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龍比方運都讓街道兩旁的人感到震撼,連容秀才都只盯著敖煌。

    方運沒想到劉育竟然沒猜出來,於是半開玩笑道:「不行,既然見到您老人家,自然要坐下來聊幾句家常,哪能說走就走。」

    劉育再不通世故,也看出有點不對,眨了眨眼,道:「方大人,您是不是有事?」

    方運微微一笑,從飲江貝里拿出一卷文書,遞給劉育,道:「你自己看。」

    「哦?」劉育接過文書仔細看了一遍,眨了眨眼,又急忙用手揉了揉眼睛,看了第二遍。

    「我……我不會眼花了吧……」劉育再次揉眼,然後第三次看文書。

    看完后,劉育滿面通紅,全身顫抖,望著方運,激動地道:「方……方大人,這……這是真的?」

    方運微笑道:「從今日起,你便是『總攝寧安縣工坊諸事』,至於那些獎勵,都是真的。劉總工!」

    「啊?是真的?」劉育茫然地看著方運,視線完全失去了焦點,魂游天外。

    劉夫人在大門口小聲嘀咕:「什麼總公總母,不就是蒙人的幌子。」

    十幾歲的小劉士元跑到爺爺身邊,一邊跳著看上面的文字,一邊斷斷續續念。

    「……吏員劉育,體業貞固,工技該明,器惟瑚璉,材稱棟干……可任總攝寧安縣工坊諸事……啊?還賞宅院一處,絲綢布匹若干,首飾玉器若干,金一百兩,銀三百兩?發財了!奶奶,咱們家發財了!」

    劉夫人蒙了!

    前面稱讚劉育的官樣話她聽不懂,可後面的絲綢玉器和金銀卻聽得明明白白。

    「真的?都是真的?」劉夫人全身顫抖,比劉育抖得還厲害。

    劉育捧著委任文書,淚水止不住流了出來,一開始只是默默流著,但很快捂著臉大聲哭起來。

    一個被景國忘記數十年的工家精英,在今天終於得到真正的認可!

    劉育不需要錢!不在乎利!

    他在乎自己的汗水和奉獻是否被承認,是否被肯定!

    但等了幾十年,沒人給!

    那些可笑的褒獎,那些輕描淡寫的稱讚,那些薄薄的獎勵文書,不過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爺們為了臉面、為了表現他們重視底層之人,用虛情假意製造的誘餌。

    他們,辜負了無數人的信任,宛如背叛。

    直到方運親手把文書交給劉育。

    劉育的一個孫女低聲道:「爺爺陞官了,發財了,怎麼還哭?難道都是壞的?」

    眾人一愣,勉強能理解小女孩的意思,孩子的母親急忙道:「是高興!是爺爺高興。都是好的。」

    「哦!嗯,我也高興。」小女孩笑著道。

    容秀才看著大哭的劉育,臉色變得十分複雜,默默轉身離開。

    在轉身的一剎那,容秀才餘光看到,方運正在沖著自己笑,那明明是笑容,但容秀才卻感到全身發冷,毛骨悚然。

    「他……認識我?」容秀才腿腳發軟,走起路來磕磕絆絆,根本沒有勇氣回頭驗證那笑容的真假。

    方運身後的人陸續抬著禮盒,把獎賞的財物送入劉家宅院。

    等劉育哭了好一陣,方運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別哭了,街坊鄰居都看著呢。」

    「嗯。」劉育急忙擦乾眼淚鼻涕,抬起頭,露出紅腫的雙眼。

    方運微笑道:「任命文書既然已經到你手中,那我就回去了。今天多買一些好酒好菜,慶賀一下。」

    「啊?您……您不來我家吃點?」

    「不用了,今天來你家的人會很多很多,我便不湊熱鬧。諸位告辭。」

    方運向劉家眾人抱拳。

    「方哥哥再會!龍哥哥再會!」幾個小孩子用力揮舞著手臂,在他們眼裡,敖煌可比方運更有吸引力。

    「小屁孩。」敖煌撇撇嘴,一晃尾巴,傲然回到車裡。

    「恭送方虛聖!」劉育彎腰作揖,大禮送行。

    「恭送方虛聖!」

    「快快,給方虛聖磕頭!」劉育的兒子兒媳立刻讓孩子們下跪。

    孩子們笑嘻嘻跪下,認認真真朝著方運的馬車磕頭。

    等方運的車隊離開后,整條街道甚至連附近街道的人一起涌到劉家門口!

    「老劉頭,你可終於陞官了,不成,必須擺流水席!」

    「好人還是有好報啊!」

    「蒼天有眼啊!」

    「狗屁蒼天有眼,是小方縣令有眼!前面那些縣令,都是瞎的!」

    「用那些狗官跟方虛聖比,等於在罵方虛聖!」

    「對對對。劉老爺子明日擺流水宴,宴請街坊鄰居,你們一定要來賞光!」

    「當然!我爹媽跟劉老爺子幾十年的交情,明日必然來幫忙!」

    「嘿嘿,好事,好事啊……」

    聖院,《文報》編審院。

    「快快快……是方虛聖的文章,耽誤不得!」就見一個舉人快步衝進編審院正堂。

    一個大學士皺眉道:「版面已經定好,工殿已經為方虛聖要了整整六個頁面,他本人為何還要親自給《文報》寫文章?」

    「或許是他未跟工殿溝通好,年輕人,有些急了。別人不知道,咱們卻都得到消息,以他的功勞,再在《文報》為自己爭功,情有可原。畢竟在刊發前,會有三位半聖考官排除殿試名次。方虛聖在吏治、刑獄與工事兩科必然遠超他人,但在其他科目上,就差了許多,恐怕還是丁等吧。」

    「方虛聖倒是實在,一科一科認真提升,不像其餘人為了能在《文報》的殿試排名上露面,十科一起動,就目前排位來說,十科丙下,可比一科乙上加九科丁等高。」

    「拿上來,看看方虛聖的舉薦文章。」居中的宋大學士伸手一招,一疊紙張飛到他面前,一字排開。

    宋大學士目光一掃,在一息內閱遍全文,眼前一亮,道:「如此獎勵明明不算奇特,但與雷述山的那篇文章一比,高下立判!你們看看。」

    另外兩位大學士很快看完方運對劉育的獎勵以及宣傳劉育的內容。

    「此文一出,配合工殿的宣傳,方虛聖繼兵家新秀和醫家雛鳳之後,將會成為工家的弄潮兒。」

    「此文幾乎是劍指雷述山的『安貧樂道』,幾乎聽到響亮的耳光聲。」

    「真不知是幕僚所為,還是方虛聖一人想出的法子。當真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這篇文章值得上,不知雷述山等人如何應對,又有好戲可觀。」

    三位大學士笑著重新擬定三月初一《文報》的新版面。

    相距不遠的《聖道》編審院的三位編審大學士卻哭笑不得。

    誰能想到,方運、雷述山和墨杉三人竟然都有一篇關於對彈花機關改進的文章,按照水平來說,三篇文章都有資格上《聖道》,可這三篇文章一起上,天下讀書人非得笑翻不可,尤其墨杉後面還不忘附上一段雷述山「一刻第一」的故事。

    「罷了,三篇放在一起,讓讀書人自己評判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