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開縣文院前,方運摘了三朵杏花,分別送給楊玉環、蘇小小和奴奴,並親自給奴奴戴上,把小狐狸美得不知道東南西北。

    醫道文會大獲成功,方運的《瘟疫論》原本也被醫殿大儒帶走,供奉在醫殿,增強醫家氣運。

    現在的論榜被其他各家人士酸溜溜地稱之為「醫家論榜」,大量的醫家人利用論榜來討論與瘟疫相關的一切。

    方運的好友們也紛紛發來傳書,現在,寧安縣已經成為刑殿、工殿、農殿和醫殿共四殿試點,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左相一黨想阻撓方運殿試已經難於登天,方運在寧安縣已經徹底紮根,可以安安穩穩殿試。

    第二日中午,京城傳來消息,方運舉報的那些官員全部被判刑。

    用情報換延壽果的原密州都督被剝奪翰林文位,誅全家,一族三代內不得科舉,已經有文位者不得當官,乃是一等一的重罰。

    殺了十幾口人的密州州牧翰林文位仍在,但已經被抄家,家族勢力被連根拔起,一家被流放到荒城古地,與妖蠻作戰,三代內哪怕立下大功也不得回聖元大陸。

    至於其他人,流放的流放,圈禁的圈禁,只有幾人被左相保下。

    也在這一天,景國官員大調動。

    密州的文院系和文官系的重要官員全部被調離,或者進入鷹揚軍,或者入京,左相一黨徹底放棄密州的兩系官員,而國君一系則大獲全勝,佔據了密州文官和文院系的要職。

    這些官員將集體赴任,不過在上任前已經決定,四月初一一起前往寧安縣,拜會方虛聖。

    他們的官位是方運打下的!

    方運的伯父方守業官升一級,由正五品晉陞為從四品,調往密州青烏府擔任府將軍,併兼領一萬新軍,品級和實權都有所提升,並可隨時援助方運。

    去年在方運童生試上擔任考官之一的萬學正,被調往寧安縣,擔任寧安縣的院君,原寧安縣院君被調走。

    左相放棄了密州兩系官員,但對鷹揚軍的控制力度更強。

    在這些天,由於方運不斷努力,四道才氣都已經達到九寸,只差一寸便可達到十寸巔峰。

    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後這一寸所需要的才氣,幾乎等同於之前的總和。

    實際上,接下來方運哪怕什麼不用做,吃了睡,睡了吃,也會在半年內達到才氣十寸,成進士巔峰,只因為他在寧安縣的革新力量還沒有完全展開,一旦完全展開,才氣會快速增長。

    方運所寫的諸如《瘟疫論》《機關設計手冊》等書籍,都已經化為文宮星辰,高懸於文宮穹頂。

    《瘟疫論》形成的星辰更是無比璀璨,星光超過所有鎮國詩詞,堪比傳天下的詩詞文。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方運不再親自撰寫書籍,而是不斷來往於工坊、雲樓、醫館和衙門之間,默默地展開實踐,在各科都有所長進。

    四月初一,《聖道》和《文報》發布,方運的成果再次震驚全天下,方全能的外號再一次被人不斷稱頌。

    本月的殿試進士排行榜上,方運因為在各科都有所涉獵,毫無懸念地得到本月的第一。

    不過這個月方運的文章實在太多,而且由於醫道文會的關係,醫家文章暴增,方運的一部分文章被延後發表,推遲在五月的《聖道》上。

    方運原本打定主意,整個四月不再爭什麼,無論做事還是做人都要低調下來,也不準備進行什麼革新,要穩固自己的才氣,避免才氣增長太快而導致根基不穩。

    只不過天不遂人願,前往密州赴任的官員會在四月初一的當天抵達寧安縣,舉辦一場小型文會,祝賀方運在寧安縣站穩,也感謝方運幫他們奪下官位。

    方運掐准了時間,在眾多官員到來的前一刻,率領寧安縣官吏抵達南城門口,進入驛站涼亭等待。

    驛站涼亭內的石桌很大,石桌邊共有八個位子,但只有方運和敖煌坐在其上,其他官員都亭外站立陪著。

    在遠離涼亭的地方,還有一部分官員,那些官員都是北芒將軍丁豪盛或轉運司司正耿戈的下屬,冷眼旁觀涼亭中的方運。他們不想與方運親近,但卻不能不迎接密州現在的都督和州牧。

    涼亭內,驛站的吏員小心地陪在一旁端茶倒水,方運一邊喝茶,一邊望著周邊的景色。

    四月的寧安完全擺脫了春寒,迎來初夏,遙遙望去,農田連成一片,綠意盎然,與遠山的青黛形成天地間最美的色彩。

    在農田之上,則有一片直徑一里的浮雲,浮雲之上有一座完全由雲朵組成的九層樓,農家人正在雲樓中忙忙碌碌。

    那裡決定人族未來吃什麼。

    方運笑了笑,收回目光,望向眾多官員即將前來的南方。

    街道兩邊的柳樹長勢喜人,條條柳枝如珠簾垂下,密密麻麻組成綠色的帳幔,白色的柳絮漫天飛舞,彷彿在告訴眾人夏天已經來臨。

    方運又掃了一眼歸寧安縣管轄的官吏,自從醫道文會之後,所有人都老老實實。

    寧安縣是大縣,不僅有讀書人在本地做官,也有許多人在景國各州以及京城任職。

    醫道文會之後,和少數人猜測的一樣,因為兩個孫兒的死亡,柳山已經格外不喜寧安縣官員,凡是出身寧安縣的各地官員,在官員大調整中無一例外,全部被調離重要衙門,被邊緣化。

    柳山已經徹底放棄了寧安縣的官吏,為了方運,太后和文相也徹底放棄。

    而就在幾個月前,寧安縣官吏們還妄圖靠著左相獲得提拔。

    許多寧安縣籍的官吏無法承受巨大的反差,多個童生和秀才的文宮開裂,甚至有兩位舉人文膽破碎,真正的嚇破了膽。

    在這些天里,數不清的寧安縣官吏被他們的妻妾長輩指責。

    許多官員稱此次事件為寧安之禍。

    寧安之禍的消息傳遍景國后,想投靠左相的人越來越少,想在方運手下當官的人卻越來越多。

    現在,寧安縣的官吏們已經沒了靠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個個如履薄冰,在方運面前乖得跟孫子似的,用起來比私兵幕僚還順手。

    大部分人不敢投靠方運,且不說方運眼界高,單說之前所作所為就讓他們無顏面對,只希望盡心儘力為方運做事,等他離開寧安縣的時候不追究他們的責任。

    不多時,一支長長的車隊駛來,到了近處慢慢減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