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八尺,起來吧。」方運道。

    「是,大人。」於八尺乾淨利落地起身,仍然低著頭,用餘光偷偷看方運。

    敖煌跳下椅子,慢慢悠悠走到跪地磕頭的狗子面前,一腳踢在他臉上。

    敖煌化人後力量失去大半,可也遠遠強於成年人,這一腳讓狗子的鼻子差點陷進臉里,疼得他嗷地一聲慘叫,鼻血眼淚直流,捂著臉不斷慘叫。

    「就你還想搶本龍好吃的?也就方運在這裡,本龍不好動手,不然早吃了你!你們這種小痞子,真是蠢到極點。你們現在是比別人快活,等將來都大了,同齡人都有家有業了,你們再比比看,悔死你們!何止愚蠢,你們的腦袋是用來增加身高的嗎?」

    眾人驚訝地看這個五六歲的小孩童,若是沒有親身經歷這樣的事,絕不可能說出這種話。

    方運沒好氣地看了敖煌一眼,他之前閑談的時候說過這話,敖煌全給學到了。

    狗子還跪在地上砰砰磕著頭,手臂一直在顫抖,在那些實權世家眼裡,方運終究根基不深,文位不高,有地位無實力,可在狗子這種連童生都不是的地痞心目中,方運也就只比半聖差那麼一點。

    之前方運在寧安縣的舉動太大了,生生把左相逼出密州,只掌控鷹揚軍,連全州大小官員在方運面前都戰戰兢兢,更不用說區區狗子。

    方運看都不看狗子,對於八尺道:「把他們幾個帶回衙門,好好審一審。」

    「屬下定當親自審問!」於八尺心領神會,像狗子這種地痞,未必殺過人,但肯定沒少做傷天害理的事,罪惡累累。

    「來人,把他們帶走!」於八尺向跟隨自己來的衙役下令,押著狗子等五人離開。

    在狗子垂頭喪氣被押出門的時候,張記內外發出震天的歡呼聲。

    「抓得好!早就看著這些人不順眼了!」

    「幸虧有方青天微服私訪,不然誰能治得了這些東西?」

    「打完老虎,也不放過蒼蠅,這才是方青天!」

    「是啊,以前的縣太爺誰管這些?都以為這些地痞流氓沒什麼,可咱們天天提心弔膽擔驚受怕,過得真難受!前一陣方虛聖請來四殿試點,那群孫子縮了幾天,最近方虛聖韜光養晦,他們這些牛鬼蛇神全跑出來了。嘿嘿,方虛聖這是引蛇出洞!」

    「對,虛聖大人就是不一樣!」

    ……

    方運雖然不在乎這些吹捧,但這些人說的沒錯,自己就是怕眾多幕僚有「燈下黑」,看不到寧安的真實狀況才親自下來微服私訪。

    像這種地痞流氓的小事,無論是差役還是幕僚都不可能上報,這讓方運忽視了這個重大的治安隱患,此次微服私訪終於發現了這個問題。

    「今日回到縣衙,就草擬一份『嚴厲打擊地痞惡霸犯罪行為專項活動』的文書,活動簡稱『嚴打』吧。」方運想到這裡,心情有所好轉。

    方運目光一掃,發現那爺孫倆依舊跪在地上。

    「老人家,你們起來吧。」方運道。

    「謝謝虛聖老爺!謝謝虛聖老爺!」老人激動地站起來。

    那俏麗的歌女神色激動,目不轉睛盯著方運,對於她來說,方運幾乎就是坐在雲端的聖人,這輩子能見一眼就值了。

    「寧安出現地痞流氓騷擾,是本縣失職,兩位可要多多包涵。」方運說著客氣話。

    「哪裡的話,多虧虛聖老爺您,我們才有好日子……」老人無比局促。

    方運點頭道:「那兩位離開吧,以後誰再敢為難你們,就告訴他們,我方運在縣衙里等著他們,讓他們去找本官。」

    「謝謝虛聖老爺,謝謝虛聖老爺……」

    兩人緩緩離開。

    樓上只剩方運和敖煌。

    沒方運開口,無論是夥計還是掌柜都不敢上樓。

    敖煌充滿期盼地看著方運,亮晶晶的眼睛輕輕一眨,問:「於八尺走了,這些菜是不是都歸我了?」

    「吃吧吃吧……」方運無奈道。

    「嘿嘿!」敖煌摸了摸小腦袋,開始大吃起來。

    樓下的人越來越多,方運道:「諸位散了吧,本縣很快會離開。」

    「走吧走吧,別打擾方虛聖體察民情!」

    「對對對……」

    不多時,眾人走了個乾淨,只剩下普通的食客。但許多人站在長白街的兩側,低聲議論,十分興奮。

    等敖煌吃完,方運結賬,並對夥計道:「帶我們倆從後門走。」

    「是,虛聖大人。」夥計和掌柜小心翼翼送方運穿過後堂走到後院門外。

    兩個人站在門檻后低頭哈腰,道:「恭送虛聖大人。」

    方運側身看著那夥計,道:「最近衙門缺人,我看你人機靈,又有一顆善心,可以參與公開聘用。當衙役的時候,閑暇之時可讀書,爭取考個功名,光宗耀祖。」說完緩步離開。

    那夥計愣在原地,難以置信地望著方運的背影,半天說不出話來。

    「不錯不錯。」敖煌笑看夥計,然後一顛一晃地追向方運,「等等本龍,本龍變成小短腿了!」

    一旁的掌柜滿面笑容,道:「小聶,你家祖墳冒青煙了啊,竟然得小方縣令看重,用不了幾年,你就能當上班頭。可惜你不是讀書人,不然也能當個總書典史什麼的。當然,你現在還小,可以一邊當衙役一邊讀書,真要是考中童生,當總書也就方虛聖一句話的事!以後咱們這個店還得多靠你照拂啊。今天你不用做了,我這就帶著酒菜去你家,一起慶祝大好事。我和聶老哥快半年沒見了,正想他!對了,聽說你喜歡我侄女……」

    小聶望著方運的背影,臉上浮現歡喜之色,可不知為什麼,聽著聽著就覺得鼻子一酸,淚水如簾遮住視線,眼前一片迷濛。

    只有方運的背影依舊那般清晰。

    方運走了兩條街的距離,然後向右一拐,再度走上繁華的長白街,之前他一直在二樓,看到他相貌的人極少,不影響微服私訪。

    此時正值中午,長白街上人來人往,沒有人注意這兩人。

    兩側的店鋪坐滿了人,方運不時聽到有人談論自己的微服私訪,消息傳得極快。

    兩人走了半刻鐘,眼看就要離開繁華地段,右側的一家酒樓里突然傳來大叫聲。

    「死人了!吃死人了……」

    「小泡,小泡,你別死啊……」

    「還我兒子命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