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敖煌坐上馬車,按照日程表上的記錄,也不回縣衙,在路上買了吃的吃完,抵達城外的糧田。

    由於寧安縣靠近蠻族邊界,經常有小股蠻族偷襲,很少有人種糧,北岸的大片沃土荒廢,所以寧安縣本地產糧極低,主要依賴外地。

    得益於寧安縣是景國最北的樞紐,流動人口大,工坊多,所以寧安縣百姓只要不太懶,都可以有一份糊口的工作。

    方運仔細研究過寧安縣的現狀,這裡的環境和生產力完全不能跟後世的華夏古國比,方方面面都有巨大的差距,不能用後世的標準來衡量當今的寧安縣,稍有頭腦的人都做不出那般愚蠢的事。

    方運一邊了解農事,一邊在思索糧價。

    寧安縣的糧食其實夠吃,甚至哪怕花高價挺一兩個月,大多數人也能接受,但問題在於,大多數地區的百姓沒有足夠的安全感,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引發恐慌。

    不要說是聖元大陸,哪怕是教育普及程度更高的後世,都會因為疾病或核輻射等,各國民眾恐慌性搶購藥材或食物。

    寧安縣緊鄰蠻族邊界,這裡的百姓更加敏感,更容易受到驚嚇,尤其在藍尋古親自宣布蠻族即將侵襲后,那種恐慌將被推到更高處。

    敖煌看不到藍尋古的險惡用心,但方運看得明明白白,什麼能引發百姓恐慌,什麼不能引發百姓恐慌,堂堂大學士不可能不清楚。

    方運讀過一位《文報》編審大學士的一本自傳類書籍,《文報》內部明確規定,少報甚至不報自殺事件,因為這種新聞會引發自殺風潮,也少報甚至不報瘋子或畜生砍殺孩童的事件,因為必然會有毫無人性的畜生效仿。

    曾有一些讀書人為了讓自己的名字留在《文報》之上,為了加重自己在《文報》編審院的地位,經常選擇那種可能引發效仿或恐慌的消息傳給《文報》編審院,都會被《文報》編審院駁回並記錄,一旦此人傳遞的此類文章過多,《文報》就會廢除他舉薦文章的資格。

    藍尋古身為鷹揚軍的首領自然知道,一旦宣布軍管寧安縣,通告全府,必定會加重百姓的恐慌。

    方運想起藍尋古,冷哼一聲,眼中殺機一閃即逝。

    在田間的時候,方運不斷收到自己的幕僚從寧安縣各處發來的傳書。

    「縣有工坊的工人倒不恐慌,他們甚至嘲笑那些認為糧價會居高不下的人,都對您無比信任。倒是一些私有工坊的工人相反,在那裡說風涼話,然後被人給揍了。」

    「縣城的農戶稀少,但家裡都有糧食,都不擔心。」

    「一些望族名門的人,一直在煽風點火,到處宣揚糧價要大漲,甚至說糧食被妖蠻攔截,運不進城裡。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把這些人一一記錄。」

    「那些高門大戶只是稍有怨言,畢竟他們都儲存許多糧食。那些貧困百姓也不是沒有儲糧,是有一部分人的儲量即將耗盡,他們恐慌,怕糧價漲勢更高,導致恐慌蔓延,這讓那些有一定儲糧但不多的人也怕糧食繼續暴漲,開始購買一些糧食。」

    「首先恐慌的,是那些老人,他們有過飢餓的經歷,最擔心自己的兒孫也受餓,所以最先參與搶購。」

    「現在的問題是很多人消息不靈通,一聽到糧價暴漲,就以為要出大事,參與搶購。」

    「竟然有人懷疑妖蠻快要打進寧安縣,做好逃亡的準備。」

    ……

    方運整理完傳書後,已經是午後,親自寫了一分公告原本,表示此次糧價十分不正常,可能是敵國姦細所為,也可能是逆種文人暗中布局,必將在十日內解決,請民眾放心。

    縣印刷工坊很快動起來,印了數千份公告,讓衙役張貼在各處。

    隨後,方運又親自使用舌綻春雷,把公告內容說了一遍,然後表示一定會解決。

    很快,分佈在寧安縣各地的幕僚發來反饋傳書,許多百姓已經不再恐慌,但還是半信半疑,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解決糧價問題,百姓必然會更加恐慌。

    方運回到縣衙,發布兩條命令。

    「把寧安縣所有糧行的大管事和主要負責人請來,我要約談他們。」

    「把妖言惑眾者緝拿歸案!交由於典史仔細審判!」

    早在秦朝就有「妖言罪」和「誹謗罪」等罪名,所以方運緝拿那些人有理有據。

    發布完命令,敖煌拿出日程表,道:「你今日下午需要審一件複雜的殺人案,可能要耗費整個下午,哪有時間去約談上百個糧行的人?」

    「沒時間啊?那就讓他們在縣衙里等著,等二十四個時辰還沒時間,我會放他們離開。」

    敖煌一愣,笑道:「我明白了,有鷹揚軍保護,您暫時拿他們沒有辦法,但態度要顯露出來。那我們馬上審案?」

    「不,今天不審案,我有大事要商談。」說完,方運手握官印,閉目養神。

    敖煌意識到方運在用傳書和別人在談論要事,可不知道他在談什麼,抓耳撓腮,十分不甘心。

    寧安縣發生的事,很快上了論榜,被天下的讀書人關注。

    論榜消息靈通的讀書人極多,不多時,慶元糧行與左相一黨狼狽為奸操控寧安縣糧價的消息在各國流傳,很快傳到寧安縣的讀書人耳朵里。

    寧安縣的許多讀書人今天剛聽了方運的講學,面對擁有「口含天言」的方運,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甚至有左相一黨官吏的兒孫聽完后,與家裡的關係降到冰點。

    不需要方運的幕僚鼓動,大量心中有正氣的讀書人自發組織起來,開始給附近的百姓講述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周圍的百姓都認識這些讀書人,自然更相信他們的話,而不懷疑是方運派人編造謊言。

    第二天一大早,寧安城的恐慌消散了大半,反倒是罵左相一黨的百姓增多,尤其是家裡糧食剛剛吃完不得不買高價糧的百姓,跳著高地罵。

    但是,這一切並沒有阻止糧價上漲。

    三月十八的中午,粗糧的價格漲到正常時期的五倍!

    部分麵館、包子鋪、饅頭和酒店等已經開始停止營業,飯菜賣便宜了立刻有大量食客進入,飯菜賣貴了無人來。

    很快,寧安城裡出現成群結隊的乞丐。

    寧安縣百姓的怨氣越來越多,打架鬥毆、偷盜搶劫之事暴增。

    從昨天開始,寧安縣內多了許多操著外地口音的讀書人,這些讀書人大都背著一個與書箱不同的箱子,與寧安城的大夫一模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