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褐衣壯漢一愣,和身後三個人一起笑得前俯後仰,唱小曲的爺孫倆嚇得直給方運打眼色,讓方運別惹這些人。

    店裡的夥計急忙笑嘻嘻走過來,擋在褐衣壯漢身前,道:「狗爺,您跟他們一般見識什麼?走,我在樓下給您備了滷肉,下去嘗嘗,都是新出鍋的,軟嫩可口,比他們桌上的好吃得多。」

    狗爺上下打量了一眼夥計,面色驟然變冷,輕蔑地道:「你算什麼東西?一個酒樓的夥計,也配擋爺爺的路?滾!」

    狗爺說完一巴掌打在夥計的臉上,把夥計打了一個踉蹌,差點栽在地上。

    夥計捂著臉,望著狗爺,眼中只有驚恐,不敢有一絲恨意。

    「怎麼,還敢不敢了?」狗爺揚起下巴,面帶譏諷之色。

    「小的錯了。」夥計默默後退遠離。

    「算你識相!」狗爺說完看向方運。

    哪知方運道:「小二,有兇徒鬧事,可鳴鑼喚來巡街衙役,去吧。」

    夥計望著方運,流露出為難之色。

    狗爺與三個手下再次大笑,笑完之後,狗爺居高臨下看著方運,道:「想告官?看來你這個新來的外鄉人不清楚長白街姓什麼啊?小二,你馬上鳴鑼呼救,招來巡街衙役,我倒要看看簡老哥是怎麼對付我的!」

    那夥計面露驚色,道:「狗爺,這事讓他賠個禮道個歉就算了,何必讓簡爺來?」

    「怎麼,嫌剛才那一巴掌輕了?」狗爺玩味地看著夥計。

    「小……小的錯了,這就去找簡爺來。」夥計說完無奈地低頭,臨走前給方運使了一個眼色。

    方運知道這夥計是讓自己快走,點點頭,覺得這夥計不錯。

    狗爺雙臂抱胸,看著方運笑道:「你穿得不怎麼樣,出手倒闊綽,大概也看上小蝶了,眼光不錯。我這個人呢,最喜歡講道理,也不為難你這個外鄉人。給我二十兩銀子,這件事就算了。」

    「還是等巡街衙役過來再說吧。」方運不咸不淡道。

    「你脾氣挺硬啊?好,我就喜歡治這個病!」狗爺剛說完,鑼聲響起。

    「有本事你別跑!我下去迎簡哥去。你們看好了!」狗爺說著自己下樓。

    不多時,一樓傳來嘈雜聲,隨後傳來噔噔噔的上樓聲。

    「簡哥,那人就在這裡,一個穿粗布衣服的外鄉人竟然找咱們寧安人的麻煩,還說找你,簡直笑死人,這長白街上誰不知道咱老哥倆的交情。我和簡哥您可是一起光屁股長大的!」狗爺聲如洪鐘,滿面陪笑。

    走在前面的簡衙役面帶微笑,道:「此事交給我了,一個沒有功名的外地書生敢在長白街鬧事,當我這個巡街衙役不存在么?」

    「是啊。多虧小方縣令有識人之明,任命您當巡街衙役,聽說您得小方縣令親自點名,和普通衙役可不一樣!」狗爺道。

    那簡衙役目光一閃,呵呵一笑,也不答話。

    樓上,敖煌扭頭,疑惑地望著方運。

    方運搖搖頭,表示沒親自任命這個巡街衙役,自己還不至於負責一個小衙役的職位。

    敖煌露出一臉壞笑,望向樓梯口。

    就見一個身穿中年衙役服的人先走上來,此人面無表情,迅速掠過方運與敖煌全身,目光變得輕鬆起來,隨後沉聲道:「狗子,就是這兩人?」

    「對,就是這兩個。」狗爺站在簡衙役身後,挺胸抬頭,好不威風。

    「就是你們在這裡鬧事?」簡衙役一抬頭,俯視方運與敖煌。

    方運抬起頭,饒有興趣地看著簡衙役,緩緩道:「你好,我以景國子民的身份,要求你秉公執法,捉拿這個自稱狗子的地痞。他不僅惡意辱罵賣唱的爺孫倆,又在這裡敲詐勒索我二十兩銀子。我身邊的孩子,小二,樓下的客人,茶樓里的人,都是證人。」

    簡衙役冷冷一笑,道:「我怎麼聽狗子說,是你辱罵他在先,然後罵全寧安縣人,甚至搶走他心儀的女人。」

    方運朗聲道:「樓下的諸位,可敢為本人作證,講一個公道?」

    酒樓陷入片刻的沉寂,隨後一樓有人喊:「一個地痞流氓橫什麼橫?這位朋友,劉某與同桌的朋友可作證,聽到那個叫什麼狗爺的人先找你麻煩,又訛詐二十兩白銀。」

    「誰!」狗子大怒。

    「路見不平的外地人。」

    「有種你也別走!」

    「放心,我不走,你有種就跟我們去縣衙,我倒要看看你在方虛聖面前敢不敢說這種話!」那客人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簡衙役神色一動。

    狗子往樓下看了看,硬是半個字也不敢反駁,生怕提及方虛聖會出事。

    方運積威已深。

    一樓又有人道:「別人怕你狗子,我不怕,我也是老寧安人,我作證,是狗子先欺辱別人的,我是從茶樓跟過來的。這事別說鬧到縣衙,就是去金鑾殿,咱也不怕!」

    狗子冷笑道:「楊掌柜,咱倆的梁子,算是結下了,以後你的布店,我少不得多去照顧照顧。」

    「那敢情好,要是你不來照顧,我就去敲敲縣衙門前的大鼓,讓小方縣令評評理。對了,犬子聽了小方縣令的講學,今年童生試排了五百多,過兩年必中童生,到時候狗爺您記得來喝杯酒。」

    狗子眉毛擰成一股繩,道:「你別拿你那狗屁兒子來嚇唬我!簡哥,您看看,您在這裡都敢這麼說話,這長白街的人都要反了!」

    簡衙役道:「方虛聖處事公正,體恤百姓亦體恤我們這些衙役,這等小事絕不會驚動方虛聖他老人家。連街頭鬥毆都不是,只會交由刑房處理。在下雖然算不得什麼大人物,但也是龔總書一手提拔起來的。龔總書與於典史私交極好,於典史於八尺是什麼人,想必不用我多說了。」

    狗子急忙補充道:「於典史可是方虛聖的自己人,是方虛聖在寧安縣最先提拔的大官,哪怕州牧都督見到他都要好好招待!」

    酒樓里鴉雀無聲,沒想到簡衙役竟然算是方運的人。

    敖煌搖搖頭,道:「我以為我就夠笨的了,沒想到這蠢貨把自己的上頭全賣了,一條狗坑了小半個衙門的人啊。」

    「你說什麼!」狗子就要衝上前打敖煌,但被簡衙役伸手攔住。

    簡衙役冷冷地望著方運,道:「簡某不才,承蒙龔總書看重,管了這條街。若是連自己兄弟都護不住,以後也沒臉在寧安地界上混了。這位小兄弟,你不要讓簡某難做。錯,你就認了,錢,你就交了吧。」

    方運平靜地看著簡衙役,問:「護?你的人族語是妖語先生教的嗎?弱者百姓你不護,你護地痞惡霸?誰給你的膽子!誰給你的權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