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劉育終於忍不住,呵斥道:「一回來就聽到你在抱怨,你是不是不想讓我進這個家了?」

    劉夫人一愣,猛地提高嗓門喊:「我說錯了嗎?你一個大男人……」

    劉育深吸一口氣,壓下爭吵的念頭,轉身就走。

    不走倒好,這一走,劉夫人更是自覺有理,在屋子裡撒了潑,大聲數落劉育沒用,連隔壁都能聽得到。

    劉育低著頭走出家門,蹲在家門口,拿出煙袋鍋子默默地抽著旱煙。

    劉氏的聲音斷斷續續從屋內傳來。

    一輛馬車從門前經過,但走了幾步突然停下來。

    劉育聽到聲音,扭頭一看,就見一個熟悉的人從馬車上下來。

    「劉叔,多日不見,聽說您又大名遠揚了?」一個三十多歲、身穿深藍秀才服的人笑著走過來。

    劉育悶哼一聲,道:「這是颳得什麼龍捲風,竟把容秀才吹來了。」

    容秀才也不生氣,笑道:「劉叔,那些當官的您也看到了,完全不把您放在眼裡。要是我當縣令,肯定給您一個坊主噹噹。可現在呢?您瞧瞧您住這房子,都多少年了還不重建。」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劉育不耐煩道。

    容秀才依舊不生氣,笑道:「我估摸著,您的二孫子快要讀書了吧?不能讓他和士元一樣,去讀普通私塾,耽誤了前程。唉,士元當年若是去大書院就讀,今年恐怕已經是童生了。呃……您別急,我說正事。正知書院的院長,關係與我不錯,給了我兩個蒙童的舉薦名額。我左思右想,不如就給你的兩個孫子吧,您看如何?」

    劉育握著煙鍋子,坐在門檻上望著容秀才。

    傍晚的太陽剛剛落山,在劉育眼中,容秀才的面孔有些灰暗,但是,容秀才的雙眼格外明亮。

    正知書院乃是寧安縣有名的大書院,寧安縣每年錄取的童生在一百二十人左右,而每年正知書院的新童生從來沒有低於二十位,最高的一年甚至出過三十四位童生,奠定了寧安縣三大書院之一的地位。

    如若自己的兩個孫子進入正知書院,兩人極可能在五年內考中童生,甚至有機會成為秀才。

    過了一會兒,容秀才微笑道:「我希望您加入我的工坊。我不知道您現在一個月的工錢是多少,但是,我一個月可以給您三十兩!以後我們商行每增加一座工坊,每月至少給您加十兩銀子!這可是我第十二次請您了,也是最後一次。」

    劉育低下頭,沉默許久,突然抬起頭,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想了想,你們那裡太臟,我去不了。」

    容秀才臉上的笑容消失,冷笑道:「莫非劉老頭你一輩子沒做過虧心事?」

    劉育笑呵呵道:「做過啊,誰長這麼大沒做過虧心事?但是,我沒把心都虧沒了,我還有心,你沒有,這是咱倆的區別。」

    「劉育,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倔老頭笑呵呵道:「我吃了一輩子罰酒,也不怕再吃幾年。」

    「你……太讓我失望了!一身技藝卻浪費在縣有工坊那種荒地,簡直是對工家技藝的褻瀆!」

    劉育停下微笑,認真地看著容秀才,道:「對,你說的沒錯,縣有工坊原來就是荒地,不過,現在有人重新開墾那片荒地,很快就會長出莊稼,而且越長越好,前所未有的好。」

    容秀才哈大笑,道:「倔老頭,看來你也被那位方虛聖騙了。他是官,你是民,他可能冒著得罪無數官的危險,幫你們平民改變工坊?我告訴你,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和左相當年做的一樣,為了讓我們更方便接收工坊。他若不這麼做,等待的將是整個官場的反噬!」

    「我不懂官場的事,我只知道,方虛聖比你們都好,比每一個官都好!」劉育緩緩站起來。

    容秀才詫異地眨了眨眼,劉育明明比自己矮小蒼老,可他起身的時候,為什麼會感覺像是一座山峰在崛起?

    「既然如此,那我便看著你兒孫吃著糠去那些雜私塾里讀書吧!」容秀才轉身離去。

    「道不同,不相為謀。」劉育慢慢道。

    「嗤……」容秀才嗤笑一聲,正要上馬車,突然聽到遠方有嗩吶和鑼鼓聲響起,隨意一望,停下腳步,好奇地望著那裡。

    足足有一支超過六十人的樂隊正在向這裡走,那些人穿著大紅色的衣袍,或吹嗩吶,或敲大鼓,或吹笛子,各種樂器應有盡有。

    曲子是著名的《鳳凰台》,一般只有在陞官的時候才演奏,而這些人明顯是縣衙請來的禮樂隊,看來是有人陞官了。

    「快讓出道路!趕到小巷裡。」容秀才急忙命令車夫趕走馬車,站在一邊,準備跟著樂隊走,想看看哪位貴人要陞官。

    劉育也好奇地望著前方,道:「嘖嘖,誰家祖墳冒青煙兒了?這陣仗真不小,出個舉人老爺也不過如此。」

    樂隊越來越近,到了近處,劉育發現方運的龍馬豪車竟然在樂隊後面,而且有大量私兵保衛,身後還跟著身穿黑色妖鐵盔甲的騎兵,更有一頭頭極為高大健壯的蠻族私兵。

    「乖乖,讓堂堂虛聖前來,這哪裡是祖墳冒青煙,這簡直是祖墳炸了啊!」劉育道。

    容秀才異常驚訝,道:「不對啊,這條路前方既沒有豪門駐地,也沒有名門之家,普通人升遷萬萬不可能出動如此大的陣仗,怪了,莫非是請某位著名隱士?」

    「說不準。」劉育小聲嘀咕。

    道路兩邊的人家紛紛走到門口觀望,劉家的人也跑出來,伸長了脖子望著,一邊看一邊議論,羨慕那未知的官員。

    樂隊繼續前行,很快穿過劉家門前,不多時,龍馬豪車出現在劉家門前。

    當十八匹高大的純血龍馬出現的時候,連容秀才都忍不住停止呼吸,仔細觀察俊美英武的龍馬,被那一片片炫目的龍鱗吸引,眼中充滿了羨慕,這可是連大儒都用不起的真正純血龍馬。

    馬車停在劉家門前,樂聲突然齊齊停止。

    容秀才面色劇變,全身毛髮都被嚇得直立起來。

    作為一個混跡官場多年的人,容秀才很清楚,樂隊在行進的途中絕對不能間斷,只有到了升遷之人的家門口,才會停止演奏。

    當方運面帶微笑走下馬車的時候,容秀才腿都軟了,差點跪下去。

    劉育與方運異常熟悉,見方運下來,笑嘻嘻道:「方大人您也太客氣了,見到我哪用停,您快走吧,別耽誤了大事。」

    「噗……」敖煌笑著從車門中飛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