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會場的氣氛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各家每次出現聖道大變革,都會有人突然如璀璨之星升空,而有些人如石墜深海,不起半點浪花。

    聖道之爭,有時候爭的不是對錯,而是爭自己是否有資格繼續腳踏聖道。

    方運好似沒有看見那些離開的醫家人,繼續講解。

    講解完表證里證后,方運停頓片刻,緩緩道:「接下來,將講述治療瘟疫病的手段,這就不得不提到汗法、吐法、下法、和法、溫法、清法、消法和補法等治療八法。張聖仲景總結的八法至關重要,學生不再贅述。只是,同樣是治療八法,治療傷寒病與溫熱病的理念不同,實際治療手段亦不同。所以……諸位三思,我先休息半刻鐘。」

    方運說完走下講台,回到座位。

    會場的眾人立刻交頭接耳,響起令人煩躁的嗡嗡聲。

    敖煌又激動又興奮,等方運坐好,低聲道:「馬上就會有文膽破裂聲吧?你一開始講的表證里證還在張仲景的『八綱』之內,本質上還是遵循傷寒學派,雖然細節稍有出入,但無傷大雅,大都可以接受,所以只有少部分人離席。可你現在要把張仲景的『治療八法』根據寒溫分開,正常醫家人可接受不了,這等於否定他們的醫道!文膽頂不住啊!」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道:「看熱鬧不怕熱鬧大。」

    敖煌嘿嘿一笑,道:「現在你提到八法,那就是具體的治療手段,涉及的方面更多,顛覆的理念也更多。若無法接受,要麼和之前離開的人一樣,徹底放棄研究《瘟疫論》,要麼徹底否定你的醫道,否則的話就等著文膽破碎吧。」

    方運輕輕搖頭,道:「我若是在顛覆雜家、法家或儒家等各家的某些理念,必然會有人否定我批判我,但這裡醫道文會,他們最多只是在我講解完后與我交流爭論,就算要徹底否定,那也是幾個月甚至幾年後的事。」

    「可惜了,恐怕見不到真正的唇槍舌劍爭論了!對了,以後你去聖院論道之前,一定要叫上我啊!李文鷹歷練歸來,就會去聖院論道吧?嘿嘿,他樹敵頗多,不知道會吐幾口血!至於你……你放心,我一定提前把龍宮最補血的神物準備好。」敖煌賊笑著道。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

    時間慢慢過去,陸續有醫家人離席,等方運再次登台的時候,文會現場又少了一百餘人。

    方運站在講台之上,掃視全場。

    醫家讀書人中,除了大學士和大儒,下到童生上到翰林,臉上的表情大都十分凝重,彷彿存飛蛾投火之念,行破釜沉舟之舉。

    普通的醫道文會是交流學習之處,但今天的文會,是一次巨大的考驗。

    若通過考驗,便能學習《瘟疫論》,增強自身,醫道更上一步。

    若通不過,今生與《瘟疫論》和溫熱學派無緣,永遠落後。

    燈籠如林,紅光如山,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方運輕嗯一聲,道:「先從下法講起。時疫下法與傷寒不同……」

    此話一出,許多醫家人面色微變,開宗明義直接把時疫和傷寒區分開,這可不是方運之前說的「可能性」,而是隱隱想把瘟疫從傷寒中獨立出來。

    想到這裡,一些人開始滿身冒汗,目光游移不定。

    「……傷寒下不厭遲,時疫下不厭早;傷寒在下其燥結,時疫在下其鬱熱……」

    時間慢慢過去,會場的氣氛更凝重。

    咔嚓……

    一聲清脆的文膽裂開聲響起,就見一個人軟軟地倒在椅子上,七竅流血。

    張藏象身前浮現一本厚厚的醫書,一揮手,醫書飛出一道光芒打入那醫家舉人的體內,止住傷勢。

    早有準備的差役匆匆跑過來,把那醫家舉人抬走。

    方運好似什麼都不知道,繼續講解。

    每講解一段,必有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或是文膽有細微裂痕,或是文膽開裂,或是文膽徹底碎裂。

    等方運講完,已有五十七人被抬走,甚至包括兩位醫家翰林。

    會場瀰漫著血腥味,在大紅燈籠的照耀下,醫道文會竟然多了些許陰森。

    每有文膽開裂聲,方運面前的《瘟疫論》原本就重一分,最後《瘟疫論》原本壓得桌子咯咯作響,方運不得不拿起《瘟疫論》,放在手中。

    每有文膽開裂聲,方運文宮中的醫書的氣息就濃厚一分。

    每有文膽開裂聲,在場所有醫家人的才氣便凝練一分。

    每有文膽開裂聲,縣文院的地面就憑空出現一根樹苗,樹苗快速生長,長成杏樹。

    每有文膽開裂聲,位於聖院的聖書《傷寒論》表面的光芒就流轉一次。

    突然,會場西南角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平兒,為父終究是老了,你定要堅持到最後。咱們孟家醫館,交給你了……」

    咔嚓……

    清脆的文膽開裂聲響起,老進士脖子一歪,七竅流血,倒在兒子的懷裡,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父親……」中年舉人扶著父親,眼中含淚。

    方運手托《瘟疫論》,如醫診脈,不喜不悲,不燥不寒,平靜地道:「革新之聲,如破曉之啼,見光明,見虛實,見生滅。以醫家之魂,續人族之命。願,人族長安。」

    那醫家老進士臉上的痛苦之色漸漸消散,化為安詳之色沉睡。

    「願,人族長安。」眾多醫家人輕輕回應。

    一股安寧祥和的力量籠罩著整座寧安城,五十八棵杏樹陸續開花,香飄十里。

    敖煌輕嘆一聲,輕聲道:「原來革新之聲是這樣,以前被騙了。怪不得,怪不得龍聖爺爺總說,人族比龍族強,舊時代的力量,以文膽碎裂為標誌終結,但,也在滋養新生的力量。這大概就是醫道中的陰陽、表裡、虛實什麼的吧。那不是腐朽之聲,而是傳承之音,哪怕只是在告訴後人那條路錯了。」

    敖煌望向方運,似笑非笑,只覺講台上的那個身影無比高大。

    方運收起《瘟疫論》原本,道:「《瘟疫論》的末尾,是撰寫的藥方,不一一詳說了,需要慢慢印證。之後,便與大家交流,相互學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