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玉河酒樓身為寧安縣最大的酒樓之一,平日里顧客盈門,但在今天卻門可羅雀,只有一些操著外地口音的讀書人在一些單間里。

    天字型大小上房中,十二位讀書人正在喝酒聊天。這些人中有一位翰林、七位進士和四位舉人,身穿的文位服是啟國的式樣。

    「此次方虛聖怕是在劫難逃啊。」

    「要怪就怪他過早參與聖道之爭,逼得宗家與柳山全力堵截。」

    「不過,他明明可以放棄民生和農事兩科,自己花錢讓龍族利用吞海貝去各地買糧,賑濟百姓,但至今沒有那個打算,可見他並不在乎百姓的死活。」

    「此言差矣,事情不到最後一刻,萬萬不可早下定論!」

    「繁銘多次誇方虛聖,我自然也知道方虛聖才高八斗,但若寧安縣真餓死人,他難辭其咎!不仁之名背定了。當然,一切只是可能,至於是要仁,還是要利,看他如何取捨。」

    「糧價上漲並非只是一個問題,而是一系列問題的開端。譬如,一座私人織布工坊的工人要吃飯,現在糧價高了,他們就會要更高的工錢,坊主給了更高的工錢,那布價就要賣得更貴,市面上布價上漲,那買布的人就要花更多的錢。其他雜物亦如此,凡是涉及到人工工錢的東西,都會漲價。」

    「是極。生活必需品會漲價,但非必需品可就慘了,沒人買,就養活不起自己,就會吃不飽。」

    「再譬如,咱們這酒菜的價格,貴的嚇死人!」

    「所以,此次對方虛聖的考驗極大,就看他能不能度過。」

    「明日醫道文會,恐怕會有人說方運治下,民不聊生啊。」

    「別的不怕,就怕餓死人。」

    遠在衙門的方運看著幕僚們發來的最新物價傳書,皺起眉頭。

    不僅糧價升高,菜價、肉價、酒價等大量商品價格都開始暴漲,而人工費用也開始增加。

    粗糧的價格已經接近菜價的一半,十分危險。

    和種植業畜牧業發達的後世不一樣,這時候的聖元大陸和華夏古國的古代有些類似,食物大都依賴糧食,普通百姓一年也吃不了幾次肉,像豆油菜籽油極其昂貴,普通人家不可能用油做菜。

    在聖元大陸,大部分土地都用來種糧食,菜地極少,菜價極高。普通人就算能吃到新鮮的野菜蔬菜,也只是生吃或燙吃,炒或炸那是大戶人家的吃法。

    菜容易壞,難以運輸,所以經常被製成鹹菜,和粗糧一起構成普通人家的食譜。

    南方還好一些,氣候適宜,植物種類豐富,野菜四季都有。但像寧安縣這種地方,這個時節根本沒法種菜,外地能保鮮的菜運到這裡后,必然會被大戶人家迅速買光,幾乎趕得上肉價。

    方運輕嘆一聲,若不親見,難以想象古代普通百姓的生活如此不容易。不過,聖元大陸雖然接近華夏古國的隋朝時代,但物種不像隋代那樣貧乏,許多物種已經提前進入聖元大陸。

    而且那些蔬菜水果產量都有限,不可能為了它們減少糧田或浪費大量人力,所以普通人很少能吃到,起碼是望族才能常吃。

    看完傳書,方運再一次閱讀新編的《瘟疫論》,從中尋找疏漏。

    明天就是三月十九,也是寧安縣舉辦醫道文會的日子。

    和普通的小文會不同,醫道文會要舉辦三天,主題便是方運的《瘟疫論》。

    一直到凌晨天蒙蒙亮,方運才睡下。

    三月十九,是醫道文會的日子,也是方運親自挑選的日子。

    醫道文會的地點位於縣文院的聖廟廣場,從昨日起,差役和士兵就開始布置會場,力求不出一絲問題。

    醫家乃是人族的重要支柱,此次醫道文會多年難得一見,所以引來了十國大量的醫家人。

    到時候,醫殿大學士手持稀有的虛樓珠,全程記錄此次文會,然後會前往聖元大陸之外的各古地播放,讓其他地方的醫家人學習到人族最先進的知識學問。

    等到入夜,整個文會就會張燈結綵,迎接人族各國的醫家讀書人。

    但是,全寧安縣的氣氛無比壓抑。

    一大早,方運剛洗漱完,就從青烏府知府蔡禾那裡收到一個壞消息。

    昨夜,鷹揚將軍藍尋古當眾說,如若方運無法解決寧安縣的糧價問題,他可以伸出援手。藍尋古說他之所以沒有出手,是顧及方運的顏面,既然有人造謠說是左相故意引發寧安縣的糧禍,藍尋古願意在幾日後以鷹揚軍的名義,平價賣糧。

    這個消息已經在寧安縣大街小巷傳播。

    「都是算計啊。如果你讓鷹揚軍出面了,就等於承認治縣無能,不僅左相一黨可以打擊你,連寧安縣百姓也會覺得你治理無方還把責任推到左相身上。而且,此次糧禍之亂竟然藉助軍方解決,至少民生一科,今年不能上乙了。」敖煌輕聲嘆息。

    方運點點頭,道:「吃飯。」

    敖煌翻了一下白眼,道:「外面都亂成什麼樣了,你倒悠閑。粗糧的價格已經漲到平時的六倍了!已經有大批貧窮百姓囤積粗糧。那些細糧的價格倒沒漲那麼誇張,但還是比粗糧貴。這麼繼續下去,中午時候,粗糧就可能漲到七倍!方運,這個價格恐怕會列入史冊啊!」

    「反正史官都有腦子,不會把漲價的罪責推到我身上。就算遺臭萬年,臭的也是左相。」

    「可是,你要是不能解決,臭的就換成你了!」

    方運正要開口,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傳遍全城。

    「寧安城百姓稍安勿躁,糧價之事,我等密州眾官一直關注,鷹揚軍已經做好開倉平價賣糧的準備。只是,寧安縣主政者為方運,一旦鷹揚軍平價賣糧,殿試必將認定方縣令無能,降低他的殿試評等,所以方虛聖未必答應。是方縣令的殿試重要,還是寧安縣百姓的性命重要,將由方縣令本人決定。在此,老夫以轉運司司正之身詢問,方縣令,是你的殿試重要,還是寧安縣百姓的性命重要?」

    耿戈亮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