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幕之下,方運走下講台。

    一排排的大紅燈籠高掛上空,依舊照亮全場,之前紅燈籠的光芒像是乾枯的血跡,而現在,滿場的紅光如同汩汩流動的血液,奔騰著,前進著,如知識之河,如文明之水,湧入聖道的汪洋大海,增強人族的力量。

    依舊在座的醫家人經歷了洗鍊,許多人的白髮減少,臉上的皺紋消散,文膽更加晶瑩剔透。

    那淡淡的血腥味也逐漸被杏花香氣代替。

    而離去的人,並非是被淘汰,他們只是底層的基石,或被水淹沒,或被泥土掩埋,後輩甚至看不到他們的痕迹,但總會承他們的恩,食他們的果。

    在方運走下講台之前,一股無形的力量通過寧安縣的聖廟傳遞到聖院,直達醫殿。

    「咚……咚……咚……」

    醫殿大鐘響了七聲,不斷在醫殿之內回蕩,除了醫殿之人,只有眾聖能聽到。

    寧安縣文院內,方運落座,處處私語,聲音越來越大,最後形成了連綿不斷的討論聲、辯論聲甚至爭執聲。

    在爭論的過程中,醫家讀書人的目光越來越明亮,精神越來越旺盛。

    杏花的香氣也越來越濃。

    幾位老人無聲無息進入縣文院,或在樹后,或在庭前,或在檐下,卻沒有一人在意他們。

    在辯論的過程中,又有一部分人離去,這些人大都是慶國或嘉國的醫家人,其中嘉國的太醫令雷廬更是失魂落魄,眼中充滿了濃濃的不舍,但卻不得不帶著雷家和部分嘉國醫家人離開。

    他的所學所知等一切告訴他,方運的《瘟疫論》很有道理,自己能夠理解甚至支持這條道路,但是,他終究是雷家人,不可能跟在方運後面。

    雷廬知道,一條新的聖道就在自己面前鋪開,踏上便可能成大學士甚至大儒,但更會與家族決裂,若放棄,則文膽此生蒙塵,醫道再難進一步。

    雷廬選擇了後退。

    離開的慶國人也充滿了無奈,宗家信不過學了方運醫道的人,慶君更信不過。

    寧安城的夜色下,多了一些滿懷愁思的醫家人。

    但是,張仲景世家、華佗世家以及世代學醫的豪門名門,則在不斷催各家弟子向寧安趕來。

    孔城,呂家。

    「快!老爺子犯了急症,快給孫大夫加急傳書!」

    「孫大夫說,他在景國!」

    「堂堂醫家翰林跑去景國做什麼?」

    「參與寧安縣的醫道文會。」

    「寧安縣……罷了,快去找其他醫家翰林,醫家進士不行,只能吊命不能治好。」

    「周翰林也去了寧安……」

    「劉翰林在去寧安的路上……」

    「王翰林不回話……」

    「事不宜遲!快,我背著老爺子直接去聖院醫殿,咱呂家終究是半聖世家,就算老爺子不算嫡系,畢竟是主家人,不韋祖聖的面子他們要給,我就不信醫殿的人不幫忙!」

    呂家的門大開,就見一個中年進士背著老人跑到馬車,身邊還跟著一個醫家進士,胸前懸浮著一本醫書,散發著淡淡的光芒,籠罩那昏迷的老人。三四個年輕人跟著一起上車。

    馬車疾馳,奔向聖院。

    一個年輕人道:「唉,都是方運搞的鬼,早不開晚不開,偏偏今天開醫道文會。」

    那中年進士呵斥道:「聖道之爭是宗家與方運的事,你們這些年輕人少攙和,別被人當槍使。宗聖雖是雜家的聖人,我們理當聲援,但方運難道是人族之敵?讀了這麼多年書,一點分寸不懂!」

    幾個年輕人低下頭,一句話也不說。

    一行人匆匆來到倒峰山下,亮出世家的身份,說明來意后,幾個人便乘坐機關梯直達山頂聖院,在聖院知客的帶領下,快速來到醫殿。

    醫殿乃是一片建築群,由三座大殿、一座廣場和各種偏殿院落組成,平日里大門前至少有兩位醫家秀才值守,負責接待來客,但今日,在朦朧的夜色下,醫殿大門大開,門口卻沒有一人。

    呂家人和聖院知客相互看了看,那知客朗聲道:「呂聖世家之人前來求醫,還望醫殿慈悲。」

    呂家人頓時感激地望著那知客。

    知客連續重複兩次,都沒有得到應聲,皺眉道:「醫殿只有幾處地方不能亂進,這醫殿廣場還是可以進的,走,我們進去,打探一下。」

    一行人進了醫殿,從廣場的右側行走,旁邊的偏房本應該有人,知客帶著他們慢慢找,找了七八間房,沒見到一個人,而且一些房間內的文書凌亂,筆頭的墨跡未乾,似是事發突然走了個一乾二淨。

    呂家進士道:「會不會發生了什麼大事?」

    舉人知客面色微變,這裡可是聖院,整個醫殿的集體失蹤那是多大的事情?

    他急忙拿出官印傳書給東聖閣,很快,那舉人知客無奈笑道:「寧安的革新之聲傳到醫殿,別說聖院,連整座孔城翰林或之上的醫家人都被接到聖院,然後利用文界挪移到景國京城,再前往寧安縣。」

    幫助治病的醫家進士驚道:「革新之聲?方運的醫道文會上出了革新之聲?」

    「東聖閣的消息錯不了,否則醫殿不會傾巢而出。」舉人知客道。

    「我沒能參與真是可惜了,不過日後再學《瘟疫論》也無妨。既然出了革新之聲,那方虛聖醫務一科的甲等十拿九穩了。」

    一個呂家年輕人愁眉苦臉道:「他方運開醫道文會,咱們呂家人的病沒人治,方運真是半點不饒過咱們雜家啊。」

    「是啊,什麼時候開不好,非得今天開!」

    「我是不想怨方運,可總不能怨別人吧?」

    那中年進士愣了許久,輕嘆一聲,道:「逼方運今日開醫道文會的,怕正是咱們雜家啊。罷了,等醫道文會結束再救治老爺子吧。」

    那些呂家的年輕人一臉迷茫。

    不多時,一艘空行樓船出現在寧安縣上空、縣文院門外。

    就見一大批醫殿和孔城讀書人呼啦啦下船,足足過千,在四位大儒的帶領下進入縣文院。

    方運與其餘人起身迎接,寒暄之後才知道連醫殿看門的醫家秀才都來了,醫殿都空了,哭笑不得。

    醫殿五位大儒盡數到齊,堪稱醫家百年最盛大的文會。

    隨後方運得知,張仲景世家和華佗世家的人已經通過文界直抵京城,也用空行樓船向這裡趕,還搭載了其他各國的醫家人。

    空行樓船可是半聖親筆以聖頁書寫而成,用一張就少一張,價值連城,但為了此次醫道文會,這些世家一點不心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