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刻的方運,不僅有虛聖威嚴,更有一縣之主、鎮國公以及內閣參議的官位,更有龐大的景國民心相隨。

    那酒樓掌柜如同被無形的文膽力量擊中,雙膝一軟,坐倒在地上,絕望地望著方運。

    一本法家法典浮現在方運面前。

    「何人負責採買豬肉?」

    那掌柜吃力地用手支著地才勉強不倒下去,下巴的肉不停地哆嗦,說話的時候像漏風的風箱一樣。

    「大……大人……是小的……不不不……是小的妻弟負責採買,小的只是負責記賬……」酒樓掌柜一開始說話顛三倒四,最後指著其中一個青年,嘴哆哆嗦嗦說不出話來。

    方運目光轉向那青年。

    那青年身體輕輕顫抖,緊張地盯著方運,始終不跪下。

    方運神態淡然,右手握官印,官位、才氣、文膽之力以及法典氣息如同一股無形巨浪直撲向青年。

    方運反對刑訊,但卻支持利用讀書人的各種力量。

    「本縣問你,姓甚名誰!」

    那青年兩眼猛地瞪大,如同被勒緊脖子一樣,露出驚恐之色,心防瞬間被擊破。

    「小的招了……」

    方運仔細聽著,這人叫朴梓,是酒樓掌柜的妻弟,一開始盡職盡責,但因為覺得自己賺得少,掌柜又偶爾呵斥他,便心生恨意。從三個月前開始,朴梓減少從酒樓掌柜指定的地方買肉,部分肉從一個朋友那裡介紹的肉販手中收購。

    那肉販只賣各種被處理掉的病死肉,朴梓用低廉的價格買了病死肉,然後用正常的價格報賬,每個月的收入暴漲十幾倍!

    沒過多久,就被廚師發現。當時酒樓里最好的兩個廚師恰好都姓陶,一個叫大陶廚師,一個叫小陶廚師,兩人還都自稱是陶淵明的後代。

    兩個人發現后,小陶廚師表示堅決不用這種肉做菜,否則寧可走人,大陶廚師明面上什麼都沒說,只勸小陶廚師不要聲張,然後與朴梓狼狽為奸,從中漁利。

    後來兩人聯手逼走小陶廚師,安穩地利用這個黑心手段賺錢。

    那大陶廚師聽到一半當場暈死過去。

    在朴梓講述事情經過的時候,刑殿、農殿、醫殿和工殿駐寧安縣的四位大學士已經趕來,刑殿和工殿大學士在外面警戒,農殿和醫殿大學士則進來跟在方運後面,得到方運的同意后,一邊聽事情經過,一邊開始檢查。

    等朴梓講完,兩位大學士與方運交流,隨後方運讓暗中保護他的刑殿人員現身,讓他們接手調查此事。

    當得知刑殿插手調查后,朴梓和酒樓掌柜也跟著昏死過去。

    術業有專攻,方運命令衙役和士兵配合刑殿行動后,然後命令衙役把酒樓的人帶到縣衙。

    方運回到縣衙后,靜靜等待調查結果。

    在這個過程,知府、州牧和四相都發來傳書。每知道一些新情況,方運就向他們發傳書稟報。

    兩刻鐘后,方運的友人也發來關切的傳書詢問,安慰他。

    但是,雷家和宗家的一些人在論榜發文惡意揣測幾近攻擊,因為人族很少發生三等危機,在殿試中發生三等危機的可能性更是極小,但是,只要發生三等危機,必然會官員倒霉,殿試必然降低評等。

    不過兩個時辰,素來有效率的刑殿就調查清楚,併發了一份文書給方運。

    此事是逆種文人所為!

    這次刑殿不僅輕易找到賣病死肉的肉販,還順藤摸瓜發現一個重要的人物,並發現他跟逆種文人勾連,然後刑殿眾人直撲城外逆種舉人潛伏的地點,但那逆種舉人在被抓前死亡。

    上層逆種文人對下層逆種文人控制得極為嚴苛,刑殿抓捕逆種文人很少有活口,所以這次行動並不算失敗。

    在文書的最後,刑殿人員向方運表達感謝,並表示發現逆種文人屬於軍功,會上報刑殿請功。

    方運這才放心,仔細一算,下個月自己的軍功將由丁等至少提高到丙中,這一個逆種文人就足以比得上普通殿試進士殺數千妖蠻的軍功。

    至於救人的功勞則完全算到醫務方面,方運已經是聖前甲等,升無可升。

    除了和逆種文人聯繫的關鍵人物,其他涉案人物都被押送到衙門,方運當日立即開審。

    大堂之中,方運身穿白衣進士劍服,緩緩走向自己的座位,在座位的上方,多了一塊他親手寫的匾額。

    明鏡高懸。

    啪……

    方運落座,一拍驚堂木,道:「帶所有嫌疑人入堂!」

    「威……武……」

    兩側的衙役一邊喊威武,一邊用棍子敲擊地面,形成強大的壓迫力。

    無論是衙役喊的威武還是那塊牌匾,都是方運自己加的。

    待審的嫌疑人個個神色慌張,顯然被衙役喊出的聲音震懾,猶猶豫豫走進大堂,目光躲閃,神色慌張。

    先被押上來的是肉販、採買朴梓和大陶廚師,而酒樓掌柜實際也是受害者,只在外面旁聽。

    此次中毒之人的親友和當時在店裡吃飯的人站在門外,咬牙切齒地看著三個嫌疑人。

    方運轉頭望向自己的師爺方應物,方應物起身,宣讀三個人的罪行證據。

    三個人低著頭,默默聽完。

    等方應物念完,方運再次一拍驚堂木,厲聲道:「堂下三人可曾聽完?」

    三人麻木地點點頭。

    「那本縣問你們,方才宣讀之事可有問題?」

    三人麻木地搖搖頭。

    「很好,肉販庄祺,本縣問你,你可意識到病死肉可能會害人生病?」

    肉販點點頭。

    「本縣讓你回答!」方運的聲音里充滿威嚴。

    「是。」

    「那你可知道吃了病死肉可能致死?」

    肉販猶豫片刻,道:「是。」

    方運又把相同的問題分別問了採買朴梓和大陶廚師,三個人的回答一致。

    外面的人聽到這裡,輕聲嘆息,他們很清楚,這三人實際被人誆騙,並沒有勾結逆種文人,所以才不會被刑殿帶走,由地方官審判。可地方官如果按照現有的律法審判,這些人最多罰一點款並服勞役兩三年而已,不可能再嚴重了。

    方運突然一拍驚堂木,眾人立刻聆聽。

    「本縣宣布,庄祺、朴梓和陶之瀾三人明知病死肉可能致死,依舊販賣、加工,販賣劇毒、製作劇毒、故意傳播致死疫病以及投毒謀殺四項罪名成立,由於潛在危害嚴重,影響惡劣,牽扯甚廣,本官判決三人死刑!鑒於三者家人知情不報,罪同脅從,從嚴處罰!」

    三個人當場昏死過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