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縣文院的門口聚集著一部分寧安縣的百姓,有的是參與本年秀才試的童生的親友,有的是寧安縣的讀書人,無關人等只佔很少的一部分。

    尤其是本縣的讀書人最為熱切,上到七老八十的老書生,下到七八歲的小蒙童,對他們來說,每年的科舉放榜是比過年更有意義的事情。

    那些老讀書人正在高談闊論,說著往年的種種趣事,年輕人聽得津津有味。

    在三張金榜出現后,文院外出現了短暫的寂靜。

    凡是多次看過縣文院放榜的人,都本能地感覺怪異。

    「怎麼三張金榜?」

    處處有人發問。

    「不會是寫大字吧?」

    「不會,金榜字體的大小都有基本的規矩,不可能隨便變大。」

    「那只有一個可能了……」

    「先等等看,別高興太早……」

    眾人緊張地等待,等三張金榜張貼后,附近的人急忙向前涌,結果最前面的那些人和看守金榜的差役都被擠到牆上,臉貼著牆皮,苦著臉大喊別擠了。

    後面的寧安縣人哪管這個,一邊繼續擠一邊仰頭看著金榜,不斷驚呼。

    「好多秀才啊!」

    「怕是有四五十!」

    「我景國托文曲星變和方虛聖的福,科舉名額增多,可一個寧安縣也斷不能有四五十,那幾乎佔了全府的三成,當其他城的童生在閉著眼睛答卷么?」

    「不信你自己數數。」

    「是周兄!周兄上榜了!天道酬勤!天道酬勤!」

    「周兄竟然高中了,他去青烏府城前還說,今年若是不中實屬正常,若是中了,那定然是方虛聖教化有功!」

    「還有,小林那小子也中了秀才,才十七歲啊,他可是最喜方虛聖的詩詞文章,完全當半聖之文來學習,他說今年只是去湊個熱鬧,誰知道竟然中了!」

    「哈哈,我大侄子中了,全府排第七十八!哈哈……」

    來看榜的許多人喜氣洋洋,尤其是他們的同校同窗,最是興奮。

    「方虛聖的教學有大用啊!那些沒來聽的人吃大虧,吃血虧了!」

    「我這就回去把方虛聖的講學一字不差默寫一遍,待到九月考舉人,我至少比去年多了兩成的把握!」

    「對對對,我寧安縣什麼時候在科舉中如此風光過?多虧方虛聖啊!以後每年我都去縣衙門口拜一次獅先生!」

    「嘿嘿,我聽聞正知書院的那位歐陽公子因為與左**黨的官吏有舊,不聽方虛聖講學,不去拜方虛聖親封的獅先生,結果怎麼樣?他去年只差十幾名就高中秀才,今年本來必然高中,結果呢?呵呵,金榜無他!」

    「不能這麼說,也許是他堅定追隨左相,用自己落第不中來證明方虛聖管轄的寧安縣不通教化,捨生取義!」

    「哈哈哈……」周圍的學子被這種刻薄的說法逗笑。

    方運雖然穩坐文院中,但能聽到門外眾人的議論,輕輕點了點頭,便拿出筆墨,道:「鏡子。」

    敖煌立刻取出一面鏡子捧在方運面前,笑嘻嘻道:「又要微服私訪?本龍喜歡,不過你不會是借著微服私訪吃遍寧安縣美食吧。」

    方運也不答話,對著鏡子利用畫道二境的能力,配合才氣和墨汁,把自己易容成新面孔,然後換上普通的粗布藍衣服,連童生都不是,看上去只是一個十六七歲的普通書生。

    敖煌搖身一變,變成一個五六歲的頑童,笑嘻嘻跟著方運向外走。

    走到外面,大多數人都不在乎這兩人,文院管進不管出,而且亦有寒門學子在文院內讀書。

    臨近門口的時候,有士兵發現兩個人衣著普通,而且是生面孔,上來盤問,方運拿出官印,一震文膽,道:「是本縣。」

    士兵恍然大悟,立刻站直身體並低下頭,目送方運和敖煌離開。

    走出文院側門,方運瞥了一眼文院前門,大量的人擁堵在金榜之下。

    孩童敖煌擦了擦嘴邊的口水,仰頭用亮晶晶的眼睛望著方運,用脆生生的童音問:「方公子,咱們今兒個吃哪家店?」

    「老張滷肉的鹵醬極佳,下水更是一絕。」方運道。

    「好!好!好!就吃那家了!」敖煌又開始流口水,一雙懵懂的眼睛全被吃佔領。

    方運笑著看了敖煌一眼,敖煌不過一兩歲,如果按照龍族的年齡算,現在還相當於嬰兒,若不是變成人,很難把堂堂真龍當成小孩。

    寧安城的文院街上,一個少年書生手持摺扇,悠閑地前行。身後,一個五六歲的頑童用肉乎乎的小手揪著少年的衣角,踩著穿過樹葉縫隙的斑駁陽光,邁著小短腿搖搖晃晃隨行。

    「不許吃太多。」

    「就吃二十……不,三十盤吧?」

    老張滷肉坐落在人流量較大的長白街上,哪怕已經過了吃飯的時間,一樓的十餘張桌子也被佔了一半,外賣的窗口有三個人在排隊。

    店裡的夥計瞥了新進來的客人一眼,發現兩人衣衫平平,本不欲去接待,隨後看到少年的眼睛,這人不過是隨意一掃視,夥計卻覺得這人彷彿在虎視八方,睥睨天地,好似能談笑滅敵,只手安天下。

    腹有詩書氣自華。

    夥計心頭一震,眨了一下眼再看,卻發現少年已經掃視完店裡,變成一個面帶微笑溫潤如玉的書生,除了看上去成熟一些,沒有絲毫的特別之處。

    「客官請!二樓的雅座都空著。」

    櫃檯后的掌柜抬起頭,發現夥計竟然讓一個身穿粗布衣的少年去雅間,略感疑惑。

    方運微笑道:「就在二樓找個臨窗的桌子便好。」

    「好,小的給您帶路。」夥計微笑著走到前面。

    一樓的客人各吃各的,有人只是隨便瞥了一眼。

    走到樓梯前,方運回頭笑道:「要不要我抱你上去?」

    敖煌見方運調笑自己,立刻昂首挺胸,道:「本……我自己上!用不著你!」

    「好。」方運先行上樓。

    敖煌一步一步上樓梯,在別人看起來有些吃力,實則十拿九穩,只不過實在太小了,讓夥計捏一把汗。

    方運到了二樓后,一邊向臨窗的桌子走,一邊道:「把你們店裡的肉菜各來一盤。」

    夥計一愣,隨後笑道:「好哩!客觀您喝什麼酒?」

    方運看了一眼敖煌,道:「有孩童在,便不喝了,來店裡最好的綠茶即可。」

    敖煌一愣,小聲嘀咕:「還是喝點好,我保證不耍酒瘋。」

    夥計笑道:「好,客官您稍後,馬上送到。」

    方運點點頭,看了一眼窗外的街道,坐在窗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