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京城,左相府。

    書房中,左相坐在新的桌案之後,計知白正在為柳山斟茶。

    計知白偷偷瞄了瞄柳山,心中暗暗稱奇,密州即將丟掉半壁江山,而且一對孫兒胎死腹中,可恩師回來后竟然滿面紅光,沒有絲毫的喪氣。

    「祝賀恩師凱旋。」計知白放下茶壺,規規矩矩後退一步。

    「坐吧。」柳山抬了抬眼皮。

    計知白面色微變,忙道:「學生本以為糧禍起碼可以威脅到方運,誰知道他竟然能把農殿之人叫來,化解此事,是學生考慮不周,還請恩師責罰。」

    「此事非你之過,而是方運太過不同尋常,無需自責。」柳山淡然道。

    計知白輕嘆一聲,道:「現在最要緊的是追查我們之中的叛徒,如若沒有大量叛徒提供消息,方運不可能得到那般確鑿的罪證。有刑殿在,學生是打著您的旗號才能翻閱卷宗,否則根本不清楚具體原因。」

    柳山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道:「此事……休要再提,連西海龍聖陛下耗費力量推演,也被莫大的力量截斷,他說疑似與書山有關,除此之外,查不到一鱗半爪。」

    「是。」計知白無奈一嘆。

    柳山看了計知白一眼,道:「你也無需太過自責,已經有另一方準備動手。」

    計知白眼睛一亮,道:「是壞他的殿試,還是更進一步殺……」說到一半,計知白急忙閉上嘴,哪怕柳山有宗聖賜下的聖物防止窺探,有些話也不能亂說。

    柳山微笑道:「九月內,可以見分曉,不過這只是第一件喜事。」

    計知白笑道:「那就是說不足六個月……這還只是第一件?那第二件是什麼?」

    柳山道:「鎮海龍王要回來了。」

    計知白面色一變,道:「就是那個先入聖元大陸,力克同輩讀書人,誤殺多位世家的天才,後進入妖界殺得屍橫遍野、同輩之中無敵手,在十年前與妖皇力戰三天因為年紀輕才落敗的那個鎮海龍王?」

    「正是他。」

    「文王世家的人不會……」計知白似是不敢說下去。

    柳山道:「當年的事少有人知道,他誤殺姬家天才后,西海龍聖親自登月,去文王世家道歉,然後把鎮海龍王流放到妖界。哪知他在妖界又不斷挑戰,除了妖界祖神一族可敗而不死,其餘各族在他之手皆有死傷,以至於有傳言說他是龍族派到妖界專門獵殺王者天才的,他對妖界造成的創傷,還在方運之上。西海龍聖一氣之下,便把他流放到另一處,具體是哪裡,為師也不清楚。」

    「以他的天賦,現在恐怕已經是大龍王了。嗯,用遠古時期的封號,就是龍皇。只不過後來龍族實力衰弱,難以獲得龍皇的力量,所以被各族改成為大龍王,一直沒有改變。」

    柳山道:「不,他還沒有成為大龍王,鎮海龍王的野心極大,他妄圖重現遠古龍皇之力,壓過東海公主敖雨薇,成為龍聖之下第一龍。」

    計知白突然笑起來,道:「傳說敖雨薇頗喜方運,而鎮海龍王更是說非敖雨薇不娶,我們只要稍加挑撥,鎮海龍王必然會找機會與方運死戰!」

    柳山呵斥道:「堂堂鎮海龍王會因為敖雨薇殺人族虛聖?敖雨薇又豈會因為方運斷了真龍血脈?」

    計知白心道那可未必,嘴上卻急忙認錯:「弟子考慮不周。」

    「不過,祖龍真血的失去必定會讓鎮海龍王憤怒。」

    計知白一愣,試探著問:「當日西海龍聖向方運討要祖龍真血,是為了鎮海龍王?」

    「是。鎮海龍王曾經得過祖龍封聖不久后一滴真血,但那滴真血力量並不大。而方運那日得的祖龍真血,為抵擋月樹神罰顯現真神,明顯是祖龍失蹤前留下的最後一滴真血,擁有最強的力量。若鎮海龍王回歸后得知被方運消耗,必然不會善罷甘休。」

    「嘿嘿,方運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啊!好事,大好事!不過,近期要如何?您是否準備力保那些官員?」

    柳山搖搖頭,道:「證據確鑿,本相亦無法讓他們繼續為官,只能讓他們避免被重罰,然後送去宗家,或可實現一定抱負。至於嚴沖源那個蠢貨,為了一顆延壽果販賣人族情報,已經觸犯刑殿底線,必死無疑。」

    「那京城、密州軍方、密州文官和密州文院共四處,您放掉哪一處?畢竟我們人手不足。」

    柳山思索片刻,道:「蠻族即將南下,密州除卻鷹揚軍,其他已經失去價值,但京城不可缺人。老夫將放棄密州文官和文院兩處,堅守京城與密州軍方。」

    「恩師壯士斷腕,果斷老辣,學生不如。只不過……據說醫道文會非常成功,方運在醫殿恐怕會被委任要職。閣老不可能給他,大掌院也不可能有他,恐怕會給一個分院副掌院的位置,連李文鷹在大學士的時候,也不過是戰殿分院之下的下院副掌院。」

    「無妨,醫殿的實權遠不如刑殿和戰殿,無需顧忌。刑殿分院層次的必須專職不能身兼,至於戰殿,只要他在殿試軍功不足,老夫可讓他永無機會入戰殿!更何況,他沒機會完成殿試了。」

    柳山微微一笑,喝光杯中的茶水,神態悠然,彷彿方運只是微不足道的塵埃,連絆腳石都算不上。

    「恩師妙計安天下,方運不堪一擊。用密州一半高官換一位虛聖,值了!」計知白說完看了看窗外。

    「夜色已深,醫道文會怕是要結束了。」

    寧安縣,一艘艘空行樓船衝天而起,在夜色中向景國京城的方向飛去,之後船上的醫家人通過各世家的文界挪移到各處。

    還有數百醫家人在寧安縣住一宿,明天便啟程回國。

    醫道文會結束前,醫殿閣老張藏象把寧安縣定為醫殿革新試點,留下五十餘位醫家人,協助方運研究瘟疫,實則是幫寧安縣人治病,助方運醫務一科不出問題,順順利利拿到甲等。

    過幾日,醫家眾人將聯名上書給三位半聖考官,請三位半聖提前恩賜,讓方運得聖前醫務一科甲等。

    醫道文會結束,大量的差役和士兵善後,摘燈籠,移桌椅,打掃衛生。

    方運則帶著楊玉環和敖煌在廣場邊緣慢慢行走,賞花。

    聖廟廣場邊緣已經多了一百零八棵杏樹!

    從此以後,寧安縣將是醫家聖地之一。

    等這些杏樹結果,形成醫杏,便可入萬葯,提高任何藥物的藥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