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般來說,科舉的考試很少會涉及眾聖之爭,請聖言大都只是考一些常識。

    但今年的童生試偏偏出現涉及聖道之爭的題目,不知道眾聖們有何深意。

    方運在答題的時候沒有多想,但現在有了多餘的精力,陷入了思考。

    科舉內容跟《聖道》和《文報》一樣,多多少少都能顯露出一些平常人難以覺察的東西。

    申洺繼續念題對照,到第三頁的時候,稍稍愣了一下,道:「這道題目考的似乎是《左傳》的內容,詢問魯庄公時期,魯國國都曲阜與齊國邊境的大概距離。這題……怕是本次童生試的難題之一吧。方虛聖回答得極多,共有三段,看來是在魯庄公時期,兩國相鄰的國土至少變化了三次。不知道諸位可有作答?」

    鄧學正搖頭道:「此題若給我足夠的時間,或可答完。但,此題十分刁鑽,邊境變遷是其一,最難的是曲阜與齊國邊境的距離,我在答完試題后還在思考,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有書籍寫明兩地距離。」

    捕頭路弘點點頭,道:「我看到這題的時候,也束手無策。也不知哪本書記載了距離,至於邊境變遷,若有足夠的時間,或可慢慢理清,但只此一題,就可能耗費一個時辰。此題,今年怕是無人答出。方虛聖說兩國領土變化三次,可否解惑?」

    「還請方縣令解惑!」申洺和陶定年等人一起大聲請教。

    方運掃視眾人,路弘是兵家之人,是真心想請教,可申洺等人明顯是在起鬨,盼著他說錯,畢竟知道答案和詳說解題思路是兩回事,一個是自己會,一個是教會別人。

    方運毫不怯場,道:「若想知領土變遷,自然需要知曉魯國與齊國在魯庄公時期的交戰次數,通過交戰次數、位置和最後的談判來決定。《左傳》記載。魯庄公九年,魯國被齊國打敗。魯庄公十年,魯國以曹劌為將戰勝齊國,也就是著名的長勺之戰,形成膾炙人口的曹劌論戰,讓『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成為一段佳話。這點諸位記下,稍後會再次提及。魯庄公十九年,齊國攻打魯國西鄙。這也算是兩國交戰,但是,齊國在魯國北方,這次齊國攻打西方,無論損失多少領地,都不會引發北方距離變化,所以不算在內。魯庄公十三年……」

    方運通過《左傳》《公羊傳》《穀梁傳》等記載春秋歷史的內容,確定在魯庄公時期,魯國與齊國北方的邊境有三次變化,這三次變化,改變了魯國國都曲阜到齊國的距離。

    方運說完,申洺等官員啞口無言,一部分官員交口稱讚。

    「不愧是方虛聖,才思敏捷,我等難及!」

    「天下間,除了方虛聖,怕是無人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理清數十年內發生的兩國戰事。春秋時期,戰亂頻繁,不仔細梳理,不可能理清。」

    路弘想了想,問:「方虛聖,您方才提到魯庄公十年發生的曹劌論戰和長勺之戰,說稍後提及,為何後來隻字不提?」

    「咦?」眾人這才發現,申洺立刻精神起來,這可能是方運的疏漏,或許是突破口。

    方運微笑道:「路捕頭,虧你還是兵家之人。別人不知道如何計算曲阜到齊國邊境的大概距離,你怎會不會計算!你啊,死讀書,讀死書!」

    方運說到最後,收起笑容,聲音震得周圍的人耳朵嗡嗡作響。

    方運一身白衣,立於涼亭,神色嚴肅,不怒自威。

    在場眾人本能地感到寒意遍體,哪怕是申洺都情不自禁低下頭,方運是縣令,但也是虛聖!

    在殿試期間,方運是不能動用虛聖特權,但眾人也不能無視他的地位。

    若方運以縣令之身指責路弘的政務問題,在場官吏都可直接反駁。但方運現在是討論學問,眾人必須要先聆聽,等方運表達完所有觀點,眾人才可以反對。

    路弘望著方運,感到站立在面前的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一位嚴師,不敢有絲毫的惱怒,彎下腰,虛心道:「請方虛聖指點。」

    方運道:「你背誦一遍《曹劌之陳》!」

    路弘還是有些疑惑不解,略一思索,當眾背誦:「魯庄公將為大鐘,型既成矣,曹劌入見,曰:『昔周室之封魯,東西七百,南北五百……』」

    路弘繼續背誦。

    《曹劌之陳》又名《曹沫之陳》,是記錄魯國兵家大將曹劌與魯庄公談論政事和軍事的書籍,乃是一部兵書。只不過由於年代久遠,甚至早於孔子誕生一百多年前成書,多有佚失。

    對於讀書人來說,孔子誕生之前的歷史都相對模糊,也是這題的難點所在。

    路弘背誦完整篇《曹劌之陳》,還是有些疑惑,其餘眾官也全力思考,不知道這裡面到底藏著什麼秘密。

    方運見眾人都想不到,嘆息一聲,道:「路弘,我問你,曲阜與齊國邊境之間地形如何?」

    「乃是平原地形。」路弘回答道。

    「當時魯國與齊國如何作戰?」

    路弘不假思索,答道:「戰車在前,士兵在後。那裡地形單一,戰術自然也單一。」

    「我再問你,《曹劌之陳》中論述魯國抗擊齊軍,會用時幾日?」

    「最多兩三日結束。」

    「戰車與士兵的行進速度,你可能估算出來?」

    路弘愣住了,所有官吏也愣住了。

    幾乎在剎那之後,所有人恍然大悟,露出喜悅之色,如同讀書有所收穫。

    路弘立刻回答:「原來如此,魯庄公十年,曲阜離齊國邊境約一百一十里。」

    「善。」方運微微點頭。

    一些官吏收斂喜色,相互看了看,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無奈之色。

    幾乎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方運竟然能生生從中找出聯繫,通過兵書中的軍備調度、戰鬥時間和戰車速度等細節,推算出兩地的距離,簡直匪夷所思。最關鍵的是,一切只是在幾息內完成。

    鄧學正拋掉手中的試卷,道:「僅此一題,下官便遠遠不如方虛聖,下官先認負。」

    路弘同樣扔掉手中的試卷,道:「學生也認輸。天才之智,遠不能及。」

    其他十一個參與比試的人面色難堪,但都沒有放棄,只是氣勢徹底被方運壓垮,一個個就像是被老師批評的學生一樣,愁眉苦臉。

    院君溫固沉聲道:「下一題。」

    接下來,申洺繼續一道題一道題解答、核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