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苟岥問:「查鉞可曾供認我?」

    「自始至終,他未說一句話。」

    苟岥輕輕鬆了口氣,臉上浮現極淡的笑容,彷彿放下重擔,道:「學生招認,是學生雇兇殺人。」

    方運聽到這句話后,臉色變得稍稍冷峻。

    苟岥乃是童生,有文位,只要不是犯下少數的幾種大罪,都會有較大幅度的減刑,而且現在是主動招認,罪行更輕。更何況,艾衛疆曾經害過苟岥,這也可以影響量刑。

    若是只審判苟岥買兇殺艾衛疆案,苟岥最多被判三年徒刑,不會被流放和發配充軍。

    方運凝視苟岥,道:「都殺了何人?」

    苟岥一愣,臉上閃過驚色,呼吸聲和心跳聲出現明顯的異常,但他很快回答道:「學生只是買兇殺艾衛疆一人。」

    方運一拍驚堂木,厲聲道:「那前任縣令計知白判罰的朱月明死於誰人之手?」

    「學生聽說在發配充軍的路上死了,至於是因病而死,還是被蠻族殺死,學生不得而知。」苟岥眼中的恨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警惕之色。

    方運臉色更冷,道:「祁浚繕等人已經供認,你曾暗中運作,甚至讓查鉞去陷害工坊工人朱月明,可有此事?」

    「絕無此事!」苟岥堅定地道。

    「很好,既然你否認此事,那本官就請當年的主審官計知白前來寧安,本官要重審此案!」

    苟岥一愣,本以為自己堅決否定是正確的選擇,因為查鉞不會出賣他,方運找不到確鑿的證據,哪知方運虛晃一槍。

    苟岥這才恍然大悟,方運的真正目標是計知白!

    他陷入了兩難,若牽扯出計知白,那自己很可能失去唯一的援助,可若自己完全承擔罪責,以方運的才智,很可能發現問題,必然會給方運借口重判,萬一方運找到什麼大的借口,自己很可能用命去填。

    直到這時候,苟岥才意識到,方運在方方面面都遠超常人,自己的一切都已經被方運掌握。

    苟岥文宮之中才氣急速消耗,最後意識到,若是害了計知白,自己必然會被左相一黨報復,但若不配合方運,最多是刑罰加重,不會遭到方運報復。

    苟岥猛地抬頭,道:「學生認錯!方才學生因為怕了,一時糊塗,是學生為了找替死鬼,栽贓朱月明,並偽造殺人的證據,這才導致計大人誤判。」

    方運臉上閃過奇特的笑意,似是冷笑,又似是嘲諷,緩緩道:「看來也是苟童生勾結軍中將領,害死朱月明。很好,那你便招認害死朱月明的經過。」

    苟岥愕然,心道完了,自己只是參與陷害朱月明,可審判之後害死朱月明的過程自己並不知道,只是知道結果。

    「這……學生只是陷害朱月明,至於其他,並不知曉。」苟岥在心中暗暗嘆氣,只能期盼計知白能頂住,若是計知白頂不住,因為涉嫌隱瞞,那自己所謂的認罪將被判無效,只能憑藉童生文位減刑。

    方運點頭道:「很好,那本官就請計知白前來,配合調查此案。」

    隨後,方運請刑殿的呂翰林作為見證人,給三法司發送傳書。

    苟岥看到這一幕,心中絕望。

    以左相對京城的控制能力,本來完全可以駁回方運的申請,讓計知白不必前往寧安,但方運故意以刑殿試點的名義拉上呂翰林,讓呂翰林在傳書上署名,哪怕左相阻止,三法司也不敢拒絕。

    畢竟刑殿最近剛挖出左相一黨的相關官員,風頭正勁,若是在這個時候拒絕呂翰林,那刑殿沒準會把三法司的官員從上到下過一遍。他們是沒有叛族逆種,但別的問題絕對禁不起查,這就是刑殿可怕的地方,完全不講道理。

    於典史、敖煌、方應物和呂翰林等人用怪異的表情看著方運。

    寧安縣的前任縣令要與現任縣令見面。

    去年的景國狀元要與今年未來的景國狀元會師。

    左相黨與后黨最優秀的兩個年輕人將在這裡一決雌雄。

    方運,開始一步一步反擊!

    敖煌小聲嘀咕:「跟方運的手段比起來,計知白簡直像是流氓鬥毆、當街撒潑啊。」

    方應物點點頭,計知白之前針對方運的行為十分狠辣,但卻失了讀書人的風骨,導致人族大量的讀書人反感計知白,有事沒事就嘲笑他,什麼「幾個計知白」,什麼「豬一樣的對手」。

    方運雖然也是反擊,但都堂堂正正,無論是奪回密州的控制權還是逼計知白前來,走的都是最正常的道路,雖然狠,但不失氣度。

    很快,三法司麻利地要求計知白即刻前往寧安縣。

    京城的官員們也知道了此事,議論紛紛。

    陳家的大儒陳鼎銘正在與老友飲茶,聽到此事後說了一句話,迅速在京城流傳開。

    「此子有柳山之風,河川兄之骨。」

    這等於在誇方運兼具左相與文相兩人的優點,評價極高,引發京城所有讀書人的重視,有文相姜河川的風骨倒無所謂,可是有柳山的風骨,這就有點太可怕了。

    這件事若讓姜河川遇到,絕對不會讓計知白來,因為他不想被別人說公報私仇,可方運就敢讓計知白來,而且用了柳山那種人才會用的歪招,借了刑殿翰林的勢達到目的。但是,在借勢的同時,方運又沒有逼迫苟岥或做出過激的行為,依舊保留讀書人應有的風骨。

    京城除了左相一黨,幾乎所有讀書人都鼎力支持方運,得知陳家大儒盛讚方運,自然要用力宣揚。

    於是「兩相風骨」的別稱就落在了方運的頭上,從而被許多人認為這個詞語也是稱讚一個人謀算又不失正直、守正又不墮迂腐。

    但是,一些人也看到了另一面,這位陳家大儒明顯是認為柳山的手段過於陰狠而不堂正,姜河川又有些迂腐不肯變通。

    沒人敢指責陳銘鼎,哪怕是之前抨擊方運的急先鋒們也不敢說半個字。

    他是陳聖世家的家主。

    陳觀海還健在。

    計知白前往寧安縣需要數日之久,查證無辜之人朱月明的死因也需要很久,不過方運擅長借勢,告知刑殿這起案件有代表性,於是讓刑殿的人與於八尺一起去查證朱月明的死因,這樣軍方就不敢太過阻撓。

    三天後,計知白抵達寧安縣,方運帶人以常禮迎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