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濟縣藉助於方運老宅和悟道河兩個核心的地方,開始蓬勃發展,而遠在數千里之外的寧安縣,官有工坊開始了前所未有的大發展。

    在木鼓彈花機研製成功的第二天,方運照常前往工坊街,不過和平時不同,他特意用了龍馬豪車。

    因為,從今天開始,工殿讀書人將開始大批量進駐寧安縣的工坊,學習打造機關,觀察機關的運行,記錄機關的狀況,學習並鑽研方運說的那些源自工家典籍但又有創新的事物,比如槓桿、摩擦、凸輪、蝸桿等等。

    那些事物工家早就出現並且運用,但卻被方運系統化,這是工殿最看重的原因。

    得知工殿入駐寧安縣后,雷述山等人掀翻了桌子,但卻毫無辦法。

    這就是機關革新的重要性,只要出現劃時代的技術革新,工家都會全面跟進並研究,爭取快速完善並實踐,先強化機關用於戰鬥,再逐漸普及到民用。

    和喜歡權術的雜家不同,工家向來雷厲風行,追求效率,所以哪怕有多隻黑手想阻止工殿進駐寧安縣,都徒勞無功。

    在關鍵時刻,工家的執行力甚至還要高於紀律嚴明的兵家。

    車停在紡線工坊前,方運帶著敖煌走下馬車,就見在馬車和工坊之間的空地上,不僅有縣有工坊的工人,還有超過三百人的工殿讀書人!

    而在極高的天空,有超過十隻機關鳥在翱翔,每一隻機關鳥都可以輕易搏殺妖侯。

    最強大的一隻機關鳥甚至能殺死妖王,因為那是工殿本年值守大儒相里源的機關,而且那隻鳥僅僅是用來偵查的,並非用來戰鬥。

    大儒相里源站在眾人身前,一身紫袍大儒服隨風飄蕩,左胸前綉著工殿的標誌,頭髮烏黑,面色只是稍顯老態,他的雙手極大,骨節突出,與普通讀書人纖細十指不同,顯然經常做重活。

    見到方運后,相里源竟然主動作揖,其餘人立刻跟上。

    方運立刻作揖還禮。

    禮畢,相里源微笑道:「老夫代表工家之人,感謝方虛聖開拓機關,壯大工家!」

    「學生分內之事,相里大儒過譽了。」方運道。

    相里源笑道:「你的新式軋花機、彈花機和圖紙,老夫與工家眾大儒已經悟透,曾反覆讚歎你,實乃旭日初華,天地之秀。今日,老夫便與工殿眾人根據你的圖紙聯手打造新式紡線機。」

    「那學生就卻之不恭,不過,學生與劉育合作許久,還望他也能加入其中。」

    「此人我也聽說過,有工家的耿直之骨,可。」相里源點點頭。

    劉育頓時滿面漲紅,這些可都是工殿的機關師啊,這位可是工家大儒啊,能跟這些人聯手製造一台機關,對工家人來說,可比國君接見更加光榮。

    敖煌卻大搖大擺跟著方運向前飛,大大咧咧道:「源老頭,咱們又見面了!」

    相里源微笑道:「龍宮一別多日,煌親王更勝往昔。」

    「那是!本龍已經是龍侯,過不了多久就是龍王了。等本龍成了大龍王,找機會比試比試啊!」敖煌絲毫不懼怕堂堂大儒。

    「一定。」相里源也絲毫不怪罪敖煌。

    敖煌小聲嘀咕:「方運,你覺不覺得大龍王這名字很渣?在太古時期,龍王之上是龍皇,聽著可比大龍王霸氣。你們人族叫大儒,妖族叫大妖,我們龍族自然也不能落後,不過……『大龍』會不會太難聽了?」

    眾多人微笑,沒見過如此不著調的真龍。

    方運道:「你們連祖龍的名字都弄不清,怎會知道當年叫龍皇?」

    「祖龍他老人家不說自己名字,我們上哪兒知道去?祖龍是天地之靈所化,沒有名字很正常!」

    方運沒有繼續跟敖煌閑扯,與大儒相里源一起走進工坊,開始打造新的紡線機。

    縣有工坊的工家人製造了軋花機和彈花機,他們之中文位最高的也不過是一個秀才,凡是能當上舉人的工家人,要麼去更大更安全的工坊,要麼自己開辦工坊。

    所以,之前的兩種機關打造速度極慢。

    而現在,大儒一位,大學士四位,翰林二十位,進士和舉人加起來超過三百位,而且每一位都是工家的翹楚,甚至有多位是以前的狀元,在殿試工事一科奪得過甲等。

    相里源未聚天命,依舊有工家文台,外放文台之力后,讓機關的精確度大大提高。

    僅僅過了三個時辰,新式的紡線機關便被打造好,由大儒相里源親自開機,和前面兩種機關一樣,獲得極大的成功。

    檢驗完紡線機,方運帶領大儒參觀了一些工坊,著重參觀軋花和彈花兩個工坊,獲得所有工殿人的稱讚。

    在相里源臨走前,方運請他賜下墨寶,到時候會裝裱起來,掛在縣有工坊內。

    一部分工殿之人跟著相里源離開,前往其他地方視察,而有一百位工家讀書人留在這裡,由一位大學士帶領,開始幫助寧安縣的工坊打造新式機關。

    寧安縣不僅成為刑殿的律法試點,也已經成為工殿的機關試點。

    有工殿人在,方運在「工事」一科上將獲得巨大的優勢,但沒有殿試進士抱怨不公平,因為方運的機關革新太超前了,早一步研究,人族的實力就早一步提升,容不得耽誤。

    百位工殿讀書人的力量是巨大的,隨著一套套新技術問世,必然會被用在其他機關方面。

    寧安縣,將會變成推動人族機關發展的新動力,而這新動力的開機人,便是方運。

    所有工家人都已經認識到,寧安縣,是工家新時代的起點!

    最多三個月,大量的新技術就會普及,到了那時,方運在工事一科的評等將一路高升,哪怕獲得工事聖前甲等也不無可能。

    相里源剛離開,方運就回到縣衙,召集縣衙官員和現有工坊的重要人物,在大堂開會。

    眾人到齊落座后,方運環視四周,緩緩道:「大儒相里源親來,對我寧安縣工家一脈給予肯定,並帶來聖院的文書,把寧安縣設為工殿試點,諸位應該都已經知道。」

    縣城陶定年、主簿申洺等人一起點頭,許多人面色非常不好,在方運「約談」大量坊主后,他們本來想看著方運慘遭世家豪門、官員和皇親國戚圍攻,哪知不僅沒遭到圍攻,工殿甚至還派出大儒親來。

    別說方運只是「約談」,就算真抓捕了那些坊主,看在工殿大儒的面子上,那些權貴也得憋一個月才能發難。工家人向來不惹事,爭點權奪點利,工家人可以忍,但要是耽誤工家發展,工殿必然會重手嚴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