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官更加疑惑,竟然舉報申洺,舉報者極可能是左相一黨,難道有人叛變了?

    申洺一邊讀舉報信一邊喝罵。

    「假的!絕無此事!」

    「放屁!放屁!」

    申洺快速閱讀下去,但翻到一半,猛地把匿名信扔到地上,紙張四散。

    方運八風不動,穩坐大椅。

    一些官員彎腰撿起自己面前的紙張,縣丞陶定年也拿起一張匿名信看了看,突然道:「敢問方縣令,為何不公布匿名之人的身份,若是這封匿名信是假的,豈不是冤枉了申主簿?」

    「冤枉與否,一件一件查就是了,只要查明申主簿是冤枉的,本官就把那誣告之人下獄。」方運道。

    「大人,風聞定罪,匿名提審,都是無稽之談,希望大人慎重考慮!」陶定年隱忍許久,眼見申洺有難,果斷伸手相助。

    縣丞實際就是副縣令,許多在本地經營多年的縣丞往往能抗衡新任縣令,隱性權力之大難以想象。

    更何況,申洺也算是柳山的親戚,值得相助。

    縣院君溫固隨後道:「陶大人說的極是,還望方大人三思。」

    捕頭路弘道:「此事……理當再等等。」

    其餘官吏紛紛勸阻。

    於八尺看到這個場面有些急了。

    農殿出面,雲樓降臨,密州眾官本來失去了參奏方運的機會,可如果方運僅僅因為一封匿名舉報信就強行審判申洺,那他們正好趁機聯名參奏,不僅能保下申洺,也能給方運扣上一個吏治混亂的帽子,讓他吏治一科哪怕不至於降等,也很難獲得較高的評等。

    於八尺急忙暗中給方運發加急傳書。

    「大人,切莫中了陶定年的奸計!此人表面沉默寡言,但混跡官場多年,若非年紀大了,必然能當上舉人縣令。他的手段很陰險,極可能在用激將之法,逼您審問申洺!您一旦如此,那密州眾官必然會聯合起來。請您三思。」

    方運卻依舊淡定,等所有官吏說完,才問申洺:「申主簿還有何話要說?」

    「誣告!這是**裸的誣告,本官絕不會做這種事!」申洺看到眾官助陣,底氣變得十足。

    「哦。」

    方運隨口答應了一下,聲音很輕。眾人見方運很隨意,猜到方運已經放棄。

    但是,方運突然目光一變,低喝道:「來人,帶主簿申洺前往正堂,本官要升堂判案!」

    農殿官吏不說話,但寧安縣官吏所在的地方一片嘩然,於八尺吃驚地看著方運,莫非方運開始膨脹了?方運是打壓了耿戈,但那是借農殿的力量,現在申洺的事與農殿毫無關係,難道農殿要再插手?毫無道理啊,方運若是真請農殿插手,那就是透支人情,實乃下下之策。

    敖煌也吃了一驚,心道連本龍都知道的事,方運怎麼會如此大意,莫非另有玄機?

    於八尺乃是典史,負責縣裡的刑獄相關,急忙起身,盯著方運,緩慢且認真地道:「方大人,您真的要提審申主簿?」

    「本官心意已決。」方運道。

    「下官遵命!」於八尺不得不前去準備。

    四個衙役猶猶豫豫走到申洺身邊,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

    申洺一看衙役竟然靠近自己,勃然大怒,指著路弘道:「你這個捕頭是怎麼管事的?還不快讓這四個奴才滾?你還想不想在密州當官了?」

    一眾官員頓覺頭疼,這位申洺平時還行,可一旦犯渾,什麼話都說,根本不適合當一縣主簿,但他終究是左相的親戚,誰也不能拿他怎麼樣。

    路弘也要臉面,絲毫不畏懼申洺,道:「若方縣令不在,我統攝這些衙役,既然方縣令在,那麼我無權否定他對衙役的指揮。」

    「你……好你個路弘,本官記住了,這筆帳,咱們一步一步算。還有,你們四個狗衙役,怎麼,以為我落難了?告訴你們,左相不倒,老子在寧安縣就是一桿旗!來啊,來,我看你們誰敢動我,來啊!」

    申洺一挺胸膛,四個衙役更加為難,不敢動申洺。

    方運面色一沉,道:「本縣連番下令,你們四人竟然不斷推脫,來人,扒下四人的衙役服,送入牢房待審。本縣私兵何在?」

    「屬下在!」

    就見門外的數十私兵轟然應聲,有蠻族也有人族,蠻族至少也是蠻帥,人族至少是舉人,個個不凡,氣勢驚人。

    「寧安縣衙役不堪大用,申洺又違法抗法,你們把他押到公堂之上!」

    「遵命!」

    就見四個馬蠻帥全身燃燒氣血火焰,直衝到申洺身邊。

    「你們找死!看我主簿官印!」申洺說完就要催動官印的力量,可方運冷哼一聲,就見申洺的主簿官印上空出現一個黑色『封』字,然後化為黑色鎖鏈,鎖住主簿官印。

    四個馬蠻帥毫無阻礙地衝到申洺面前,嫻熟地卸掉申洺的肩關節和膝關節,像提著小雞兒似的往正堂押送。

    申洺沒想到方運竟敢如此對待他,破口大罵:「方運你這個狗官,老子……」

    「掌嘴!」方運突然大喝一聲,兩個馬蠻帥毫不猶豫,一左一右用馬蹄蹬在申洺的臉上。

    申洺尖叫一聲,被生生踢暈過去。

    那可是蠻帥的蹄子,哪怕只是輕輕一踢,也幾乎相當於成年男人卯足了力氣揮舞鎚子砸在申洺的臉上。

    在場的眾人只覺得面頰一疼,今天真是見識到了不一樣的掌嘴,別說申洺,連大學士估計也受不了幾下。

    耿戈怒火中燒,暗罵方運簡直太不是人了,龍馬踢翰林,蠻帥踢主簿,簡直沒把他們兩個人當官看。

    縣丞陶定年拍案而起,怒視方運,道:「方縣令既然一意孤行,那就怪不得老夫上書參奏大人!老夫告辭,明天內閣案頭上見!」說完憤然離去。

    左相一黨官員立刻起身離開。

    不多時,議事廳上只剩農殿官員以及寥寥幾人。

    方運微笑道:「本縣御下不嚴,讓許先生見笑了。」

    「哪裡哪裡,這些官吏本就應該嚴懲。方虛聖做事自有分寸,老夫就不打擾了,先回雲樓,等您忙完醫道文會,再詳談合作事項!」

    「好,許先生一路走好,請。」

    於八尺卻有些慚愧,心道還是大儒厲害,信任方運,完全不像自己似的瞎操心。

    方運送走農殿人員,立刻回返,走到正堂之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