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里白雲懸浮在天空,徐徐下降,最後停在約百丈的高空,凝滯不動。

    在白雲中心有一座龐大的高樓,雖然只有九層,但每一層的面積都有方圓十數里,每一層都如同一座小城。

    在雲樓的第九層,一位身穿紫衣的大儒昂首挺立,身後跟著大量農家的讀書人。

    天空之上,白雲之中,那些人飄逸瀟洒,如仙如聖。

    整座雲樓發散著淡淡的光芒,充滿聖潔的氣息。

    「天啊,真的是雲樓!誰把農家雲樓給招來了?這件半聖文寶不是在孔家古地嗎?」

    「這明顯不是本體。雲樓本體一旦擴散,覆壓三千里,天地氣象盡在掌握,要留在孔聖古地種植各種神物,增強我人族力量。這應該是雲樓的三大投影之一。不過,哪怕只是半聖文寶的投影,其威力也遠在大儒文寶之上。」

    「我聽說過,若是某些地方環境太差,難以種植作物,但位置又特別重要需要建城,就會出動雲樓,用幾個月的時間將其改造。寧安縣雖然重要,但土地還算可以,沒必要請雲樓來啊?」

    於八尺嘿嘿一笑,道:「有方虛聖在,沒有什麼不可能。」

    原本熱鬧的迎接隊伍突然變得啞口無聲。

    眾多官吏驚了一身冷汗,這才意識到,這雲樓必然是方運請來的!

    方才有人嘲笑方運連農殿特使是誰都不知道,現如今看來,要麼是方運故意藏著掖著,要麼是農殿來得急,沒有公布完整的名單。而且後者的可能性極大,畢竟若是早有準備,不可能不露風聲。

    既然雲樓來了……

    許多官吏望向耿戈和申洺。

    耿戈右拳緊握,面色鐵青,他本是一個非常穩重的人,但身為堂堂翰林,被方運的龍馬踢暈,成了他的奇恥大辱,所以今天才咄咄逼人,希望一舉擊潰方運,一雪前恥。沒想到,方運竟然把雲樓請了過來,之前的逼迫很可能化為泡影。

    申洺七竅生煙,低聲咒罵:「看什麼看?雲樓又能怎麼樣?最多讓秋天的糧食豐收,全城的人誰能等到那時候?雲樓里是有糧食,但要是沒有合理的理由就給百姓,他民生一科還是會被降等!」

    部分官吏隨即點頭。

    但一些文位較高或者更精明的官吏卻沒有絲毫的表示,有幾個官吏甚至對申洺露出輕蔑之色,雲樓的確沒用,但方運能把雲樓請來,沒道理拿糧價束手無策。

    雲樓出現,寧安縣全城都可以看到。

    大量的百姓湧向南城門。

    準備參加醫道文會的醫家讀書人全都愣了許久,雲樓投影降臨,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更何況還有一尊大儒親自壓陣。

    眾多醫家讀書人想了想,急忙雇傭馬車向南城門走去,既然知道大儒來了,必須要前去,這個禮節眾人還是懂的。

    醫家讀書人沒走幾步,就見雲樓之上的紫袍大儒以舌綻春雷道:「老夫來寧安縣,是為農殿試點,不必興師動眾,也無需繁文縟節,散了吧。」

    大儒的聲音里蘊含令人信服的力量,原本趕往南城門的許多人減緩了腳步。

    但是,寧安縣幾十年也不見一位大儒公然露面,更是從來沒見過那龐大的雲樓,所以眾人雖然不準備出城,但仍然逗留在南城區域不肯離去,仰頭看著天上那方圓百里的巨大雲樓,興奮地議論。

    人族雖然有各種各樣的文寶或奇異之術,但不能普及,所以許多百姓遇到后仍然會無比好奇。

    方運在馬車下站定,向天空的雲樓一拱手,道:「寧安縣令方運,恭迎農殿大儒許實許老先生。」

    「嘶……」

    方運身後一片輕呼聲,方運若是請來普通的農殿大儒也就罷了,竟然把許行世家的大儒給請了過來,這可是一個不同尋常的訊號。這證明無論是許家還是農殿,把此行看得無比重要,怪不得會動用雲樓。

    「方虛聖不愧為人族棟樑,老夫代表農殿先行謝過。」大儒許實說完還禮。

    「許老先生客氣了。」方運道。

    周圍的官吏們看得不斷發愣,這位大儒對方運的態度實在不一般,竟然代表農殿謝方運,莫非方運對農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隨後,就見一片方圓百丈的雲朵從雲樓中分離,上百農家之人跟著大儒許實站在上面,快速下落。

    雲朵落地,消散化煙。

    農殿之人和工家有些相似,不喜歡繁雜的禮節,所以雙方經過簡單的寒暄之後,便一起抵達縣衙,部分農殿人員和寧安縣的官吏隨方運一起進入大堂左側的議事廳中。

    許實雖貴為大儒,但方運有虛聖的頭銜,實際地位雖然不如,但榮譽地位更勝大儒,於是方運與許實並列坐在堂上的兩個主位之上。兩個主位之下,寧安縣官吏與農殿官員分坐在兩側的桌椅上。

    敖煌則漂浮在方運的右邊,盤著身子,打量農殿的讀書人,那些人都給予他善意的笑容。

    農家最需要風調雨順,所以也最為親近龍族。

    主賓落座,許實微笑道:「方虛聖是主,我是客,寧安縣與農殿的合作事項,就由你來宣布吧。」

    方運點點頭,掃視在場眾人道:「農殿把寧安縣列為革新試點的事,想必諸位已經知道了。在這之前,我已經與許行世家進行合作,研究植物的傳承規律。」

    申洺立刻笑道:「方大人果然不同凡響,下官佩服。」

    於八尺斜了申洺一眼,知道他是在逢場作戲,在農殿人員前扮成一個好官吏。於八尺收回視線,目光掠過方運的時候,突然發現方運微微一笑,笑意里似乎藏著什麼,而且是針對申洺的。

    於八尺低下頭,思索片刻,猜不透是什麼,然後輕輕搖頭,繼續聆聽方運的話。

    方運道:「此次農殿把寧安縣設為試點,合作的事項很多,我只說幾個主要的。諸位也知道,妖蠻越強,其後代就越強。而研究發現,人族文位越強,其後代越高大、身體越強大、頭腦越聰慧。不過,我發現,除了文位和血脈影響,食物也能決定人族的身體和聰慧程度。所以寧安縣與農殿合作的第一項,就是根據我昨日連夜撰寫的《人族飲食結構初探》,以寧安縣百姓為目標,研究人族飲食結構對身體的作用。」

    「縣令大人能概括一下這個所謂飲食結構需要做什麼嗎?」縣丞陶定年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