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相里先生是決定雷述山為第一,還是墨杉更優?」為首的刑殿大儒問。

    那刑殿翰林道:「既不是雷述山,也不是墨杉。」

    「什麼?」雷述山失聲驚叫,難以置信地看著那刑殿翰林。

    墨杉也愣住了,疑惑不解。

    「不可能!」

    「怎會如此!」

    無論是雷家人還是墨家人全都如同開鍋的沸水,而旁聽的刑殿眾人也不明所以。

    「相里先生是如何說的?你不可漏掉一字。」

    刑殿翰林答道:「相里閣老說:『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交由刑殿判決便是,老夫不去也罷。』隨後,學生細問為何,相里閣老很不滿意地說道:『讓那兩個爭名奪利的小子滾出仲裁庭,去好好學學方虛聖的木鼓彈花機和圖紙繪製!對了,還要學習新式軋花機!』。屬下又找了工殿和其他刑殿之人了解,這才知道,方虛聖早在多日前研究出了效率提高三倍的新式軋花機,並且又製造了出木鼓彈花機。聽工殿人說,箱式彈花弓超越這個時代一百年,但木鼓彈花機超越這個時代三百年!」

    在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許多人甚至根本不相信這位刑殿翰林的話。

    什麼新式軋花機?什麼木鼓彈花機?什麼圖紙繪製?刑殿翰林說的是人族語言?為什麼每個字都聽懂,可連到一起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一個雷家老進士大聲喊道:「信口雌黃!信口雌黃!區區縣令,怎能創造出比工家天才更好的機關!我不信木鼓彈花機超過箱式彈花弓!軋花效率提高三倍?他方運在短短不到一個月內怎能做到!簡直把我們當愚夫!」

    在沒有人說話的時候,雷家老進士的聲音格外大,雷家人都很憤怒,而其他人在這種時候都算是局外人,平靜地看著雷家人,都知道雷家人和方運的矛盾。

    那刑殿翰林輕哼一聲,道:「此事確鑿無異。」

    墨杉突然笑著向雷述山拱手道:「恭喜雷兄成為箱式彈花弓第一人,此次仲裁我主動離開,要為木鼓彈花機第一人祝賀!」說完,墨杉離開仲裁庭。

    墨杉話里暗藏機鋒,雷述山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神色變幻,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就在前些天,雷述山還以為憑藉改進翻車可以震懾方運,然後再以箱式彈花弓擊潰方運,逼方運徹底放棄工事一科,可誰知道方運不僅同樣改進彈花機關,而且還遠遠超越他。

    現在事態已經明朗,方運在工事方面的天賦恐怕不下於他在醫道或兵道的天賦。

    雷述山深吸一口氣,向那刑殿翰林一拱手,道:「請問大人,方運的機關革新,是由他主導,抑或只是參與?」

    刑殿翰林道:「無論是新式軋花機還是木鼓彈花機,都是方虛聖自己設計並一步一步指導工家之人打造安裝,同時指點其餘人的工家技術。」

    雷述山身形一晃,無法相信這個晴天霹靂一般的事實。

    別說雷述山,就算是機關術更勝一籌的墨杉,都不敢說指導那些老工家之人打造安裝,反而經常被老工家之人反對並指點。

    墨家人突然開始低聲竊笑。

    「雷述山真是倒霉透了,剛當了一刻鐘的箱式彈花弓第一人,就出了更好的木鼓彈花機。哈哈哈……實在太有趣了。」

    「之前我就說過,墨杉可以輸給方虛聖,但絕不能輸給雷述山,沒想到應驗了!」

    「雷述山自覺造出箱式彈花弓並引以為傲,可人家工殿閣老看都不來看!什麼第一人,一刻第一而已!」

    「這下好了,方虛聖既然打造出更先進的彈花機,誰還去用什麼箱式彈花弓!」

    「走走,離開李聖文界,快出去問問何為『木鼓彈花機』,既然工殿之人已經確定,必然錯不了!」

    「同去!還要問問新式的軋花機,今年恐怕是我工家技術井噴之年啊!」

    「方虛聖真是太出人意表了,還有那什麼圖紙,既然是工家大儒提起,定然不凡!」

    墨家眾人歡笑著離開文界。

    雷家人卻不知道是走是留,一起看著雷述山。

    三位刑殿閣老已經商量好,就見中間那位閣老道:「若是涉及人族重大革新、影響人族發展進程之重大紛爭,由刑殿仲裁庭仲裁,既然工殿閣老認為此案並不重要,那老夫在此宣布,箱式彈花弓之爭由工殿自行解決,若不服判決,可到刑殿上訴!退庭!」

    刑殿眾人陸續離開。

    雷述山和雷家人站在空曠的仲裁庭中,都在品著別樣的凄涼和悲傷。

    「工家之爭,暫時落敗,但農家之爭,我絕不可能輸給你!更何況,我已經知道……」雷述山陰沉一笑,離開仲裁庭。

    和那天的情景相似,方運在茶室里喝著茶,彈花工坊內的工家人一起衝進來,帶著和上次衝進茶室一樣的喜悅。

    「大喜啊!老式的彈花弓一人一天不過彈十幾斤,您的木鼓彈花機,六個時辰可彈兩百餘斤!而且除了送入皮棉其他過程完全不需要人工!」

    「這個進步簡直難以置信!」

    方運無比淡定地喝茶,現在所有的機關改進,都是在為將來真正的先進紡織工業做準備,在未來,紡織流程會有變化,不過一切都需要循序漸進,不能一蹴而就。

    等眾人說的差不多了,方運才道:「明天開始,一部分人加緊批量打造新式的軋花機和彈花機,另一部分人跟我打造新式紡線機!」

    軋花和彈花之後,就是紡線。

    劉育佩服得五體投地,道:「方虛聖,您真是不給其他殿試進士留活路啊!您連續改進軋花機關、彈花機關和紡線機關,不僅對織造行業有巨大的提升,對機關術影響更大,以後所有的機關恐怕都會有嚴格的圖紙,而且都會根據您定下的標準來繪製!」

    「嗯。等改進紡線機后,就對諸位論功行賞。」方運道。

    劉育笑道:「我們都是給景國出力,都是按照您的指點做事,而且已經拿五倍的酬勞,論功行賞就算了。」

    方運笑、道:「我來寧安縣之後,罰嚴,賞自然要重。三月初一那天,我會根據諸位這些天和以前的功勞,進行一次論功行賞。諸位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方運微笑著掃視在場的所有人,那些工人歡呼雀躍,但那些坊主卻神色不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