱式彈花弓出世!

    但是,僅僅在半刻鐘之後,雷家緊急宣布,早在一個時辰前,雷述山就已經研製出箱式彈花弓,只是正在進行最後的檢驗,不曾想被墨杉搶先說出。

    這兩個消息在論榜上出現后,十國各地有官印的讀書人瘋狂湧入論榜,造成了當日和計知白寫《哀方運》一樣的盛況,聖元大陸之外的讀書人進入論榜的速度有明顯的延遲。

    大量的讀書人意識到這是墨家與雷家之爭,紛紛出面看好戲。

    方運看了看剛造出來兩刻鐘的木鼓彈花機,離開彈花弓坊,回到茶室,手握官印進入論榜。

    方運笑了,實在太熱鬧,不過這些讀書人不是幸災樂禍,純粹是把這種事當成趣事來看到,畢竟這種競爭最多會讓少數人矛盾激化,不至於傷了兩個家族的和氣。

    方運看了一會兒,便泡了一壺噴香的茉莉花茶,春日喝花茶能排除冬天積鬱在人體內的寒邪。

    連喝了三杯,方運才想起來,自己之前只知道雷述山在改進彈花機關,完全不知道墨杉也在改進,以自己與墨杉的關係,似乎應該提醒一下,於是立刻用加急傳書聯繫墨杉。

    沒有回應。

    方運默默等著,發現許久也沒有回應,然後突然想通了什麼,無奈搖搖頭。

    「兩人怕是已經神入官印、念入李聖法界了。」

    半聖李悝遺留的法界,仲裁庭。

    這是一個方方正正的大廳,宏偉古舊,樸實無華,大廳的地面豎立著一根又一根一丈高的方條立柱,兩個身穿白色進士服的年輕人分立在大廳中央位置的兩根立柱上,他們的對面立柱上站立著整整三位身穿紫袍的法家大儒。

    在雷述山與墨杉的兩側,則站立著部分法家之人和兩人的證人。

    雷述山與墨杉沉默不語,但是兩人的幕僚卻展開激烈的爭論,三位刑殿的大儒閣老垂手站立,好像聽不到爭吵。

    「是我們墨家先創造出了箱式彈花弓,你們雷家在後!」

    「可笑,雷述山前些天就已經公布他在打造箱式彈花弓,當時墨杉為何不開口?閣老大人,明明是墨杉在模仿我們雷家啊!」

    「模仿你們雷家遭三禮之火嗎?」

    雷述山猛地扭頭,看向墨杉的幕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