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三月初二的當天,密州眾官的奏章傳書如雪片一樣源源不斷傳到京城。

    下到寧安縣有品級的官員,上到密州牧,無不抨擊方運的行為,認為方運是在逆歷史潮流而行,是在否定人族的發展,方運是在走一條危險的道路,必須給予糾正。

    文相姜河川在內閣當眾譏笑道:「何來順逆?無非黨爭!」

    左相提議召開臨時朝議,朝堂之上,百官相爭,亂作一團。

    四相都不開口,任由其他官員爭論。

    至於引發朝堂亂象的方運,卻像沒事的人似的,每天去戶房一趟。

    縣衙的戶房對應一國的戶部,負責一縣的田地、戶籍、賦稅、商貿、畜牧和市場等等相關的事務。

    在一國之中,吏部為六部之首,在一縣,吏房也是實權最大的地方,但論油水最豐,戶房才是十房第一。

    而戶房恰恰由主簿執掌,上到下都是申洺的人,水潑不進。

    哪怕方運在裡面安插了兩個幕僚充當臨時書辦,也難以掌握戶房。

    方運這些天雖然主攻工事和刑獄,但他的讀書人私兵卻早就滲透到寧安縣的各個角落,縣衙十房是重中之重。

    目前,方運已經徹底掌控禮房和刑房,並且借祈天獻文之事,徹底掌握傳達文書的收發房。

    至於工坊,工房總書已經放權,主簿申洺曾前去問責,對方說只要工殿之人離開,他就馬上跟方運對立。

    聖院對人族的影響力太大,申洺想了許久也毫無辦法,所以默認工房也被方運掌握。

    縣衙十房,方運已掌四房。

    至於其餘六房,方運只能慢慢滲透,這就是縣令的無奈之處,既然身在官僚之中,必須要在規則內做事,一旦針對官吏做出太出格的舉動,必然會引發反彈。

    實際上,若方運沒有上達禮殿和刑殿的能力,沒有聖院為他背書,早就被所有官吏聲討。

    方運去戶房有一明一暗兩個目標,明裡的目標是讓戶房書辦帶著他去寧安縣田地,了解農事。

    由於許行世家派出兩個農家進士相助,方運視察農事非常順利,不過犧牲了去工坊的時間,他現在每三天畫一套機關的圖紙,讓工殿的人自己研究並製造。

    暗裡的目標,則是徹底了解戶房,為接管戶房做準備。

    三月初三,《瘟疫防治法》《瘟疫分類》和《瘟疫預防大全》三套瘟疫系列文書同時問世,方運直接上交醫殿,同時把《瘟疫防治法》的副本交給刑殿和刑部。

    新的瘟疫分類引發了醫殿的爭執,因為方運完全用華夏古國的「五因學說」中的外感病因的癘氣作為解釋,並且把所有傳染病的病因歸到癘氣,這在溫熱病沒有大行其道前,是不可想象的。

    面對鋪天蓋地的質疑和反對,方運巋然不動,他沒那工夫爭論,不僅要修訂《瘟疫論》的上半部,還要寫完下半部,並且剔除原作者吳又可的一些疏漏,然後再拿出極重要的三焦辯證,為聖元大陸建立溫病學派打下基礎!

    三月初七,方運與一眾幕僚開早會,幕僚強烈建議他從申主簿手裡奪回戶房的大權,但無論那些幕僚怎麼勸,方運始終沒有答應,甚至讓一些人泄氣。

    三月十日,刑殿下達文書,《瘟疫防治法》已經獲得刑殿大儒的通過,只要經過醫殿首肯,不僅要在寧安縣頒布,更要儘快在全聖元大陸推廣。

    方運之前的律法革新,至今沒有全面推廣,只在一州之地嘗試,可見刑殿對《瘟疫防治法》的重視程度。

    醫殿對方運的瘟疫分類和治療方式仍然存疑,《瘟疫防治法》沒有得到醫殿通過,方運並不著急,等《瘟疫論》全文出版后,不出一個月,《瘟疫防治法》必然可以得到通過。

    在這些天的上午,方運每天都去田間,不僅要學習種植小麥或穀物等,還要學習種植蔬菜和畜牧養殖。

    在實地學習的過程中,方運不僅有農民指點,還有農家進士相助,同時也在奇書天地里一心二用,學習聖元大陸農家讀書人的典籍和華夏古國的農業畜牧業著作。

    在前五天,方運一言不發,只是學習,但從三月初七開始,方運不斷向兩個農家進士提出大量的問題以及建議。

    一開始,兩個農家進士還能勉強解答,到了後來,不得不傳書給許家的老進士或老翰林,但這並不是終點,到了最後,連在聖院農殿的大學士都參與進來。

    工事有什麼,可以直接製造出來,但是農事不一樣,需要很長的周期才能得到驗證,所以方運早就決定,在農事方面,要做三件事,第一件是改進農具,第二件則是奠定基礎的雜交理論技術,最後一件就是以建議或疑問的方式,給出農家發展方向!

    「我覺得啊,人族妖蠻有血脈傳承,植物也一定有血脈傳承。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瓜為什麼得不到豆子?就是因為瓜里蘊含瓜的血脈傳承啊。」

    「咱們寧安縣沒有水稻,但江州有,濟縣有,而且農家早就有雜交技術。我配合書中記載觀察,水稻有高桿和矮桿,高桿和高桿雜交,一定是高桿,而高桿和矮桿雜交,有的時候全是高桿,有的時候有高桿和矮桿,而矮桿和矮桿雜交,一定是矮桿!我就想啊,是不是水稻血脈力量在影響?能不能找到規律?」

    「過矮的水稻產量低,高桿水稻一旦遇到大風必然倒地,抗倒伏差,我們若是了解水稻的血脈的力量,是否可以雜交出一種半高桿?」

    「你們有沒有發現,有些動植物好好的,但他們的子女或後代會突然出現奇怪的變化?變得有異於常態?我把這種事叫做變異,我們可否用這種變異的植物來雜交,獲得更好的下一代?普通變異不可掌控,放到半聖故居被聖力洗滌怎麼樣?放到妖界怎麼樣?放到文界又會變成什麼樣?」

    方運如同一個異想天開的瘋子一樣,把後世的遺傳學育種學等等各種知識通過猜想一一說出來,偏偏這些他都可以找到切實的依據。

    每到晚上,農殿大儒便會得到一份文書,上面記錄了方運對於農事的所有看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