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應物,你有話要說?」方運問。

    方應物道:「那本地官吏怎麼辦?三月底四月初的時候,醫家眾人將在寧安縣召開醫道文會。與會者有多位醫家大學士和老翰林,他們中許多人嫉惡如仇,如果那個時候所有官吏鬧事,您被扣上酷吏的帽子,經過醫會傳揚,足以讓您的吏治和民生跌到丁等,以後就算有所成就,評等也難有起色。」

    敖煌不斷點頭,醫道文會可是大事,普通醫道文會年年都有,可這種聖元大陸各地醫家人自發前來的盛會則是雙刃劍。若辦得好,方運在醫務一科的評分將大大提高,若辦得不好,後果非常嚴重。

    方運卻說了一句沒頭腦的話:「我已經與醫殿協商,由我確定醫道文會的召開日期。」

    方應物和敖煌一愣,相互看了看,醫道文會的召開日期跟官吏鬧事有什麼關係?難道選好了黃道吉日,官吏們就不鬧事了?

    「大人,恕在下愚魯,聽不懂您的話。」方應物道。

    「聽不懂便聽不懂吧。」方運道。

    敖煌龍眼一轉,笑嘻嘻湊到方運身前,腆著大龍臉問:「你是不是又想到什麼陰招了?」

    方運面無表情地伸手按著敖煌的臉,把他的頭推到一側,向外走去。

    敖煌也不生氣,笑嘻嘻跟在後面道:「那你可要小心點。左相可是比你還壞的壞種,他肯定會利用醫道文會,憋著勁兒害你。」

    「你小看柳山了,區區醫道文會,還不值得他動手。至少在三個月內,他不會親自下場針對我。」方運道。

    「你真這麼想?那可說不準。」敖煌道。

    「醫道文會最多影響我的一兩科評等,除此之外,還能如何?如果這都值得他親自下場,那他也當不上左相。」

    敖煌服氣地點點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你們人族果然比我大龍族陰險啊。不過,計知白那小子肯定在背後害你,還有轉運司司正耿戈,再加上鷹揚軍,你肯定不好受!還是小心點。」

    方運道:「我已經非常小心了,甚至讓私兵們換上便服,每天收集縣城的信息。現在除了糧價和春天的瘟疫,不會出問題。寧安縣是大糧倉,糧食不愁。至於可能爆發的春疫,我今夜去寫一套完備的《瘟疫預防大全》,並寫一部《瘟疫防治法》,要從根本上加強時疫防治工作。」

    「防止瘟疫而已,至於要寫成律法文書嗎?」敖煌大惑不解。

    方運道:「你們龍族天生強大,自然體會不到瘟疫的可怕之處。去年僅僅一年,人族各地死於瘟疫之人超過二十萬,謀殺才死多少?若是對瘟疫處理得當,每年至少會拯救十萬人!瘟疫的預防、報告、控制、救治、監督、管理、問責等等乃是一個相當龐大的體系,必須有一部完整的律法來支撐,不然,人族的損失不可估量。」

    方應物輕嘆道:「大人您真是奇才啊,乍一聽到您要為瘟疫立法,我還覺得沒什麼,可仔細一想,的確需要相關的律法。不過,這種律法和當前的《大景律》以及各國的律法有一些區別。」

    方運微笑道:「有區別,但也沒區別,再過幾年,你們就明白了。」

    聖元大陸雖然有法家,但法律分類還是太過原始,而且分類很有問題,跟後世數千種詳細的法律規定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

    方運決定先在殿試過程中設立幾種現在法家根本意識不到的法案,潛移默化,最後再進行司法革新。

    瘟疫也就是傳染病,幾乎一直在陪伴著人類,從來沒有得到過根治,最有效的辦法只有隔離,等研究出疫苗之後才能算得上根治,偏偏許多傳染病沒有疫苗。

    敖煌點頭稱讚:「好!一旦有了《瘟疫防治法》,你不僅在刑獄一科評等會提高,在醫務一科也會提高,一箭雙鵰,這種事要多做。」

    上午,方運照舊前往工坊街改進機關。

    自從工殿的人常駐寧安縣后,幾乎達到一天一種新機關的速度,一開始工殿還想隱瞞,後來發現實在沒必要隱瞞,就降低了保密等級,人族進士以上都可知曉。

    所有殿試進士得知后徹底放棄爭工事一科的甲等,基本可以確定,只要方運能設計出十種以上的新式機關,必然是聖前甲等!只不過,聖前甲等的審批流程複雜,但也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方運每設計出一種機關,工殿都會加大力度研究,使得人族工家力量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提升。

    工家力量提升,意味著兩界山等地的攻防力量增強,意味著人族可以殺傷更多的妖蠻,意味著聖元大陸更安全。

    這是人族最大的功勞之一。

    正是因為方運重要,工殿發話力保,讓那些想為了坊主報復方運的權貴們不敢輕舉妄動,因為稍有不慎,他們以後就別想靠工坊賺錢,工殿有無數種辦法讓他們賠個精光。

    工家忙,法家也沒閑著,刑殿小會天天有,大會三六九,反反覆復討論方運的判例和新奇的法律,不能有一點馬虎,因為隨便一條法律都可能影響整個人族。

    工家和法家的變化,讓醫家眾人已經做好準備,在他們看來,寧安縣的醫道文會將會成為醫學史上濃重的一筆。

    就在三月初一的中午,農家人也開始準備起來,因為寧安縣位於聖元大陸北方,一年只能在三四月份種一次小麥。如果不出意外,方運將會在三月開始主抓農務。

    雖然方運在農務方面沒有成功的先例,但殿試前,也沒聽說過方運在工事和刑獄方面有多少經驗。有了法家和工家的教訓,農家人全力備戰,只是為了防止到時候手忙腳亂。

    三月初一的下午,容秀才被抓的事情迅速傳遍寧安縣,數不清的人關注縣衙。

    傍晚,方運審案完畢,宣布判決容秀才貪污、瀆職和逃稅等數罪,沒收所有家產,併發配充軍十五年。

    若是沒有文位之人犯下這些罪,必然會被判死刑,但文位可以削減許多刑罰,充軍十五年已經是頂格的判決。

    這一夜,寧安縣不知道多少官吏在暗中會談,也不知道多少士族睡不著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