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是否可以指責方運逐利?」

    「蠢貨!禮殿正好不知道用何種方式引導民眾,現在方運讓老人一家過上富足安樂的生活,這就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劉育之事,就等於在告訴全人族,你們年輕時苦難點沒什麼,只有一心為國家,一心為人族,將來必然能讓子孫後代過上富足的生活!禮殿必然會學習這種方法,激勵人族年輕讀書人奮進,你還敢指責方運逐利?誰給你的膽子?」

    「那……我們提前泄露出去,讓其他殿試進士搶這個功勞?」

    「滾!蠢貨!你當了一次我的豬隊友,難道還想當第二次嗎?這是三位半聖擔任考官的殿試,方運已經當眾說下這話,三聖都已經記住,你讓我泄露給其他殿試進士?我扒你家祖墳了還是砸你家祠堂了,你要如此害我?」

    申洺看著傳書上的文字,眼前好像浮現計知白那扭曲的表情,又羞愧又憤怒,但他沒有反省自己目光短淺,而是把所有的怨恨全都發泄到方運身上。

    「我雖無法打開文榜,但早知道我已臭名遠揚,豬一樣的隊友申主簿,已經傳遍天下,現在又害我被計大人責罵,一切都怨你!方運,你等著!你現在審理的那些簡單的案件都不重要,但其中一些案件卻隱藏著許多陷阱,一旦爆發,必然讓你在民生、刑獄和吏治三科評等下降。如果你按照現在這個進度審案,在三月醫道文會前後,必然會踩到那些陷阱!而且,計大人設下的毒計也會在那時候全面爆發!一旦引發醫家眾人不滿,醫道文會必將變成你的文名盡喪之地!咱們,三月見!」

    申洺想通前因後果,心中大快,扭頭看了一看縣衙正堂的方向,臉上浮現惡毒的笑容。

    傍晚,倔老頭劉育哼著小曲兒,慢慢往家走。

    自從今日工殿正式把寧安縣工坊設為工家試點之後,工坊的人依舊保持封口狀態,但已經可以回家。

    路過臨街的酒館,劉育大聲道:「來兩壇老黃酒,再來老三樣葷菜!」

    酒館掌柜笑著道:「呦,老劉頭兒回來了?我們可聽說你這些天挺風光啊,都見到大儒了。」

    「哈哈……哪裡哪裡,不過與相里大儒聊了幾句而已,算不得什麼。」劉育嘿嘿笑著,露出一口殘缺的牙齒,嘴上謙虛,但那股子得意勁兒卻洋溢在臉上。

    「恭喜恭喜!」

    街坊鄰居們紛紛祝賀。

    但是,一個老人突然陰聲怪氣道:「老劉頭,你在工坊當了這麼多年的工匠,名氣有了,可得到什麼好處了?大儒的名頭是厲害,是能讓你孫子進好書院啊,還是能讓孫女兒有聘禮嫁得風風光光?」

    酒館里突然安靜下來。

    劉育有名聲無地位無實權的事,眾人皆知,幾十年都是這樣,除了劉育的徒弟,沒多少人把劉育放在心上。

    一個好人而已,這就是劉育在街坊鄰居心目中的形象。

    「老苗,算了,高興的日子提這種事做什麼?」

    「我與他是四十年的交情,那般苦求他,請他讓我兒子進工坊,對他來說是一句話的事,卻死活不答應!」

    「你這麼說就過了,老劉頭事後也在後悔。再說了,你兒子本來就整日跟狐朋狗友鬼混,到了工坊不知道會如何……」

    「哼!」苗老頭一聲冷哼打斷那人的話,「老實人?能工巧匠?我看他就是個不通人情世故的蠢貨,天底下,容不得這樣的人!」

    劉育臉上的笑容消失,交了酒錢和菜錢,匆匆離開。

    劉家住在舊城區,房屋雖然多次修理,但因為沒有重建,與大部分鄰居的房屋格格不入,顯得無比破舊。

    劉家的宅院花了他大半生的積蓄,原本是獨門獨院,但幾個兒子都買不起房子,他只得在院子里自建了兩間房屋,供兒孫居住。

    到了門口,劉育勉強擠出笑容,然後大聲道:「囡囡,士元,曉曉,你們看誰回來了!」

    「爺爺!」劉家宅院中傳來孩子的歡呼聲,就見六個從七八歲到十二三歲不等的孩子沖了出來。

    孩子們圍著倔老頭開心地笑起來,雖然目光都往油紙包上飄,鼻子不斷用力嗅著,可都十分懂事地不提那些肉,因為他們知道,肉很少,一般是給大人們吃的,多餘的才能給孩子吃,不能惹大人不開心,大人都很辛苦。

    劉育沖孫子孫女兒擠了擠眼,放下酒,然後打開一個紙包,小聲道:「來,張開口,一人一塊,誰也不準說出去!」說完,劉育往每個孩子嘴裡放了一塊肉。

    那個叫劉士元的小男孩小聲道:「慢點嚼,多含一會兒才夠味,別一口吃沒了!」

    劉育沖孫子笑了笑,但心裡卻好像打破了五味瓶,十分不是滋味。

    隨後,在家的人都迎了出來,噓寒問暖,得知這些天會發五倍的工錢,全家人都十分高興。

    在兒媳婦做飯的時候,劉夫人把劉育拉到一邊,道:「家裡的銀錢不多了,士元上書院要交一大筆錢,眼看士茗也要去私塾,又是一大筆開銷。最近糧價漲得厲害,去年的存糧快不夠了,到了四月,又得天天喝粥。」

    「嗯,嗯……」劉育不斷點頭。

    說到最後,劉夫人見丈夫一直點頭不說話,氣不打一處來,道:「你整天要好名聲,有什麼用?啊?誰不知道容秀才不是東西?文位比你高,機關術還不如你,把好好的縣工坊弄得一塌糊塗,讓縣裡連褲子都賠沒了。你還瞧不上他,可後來呢?人搖身一變,聯繫上名門容家,硬是把他整垮的工坊買了下來,然後稍加整治,馬上紅紅火火,那銀子賺的,跟流水似的!你看看人家新買的宅子,看看新買的馬車!」

    「那種斷子絕孫的錢,不賺也罷!」劉育冷聲道。

    「你還能耐了?容秀才斷子絕孫了?反倒是咱們家要是再不來錢,就要斷子絕孫了。能賺的錢,憑什麼不賺?」

    劉育悶哼一聲,道:「那錢,一般人賺不了!那些工坊,是官老爺們給自家人擺的流水席,一點一點把縣裡的工坊吃到肚子里,咱們別說吃肉,連湯都喝不著!咱也不賺那昧良心的錢!我看小方縣令和以前的縣令不一樣,不出意外,我下個月的工錢能翻一番!」

    「翻一番?就算翻兩番,你一年也不如容秀才一個月賺的多!」劉夫人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