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安縣的工坊可粗分為兩種。

    一種就是純粹的官有,完全屬於景國皇室和寧安縣。

    第二種就是私有,包括各世家、豪門或工家讀書人自建的工坊。

    這些工坊中除了特別重要的不能變賣,大部分工坊一旦盈利困難,或者倒閉,或者販賣。

    方運所在的紡織工坊都是縣有工坊,變賣要經過縣衙,然後經過府衙批准,若是要變賣最大的那些工坊,甚至需要由工部尚書決定。

    景國這些年國力衰退,那些希望得到更多報酬的工家人紛紛去他國,導致景國人才不斷流失,為了挽回人才,景國便給予優秀的坊主高薪酬勞,並給予他們一定的官方身份,如若工坊經營不善,還允許這些坊主收購工坊。

    「明日我便送來紡線機的圖紙,你們繼續做工吧。」方運帶著敖煌離開。

    走出茶室,就見方運的私兵被保護工坊的北芒軍和刑殿人員擋在外面,那些私兵幕僚靜靜地站著,他們的身後站著一些差役,差役後面有下了馬的妖鐵騎兵,超過兩千人。

    方運點了一下頭,道:「放他們進來。」

    「是!」

    守衛放行,但那些人並沒有動,方運又點了一下頭,道:「開始吧!」

    「走!」

    就見在方運幕僚們的帶領下,兩千餘人分成兩百餘支隊伍,如狼似虎地沖向兩百多座工坊。

    前去縣有工坊的人中至少有一個差役,每個差役手中都拿著一份文書,文書上有赤紅色的縣令大印。

    而前往皇室工坊的人,沒有差役,全是方運的私兵,這些私兵手上同樣拿著文書,只不過文書上不是縣令大印,而是太后大印。

    這些人衝進工坊后,直接控制住坊主和賬房。

    許多坊主都掙扎大罵,但都被輕易制服,還有七個坊主竟然妄圖通過武力或煽動工人反抗,被方運的私兵當場擊殺。

    當七具血淋淋的屍體被馬拖在地上,沿著工坊街前行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

    根本沒有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清晨還好好的,方運與坊主和工人有說有笑,怎麼還沒過兩個時辰,就突然開始大肆搜捕,甚至鬧出七條人命?

    這天怎麼說變就變?

    不多時,六百餘人被押到彈花工坊前的空地上,與抓捕他們的兩千餘人堵住了工坊街。

    工坊街上的人越聚越多,凡是那些閑著的人幾乎都涌過來,黑壓壓的一大片。

    方應物快步早到方運面前,道:「啟稟大人,本次共請到六百三十二人前往縣衙約談,此外,有七人意圖動用武力反抗,按照您的命令,就地格殺!」

    「把他們請到縣衙,本縣要升堂約談,並非審案!」

    方運說著踏上自己的馬車,駛向縣衙。

    敖煌歪著頭用龍角磨著車廂壁止癢,同時憂心忡忡道:「方運,昨天你說要抓捕……不,請他們去縣衙談話,本龍就不同意,現在鬧這麼大,當場死人,怕是要出大事啊。」

    「我就是怕事鬧不大。」

    敖煌大聲道:「自從到了寧安縣,當上土皇帝,本龍發現你越來越肆無忌憚了!你說,本龍還應不應該跟著你學習了?」敖煌的大眼睛盯著方運,不停轉悠。

    「若這一縣之地也能壓住我,我如何踏上聖道?」方運反問。

    「可你只是進士代縣令啊,整座密州除了你,還有縮在青烏府衙的蔡禾,就沒有別人了!你又不能動用內閣參議、鎮國公或虛聖的力量,怎麼對付這麼多官僚?」

    方運微笑道:「你們自始至終就誤會了一件事。」

    「誤會了什麼?本龍好像聽你念叨過,可不知道到底弄錯了什麼?」

    方運笑了笑,沒有回答,而是道:「等春天播種需要雨,你別忘了幫忙。」

    「那沒問題,咱倆誰跟誰!」敖煌用寧安縣的方言回應。

    還沒等到縣衙,蔡禾發來緊急傳書。

    「你瘋了?怎麼把所有官有工坊的坊主全抓起來了?甚至還打死了七個人?你難道不清楚那些坊主的身份?有的是世家重要人物的兒時玩伴,有的是姓趙的皇室血脈,有的是當地豪強的親屬,你以為能搶到坊主肥肉的人真是那些底層的能工巧匠?哪裡輪得到他們!明天一大早,各地世家豪門、官宦和皇族之人,必然會串聯起來前去皇宮大門口告你一狀!此事一出,民生與吏治兩科必然會降低評等!」

    「他們不敢。」方運的回應輕描淡寫。

    「不可能!他們是不敢直接針對你,但可以旁敲側擊,讓那些人去警告你!他們擔心的不是那些坊主,而是擔心你將來地位更高后,會侵害他們的利益!我這話,你能明白嗎?」蔡禾的字裡行間充滿了焦急與關切。

    若是旁人如此說,方運不會詳細解釋,但蔡禾與他是舊識,蔡禾與他老師文相姜河川相助甚大,於是道:「蔡兄多慮了。若是之前我或許會擔心他們串聯告御狀,但最近這些天,他們去不成。」

    「哦?你莫非有什麼壓箱底的東西?跟你在寧安縣的動作有關?是法家會相助,還是醫家?聽說你最近在工坊里,工家也會相助?」

    「如果不出意外,三家之人都會約束門人子弟。」方運道。

    「是嗎?那是我想多了。但就算現在三家門人幫你說話,可這起風波你如何平定?萬一解決不了,後來激化矛盾,導致寧安縣所有官吏棄你而去,你的吏治一科必然會被降為丁等,成為污點!」

    「嗯,我有辦法讓他們不走。」

    「那些官吏與這些坊主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打擊坊主,下一步必然向官吏開刀,他們怎能容你!」

    方運微笑著回復:「我打一棍子后,會給他們一個蜜棗,等他們嘗到甜頭,我再開刀!」

    「你……看來我們終究是小看你了,你對寧安縣吏治恐怕有了自己的打算。既然你胸有成竹,那我便不說什麼,只要我在青烏府,凡是由我決定的政事,必然一路暢通!」

    「多謝座師!」方運半開玩笑回復,座師是對主考官的稱呼,不過由於聖元大陸的實際主考官是半聖,所以座師的稱呼少有人用。

    「少在那裡調笑我!對了,最近糧食價格不斷上漲,一旦到了危險時刻,馬上開倉平價賣糧,一旦稍有問題,必然會引發騷亂!尤其是寧安縣,外來人口多,一旦有心人散步謠言,恐怕一發不可收拾。」

    「多謝蔡知府,我會小心行事,這就去仔細查證一下糧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