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硯龜兇狠地看著方運,有種被拐帶的憤怒,可墨女伸出小腳輕輕一踩,它馬上老老實實的,氣哼哼地把頭歪向一方,不去看方運。

    這一層葉片陸地之上沒有任何妖蠻,方運暗中鬆了口氣,就怕突然出現在妖侯群里,哪怕自己有三頭六臂,也會被它們圍毆致死。

    妖兵妖將妖帥再多,力量層次終究有限,但妖侯可不同。妖侯往往都是一個妖蠻部族的領袖,而等同妖侯的翰林往往都是人族一州的長官,可見這個層次的力量有多麼不同。

    這裡的巨大樹葉層層疊疊,無論妖蠻還是人族,如同是樹葉上的螞蟻一般,無比渺小。

    方運低頭看了看自己身體,和普通人族身穿普通短褲不同,自己身上的短褲如同帝族的鎧甲,由一片一片銀色的玉甲疊加組成,像是某種奇特戰甲的一部分。

    這短褲原本極短,在方運殺了許多妖蠻后,才逐漸增長。

    「天樹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方運四處看了看,選擇離這片巨大樹葉邊緣最近的方向行走。

    在走路的過程中,他以墨女的墨汁書寫《白馬篇》和《白馬豪俠篇》,喚出兩位戰詩將軍,由於戰詩中蘊含硯龜墨女和方運本身星位等各種力量,再加上帝族玉甲的相助,兩頭戰詩將軍若是前往妖侯平原,可以在第一平原站穩腳,換言之就是擁有一原妖侯或一殿翰林的實力。

    之後,方運又吟誦《易水歌》和《送荊軻》連詩形成戰詩,而且兩首詩都是二境戰詩,喚出一頭遠比普通煙霧刺客更強大的連詩刺客。

    這連詩刺客身高七尺,全身如黑鐵澆築,雙眼之中血光涌動,殺意如刀,比之兩位戰詩將軍更強,至少有二殿翰林的實力。

    普通進士維持三頭戰詩生靈會稍顯吃力,因為會源源不斷消耗才氣,但對方運來說,消耗速度還不如文宮中文曲星碎片形成的星光恢復得快,完全不必在意。

    做好了充足的準備,方運一邊前行,一邊思索天樹的異變。

    天樹非常神異,相當於一處獨立的古地,特別適合妖蠻。

    妖蠻人身體不會進入天樹,只是神念進入,在天樹中死後不會真正死亡,可方運進入后,情況發生了變化,凡是死在他手裡的妖蠻,最後全都逃不出天樹,將徹底死亡。

    方運低頭看了看身上的帝族短褲,已然猜到,這天樹必然跟帝族有關係,而自己之所以能殺死妖蠻,也必然是帝族力量導致。

    可帝族到底是什麼,連孔家人都不清楚,敖煌後來說過一些,只是說帝族應該跟祖龍有一定淵源,至於再詳細的東西連龍聖也不明白。

    「既然我有帝族力量,那以後就應常來天樹獵殺妖蠻,每多殺一個,人族的敵人就少一個!不過,希望不要碰到強大的聖子妖侯,目前我還略有不如。」

    方運從敖煌的虛樓珠里看過一些頂級妖侯的力量,天賦與天相齊出,一拳出風雲動,論瞬間的破壞力,絲毫不下於最強的翰林戰詩,人族翰林吟誦一首詩的時間,足夠妖侯打出幾十拳。

    方運又走了一陣,書寫《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寫完后,把原本的「兼懷楊玉環」改成「兼懷彭走照」。

    一輪一人多高的明月出現在方運面前,如同一面跨越空間的大門,就見一位身穿白衣墨梅服的翰林站在明月之門的另一面,兩條衣袖內空無一物,輕輕飄蕩。

    而在這位無臂翰林身邊,有一位聲音略顯陰柔的翰林,口中接連不斷誦著戰詩詞,一首接一首,竟然毫無間斷。

    除此之外,兩人身邊還有五位翰林,個個帶傷。

    在這七位翰林前方,還有整整十頭妖侯,在十頭妖侯身後還有三具妖侯屍體。

    正常情況下,七位翰林絕不可能戰勝十三頭妖侯。

    但,有無臂翰林彭走照在。

    就見彭走照著名的真名唇槍舌劍「災殃」,靜靜地橫在半空,立於兩百丈外,而十頭妖侯竟然不敢越雷池一步,既不敢突破,也不敢繞過。

    妖侯本來有強大的近身戰鬥能力,但現在它們卻只能使用妖術戰鬥,所以哪怕它們人多,也不敵人族的戰詩,反而被翰林們的戰詩詞兵將包圍,陷入苦戰。

    之前有人曾言無臂翰林彭走照的災殃舌劍能以一敵十,方運不信,可今天看到這一幕信了。

    他們在戰鬥不能入明月之門,於是方運自己走入圓月之中。

    方運穿過圓月之門,身體完全變成了半透明,由月光組成。

    七位翰林扭頭看來,除了彭走照,所有人都面帶喜色。

    「方虛聖?」

    唯獨那彭走照面色不變,兩袖依舊飄揚,而他那古銅色的面龐如斧鑿刀劈出的一般,方方正正,無比堅毅。尤其是他的雙眼,比方運見過任何人的眼都更加清澈,黑是黑,白是白,從瞳孔中看不到任何影像,彷彿這天地間的一切都無法照進他的雙眼。

    方運心中微驚,沒想到這位彭走照的心志堅定到這種程度,這就是傳說中的不染福極、不假外物,有無比純粹的偉岸壯志,相當於早早就有了屬於自己的聖道。

    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六極: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憂,四曰貧,五曰惡,六曰弱。

    五福六極乃是聖書《尚書》中的概念,代表人生的五種美好和六種不幸,只有修鍊到極高的境界才能參悟五福六極,讓人不以福驕,不因極哀。

    方運這才明白彭走照為什麼如此強大,原來是在大儒前就深研尚書,欲斬六極、積五福。

    「末學進入天樹,欲查清天樹異變,為抵抗妖族圍剿添一份力。」方運說明來意。

    其餘人看向彭走照,但彭走照那古銅色的面容沒有絲毫的變化,依然如石像一般不為所動。

    方運早知此人不善言辭,卻沒想到這種程度。

    彭走照身邊一位相貌俏俊、手指纖細的翰林微微一笑,道:「謝過方虛聖,這些妖蠻的確讓人惱火。可惜這天樹太大,一片葉子就比一府之地還大,我們不知道去何處找你。」

    方運看了一眼前方,那些妖蠻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還以為多了一個援手,緊張防守,不敢強攻。

    「這首《水調歌頭》形成的圓月不僅有溝通之能,更有指向之能,你我雙方各對著圓月中心的方向前行,自然能相遇。」

    「原來如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