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著六月十五府試臨近,聖元大陸民眾對殿試的關注少了許多,畢竟考殿試的進士少,而考進士的童生遍布聖元大陸各處。

    從六月初開始,寧安縣的部分童生考生或成群結伴或在父母的陪伴下前往青烏府的府城,那裡是舉行秀才試的地方。

    府試考三天,從六月十五一直考到六月十八的清晨。

    寧安縣在秀才試的這幾天一直很平靜,因為所有的應試童生都已經前往青烏府的府城,與寧安城沒有太大關係。

    對寧安縣來說,唯一的變化就是許多人等著六月十九去縣文院門口看放榜。

    六月十八,考官判閱試卷。

    六月十九的清晨,方運與萬院君坐在縣文院的院君舍中,一起喝著最上等的白毫銀針,這是萬院君的私藏,方運對這種白茶讚不絕口。

    「萬兄,你們一家人在寧安縣可住得慣?這裡不比大源府,那裡緊鄰長江,空氣濕潤,寧安就差了許多。」方運放下手中茶杯。

    「下官是舉人,這等變化倒不算什麼,倒是內人初來時水土不服,還是託了您的面子,請醫殿的人幫忙治好,現在已無大礙。」

    「此事我還記得。」方運點頭道,然後為自己倒茶。

    過了一會兒,萬院君道:「時辰快到了,青烏府那邊理應快放榜,到時候你我會第一時間接到蔡知府的傳書。我雖在大源府中任學正,但從未主管一縣文院,心中惴惴不安。不知道今年我寧安縣高中的秀才與去年相比,比例是否增加。」

    「順其自然,我這個正在殿試的縣令都不急,你無須太在意,今年我初來寧安,教化不顯,明年高中秀才的寧安人必然會有明顯增多。」方運謙遜但充滿自信。

    萬院君道:「我也是如此想,您若是早來寧安半年,我現在就會準備慶功宴,因為今年寧安縣的秀才必然暴增,可惜……」

    方運道:「此話不提。青烏府今年取一百六十位秀才,前三十皆可上書山,數量遠超往年,乃人族之幸。」

    萬院君笑道:「除了因為文曲星有異動,主要是您立下大功,讓我景國獲得聖院獎勵,否則的話,哪裡會有這麼多的秀才和上書山的名額。」

    「萬院君過獎了。」

    方運話音剛落,發覺官印輕顫,有公文傳來。

    方運與萬院君相視一眼,一起握住自己的官印。

    鴻雁飛出,化為傳書,懸浮在方運面前,正是青烏府知府蔡禾發來的府試新秀才名單。

    秀才第一乃是青烏府城的人,方運輕輕點頭,府城終究比縣城大,人口眾多,教育資源遠非任何縣城能比,每年的秀才試,各府前三幾乎都被府城的童生包攬。

    方運繼續往下看,前三名童生依舊都是青烏府府城的人,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十多年。

    與此同時,方運聽到萬院君嘆了口氣,心道看來萬院君和自己一樣,看到秀才前三沒有一個寧安人。不過,方運心態端正,並不太過執著。

    科舉成績在教化一科雖佔有不小的比重,但並非能一錘定音,畢竟殿試進士治理一縣的時間很短。

    青烏府有一座府城和七座縣城,共八城競爭。

    一般來說,每年秀才前十中,寧安縣每隔一兩年才能有一個秀才位列前十,如果是一年有兩個秀才位列前十,在任的縣令甚至會得到朝廷嘉獎。

    方運繼續往下看,看完前十名后,卻愣住了。

    萬院君突然激動地道:「方……方大人,我是不是看錯了,秀才前十,我寧安縣竟然有四人在列?竟然與府城的人數相等?這可是建國后從未有過的事啊!等我揉揉眼睛……對,沒看錯,雖然排名不如府城的秀才高,但的確在前十中佔了四位!」

    方運抬起頭看著萬院君,沒想到萬院君真動手揉了揉眼睛,不禁莞爾一笑。

    「繼續往下看吧。」方運道。

    「嗯。」

    方運看完前三十名后停下來,因為前三十名的秀才可以上書山,相對重要。

    而這三十名新秀才中,竟然十一人是寧安縣人,府城的秀才不過只有十人而已!

    前三十中,寧安縣全面超越青烏府府城和各縣。

    「大……大人,您教弟子的能力太厲害了吧!您不用自謙,寧安縣什麼水平我們都知道,計知白去年為了寧安縣童生能在府試取得好成績,差點累吐血,結果只比前年多了一個秀才,今年倒好,您一出馬,位列前三十的寧安秀才數竟然壓過府城!」

    方運微微一笑,道:「繼續往下看,此次錄取一百六十位秀才,前三十我寧安最多,但總數未必。」

    兩人繼續往下看,方運是進士,萬院君是舉人,方運提前看完,發現一百六十個新晉秀才中,寧安縣佔了足足五十四位,超越府城的四十三位,更不用說其他六縣。

    方運抬頭一看,就見萬院君正盯著面前的傳書,似是痴傻。

    方運笑著搖搖頭,走到書桌前,鋪開早就準備好的金榜紙張,開始抄錄本縣秀才的名次。

    「府試第五,張昀,乙中,乙中,乙上。府試第六,徐昌偉,乙中,乙中,乙上。府試第八……」

    等方運抄錄過半,萬院君才醒悟過來,忙道:「下官沒想到會是如此驚人的結果,失態了。」

    「無妨。」方運說話間掃了一眼官印,從自己抄錄名次開始,一直震個不停,估計又是許多友人的詢問或祝賀。

    方運也不去管官印,道:「文院外面的百姓還在等著,先抄完再說。」

    方運足足抄錄了三頁金榜才寫完五十四人。

    「來人,張掛秀才金榜。」方運道。

    「諾!」門口的兩個差役走進來,兩人因為聽到萬院君的話,表情有些詫異,往桌子上一看,嚇了一跳。

    「三頁金榜?」那差役說完閉上嘴,往年一頁金榜足夠。

    「去吧。」方運道。

    萬院君卻前搶兩步,抓起一頁金榜,道:「下官親自去張貼。」

    「可。」方運笑道。

    「這是寧安縣的大喜事,大人您不親自出面?」萬院君道。

    「本官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方運輕輕搖頭。

    萬院君一愣,若有所思,意識到方運早就超脫了自己所在的層次。

    「那下官便去了。」

    就見萬院君手持一頁金榜在前,兩個差役手持金榜在後,三人喜氣洋洋快步走向文院前門。

    一路上的官吏看到三頁金榜無不愣住,隨後個個兩眼放光,快步跟上。

    縣文院正門緩緩打開,萬院君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舌綻春雷道:「放……榜……嘍……」

    愉快的聲音傳遍寧安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