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敖煌相視一眼,快步衝進那家酒樓,站在門口掃視,就見兩張桌子被掀翻,杯盤狼藉,三個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還有四個人或坐或趴在地上嘔吐,臭氣熏天。

    周圍的人根本不敢靠近,夥計和掌柜站在一旁發獃,手足無措,根本不知道怎麼辦。

    有幾個人快步向外走去,還有人直接摳自己的喉嚨,當場把剛吃的東西吐得一乾二淨,還有幾個人被這個場面噁心的大吐起來,其餘人過半都捂著肚子,似乎感到不舒服。

    幾個身穿童生服的人正在議論。

    「似是中毒!咱們沒有醫書,無能為力。」

    「我這就去找大夫!」

    「我去找附近的衙役,實在不行請縣衙出手,人命關天!」

    「走,咱們分頭行動。」

    方運目光一動,就見一本被聖潔白光包圍的醫書浮現在胸前,而醫書下面有一本純黑色的醫書病經,如同鏡子的另一面。

    醫書連閃六次!

    在《瘟疫論》完本后,方運通過壺中醫會,讓自己的醫書生生到達六妙聖手的境界,乃是活著的醫家人中排名第一。

    方運道:「諸位不要慌張,這些人身中急性瘟疫,本聖最善治瘟疫。」在說話的過程中,六妙醫書快速飛到那些病人的高空,書頁翻飛,散發出聖潔的白光照耀在所有病人的身上。

    與此同時,方運臉上易容的才氣和墨汁消散,露出真容。

    方運面孔稚嫩,目光沉穩,但全身彷彿蘊含無窮的威能,掌萬界,定天地,立秩序,讓人只看一眼就本能地心安。

    敖煌一看方運要穩定人心,搖身一變,化為一丈長的真龍懸浮在半空,全身金光大作,威風凜凜,輕輕一吼,形成強大的震懾力量,讓所有人不再慌亂。

    「是虛聖陛下!」一個童生立刻半跪在地。

    「是虛聖大人!」

    大多數人跟著跪倒在地。

    那幾個童生本來要去找大夫,結果被醫書驚到,隨後發現是方運,頓時鬆了口氣,半跪在地。

    方運目不轉睛看著前方,醫書的白光形成強大的力量湧入那些人的體內,隨後就見一縷縷黑線被白光逼出那些人的身體,如同會飛的蜈蚣一樣要逃竄。

    方運微微一驚!自己的醫書雖然只是進士醫書,但畢竟是六妙醫書,治療普通病或許不如翰林醫書,但治療瘟疫絕對在翰林醫書之上!

    可這些黑色的瘟疫竟然能逃走,說明至少要大學士醫書才能將其殺滅。

    正常瘟疫傳染途徑很單一,可一旦被醫書刺激,會狂暴起來,周圍的人都可能被傳染,而方運的醫書顯然奈何不了它們。

    「這不是自然瘟疫,是妖族製造的瘟疫!」方運心中很快做出判斷。

    但是,方運卻無比鎮定,因為他不止有醫書,還有病經!

    黑色的病經無風自動,就見一條墨綠色的小蛇出現,小蛇滿不在乎張口一吸,就見十幾條黑色瘟疫霧線發出只有讀書人才能聽到的刺耳慘叫,飛入瘟疫之蛇的口中。

    瘟疫之蛇露出滿意的笑容,然後向方運搖了搖尾巴,似是在邀功。

    方運點點頭,那瘟疫之蛇這才吐了吐猩紅的蛇信子,鑽回病經之中。

    這些瘟疫再厲害,比起吸收瘟疫之主力量形成的病經和瘟疫之蛇,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驅逐瘟疫力量,醫書再度放出白色的光芒,治療這些人殘餘的病症。

    之前還叫嚷的人獃獃地看著方運,然後急忙去看自己的親友,發現已經昏迷的親友躺在地上,面色紅潤,呼吸平穩,明顯是睡著了。

    「大……大人……」一個中年婦女跪在地上望著方運,眼中充滿期盼和哀求之色。

    方運道:「你們身上的瘟疫都已經被我驅逐,找個地方讓他們繼續睡下去,休養幾個月便會恢復。」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那婦人一邊哭一邊給方運磕頭感謝。

    方運手握官印,一股沛莫能御的力量以他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播,衣衫飛盪,黑髮飄起,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只覺他如同天神下凡。

    隨後,整座酒樓被淡紅色的光芒包圍,並形成一道淡紅色的光柱直衝天空,足有千丈。

    在場的讀書人一驚,快步走到方運身邊,然後背對方運,警惕四周,他們每個人目光堅毅,彷彿已經做好犧牲的準備。

    「出大事了……」敖煌身體一晃,化為三丈長的真龍本體,保護方運。

    與此同時,整座寧安城中所有有景國官印的人全部收到同一個消息。

    「三等危機於寧安縣內爆發!」

    隨後,這個消息傳向青烏府,傳向州牧衙門,傳向內閣,直達四相官印。

    接著,寧安縣周邊有聖院官印的人也收到警示。

    在紅光形成后,一連串刺耳的尖嘯聲音傳遍全城。

    許多人四處張望,全都看到那紅色的光柱。

    「一等白光,二等藍光,三等紅光……」

    「幸好是三等,若是達到四等,那就是滅城之危!沒關係,有方虛聖在,三等危機不算什麼,不過相當於地震而已……」

    「希望別死人,別影響小方縣令的殿試……」

    眾人雖然不是特別在乎,但許多人就近避難,不在街上亂走,只有少數人急忙往家裡跑。

    各書院、工坊或商鋪等全部停工,等待下一步的消息。

    方運讓周圍的人不要妄動,有條不紊地向各個官員發布命令。

    府軍、北芒軍和轉運司的士兵一起行動起來,關閉四周城門。

    部分衙役和士兵立刻向紅光所在地趕,最先到的人開始疏散百姓,封鎖路口。

    收到方運命令的醫家人使用疾行戰詩詞加快趕來。

    留在寧安縣的四殿的大學士腳踏平步青雲自各處飛來。

    整座寧安縣如同一座戰爭機器,快速運轉。

    方運又走上前,親自給所有病人診脈,確定沒有事,然後命令在場的童生把酒樓的掌柜、廚師和夥計全部控制起來。

    接著,方運外放醫書,進行查探,很快發現蟄伏的瘟疫力量,源自一些菜中的豬肉。

    「竟然販賣死去的瘟豬肉!」

    方運面色冰冷,充滿威嚴的目光掃過酒樓掌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