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控制真龍古劍再次殺向狼箎聖子,如龍翔天。

    狼箎聖子竟然不躲不避,以利爪、利齒與真龍古劍硬碰硬,哪怕會被古劍划傷,祖靈的力量也會讓它的傷口迅速痊癒。

    沒了寒冰騎士的阻擋,另外兩頭王族狼妖侯一左一右包抄方運。

    方運立刻意識到,狼箎聖子因為祖靈強大,所以想以消耗氣血為代價拖住唇槍舌劍,給另外兩頭狼妖侯創造機會。

    方運八風不動,書寫《喚劍詩》的手更加沉穩。

    眼見兩頭王族狼妖侯就要衝過來,連詩刺客隻身迎向三原狼妖侯,雙方實力相差不多,哪怕三原狼妖侯稍勝一籌,也需要很久才會擊潰連詩刺客。

    而玉門關形成的防護力量已然破敗不堪,那六原狼妖侯衝上前,在眨眼間連拍數下,拍碎玉門關。

    六原狼妖侯咧開嘴,露出冷酷的笑容,猛地撲向方運,因為《喚劍詩》由多句組成,寫得較慢,《喚劍詩》還需半息時間才能完成,然後需要半息的時間凝聚,但它可以在一息內咬掉方運的頭顱。

    眼看六原狼妖侯就要咬到自己,方運的嘴角輕輕上翹了微不可查的一絲。

    法家輔修法典出現在方運身前。

    輔修法典放射出圓錐形的光芒,瞬間籠罩六原狼妖侯。

    六原狼妖侯的雙目原本明亮如火把,可在這一瞬間,那火把熄滅了。

    法家囚禁第一!

    哪怕方運是輔修法家,難以使用「畫地為牢」的強大能力,但分堂審判也有短暫的困敵之能。

    分堂審判有一個缺陷,不僅六原狼妖侯目光暗淡,像失了魂似的,連方運的目光也失去光華。

    一人一妖都好像魂游天外。

    在兩人進入分堂審判狀態的一剎那,《喚劍詩》完成,一把真龍古劍的仿劍出現在天空,停頓了剎那,直刺六原狼妖侯。

    方運睜開眼,發現周圍的環境和寧安縣公堂一模一樣,而前方一層樓那麼高的六原狼妖侯紋絲不動,驚訝地看過來,明顯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你……什麼時候有法家的力量……」

    公堂中的六原狼妖侯話未說完,身體猛地一震,然後難以置信地望著方運。

    一息過後,分堂審判的力量消散。

    六原狼妖侯的雙眼恢復光彩,身體卻一動不動,眼珠向上一挑,只見血流如瀑布從眉心噴涌,掩蓋了他眼中逐漸暗淡的光芒。

    它這才意識到,自己被攝入分堂審判的時候,真龍古劍的仿劍已經洞穿額頭。

    「早知道……」六原狼妖侯話未說完,閉上眼,向右一歪,重重砸在地上。

    另外兩頭狼妖侯都是齊齊一愣,然後一起大吼,發出悲愴的聲音。

    兩妖方才都沒有關注六原狼妖侯,因為它們相信它就算殺不死方運,也能把方運逼得手忙腳亂,可怎麼就被方運殺死了?

    等兩妖的目光落在方運的法典上,才恍然大悟,隨後目光有些茫然。

    方運不是剛當上進士么,殿試不過三四個月,怎麼就擁有法典了?他主修儒家,輔修兵家和醫家,怎麼又形成法家的力量?

    不過剎那之後兩妖清醒。

    那狼箎聖子見多識廣,只是神色凝重,但三原狼妖侯臉上卻露出驚嚇之色,在它看來,人族雖弱,但各種奇特的戰鬥方式層出不窮,五花八門,兵家、法家、墨家、雜家和縱橫家等等都有各種神異的力量,經常讓妖蠻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方運輕輕吐了口氣,沒有絲毫鬆懈,目光一凝,指揮仿劍攻向狼箎聖子。

    既然狼箎聖子要打消耗戰,那就慢慢消耗!

    兩把真龍古劍都帶有妖祖星位和帝族的力量,每次給狼箎聖子造成傷口,它都要消耗平時幾十倍的氣血來恢復!

    至於那三原狼妖侯,方運甚至都不多看一眼,連續書寫兩次《風雨夢戰》,讓連詩刺客與寒冰騎士聯手攻擊,哪怕殺不死三原狼妖侯,也能輕易拖住它。

    接著方運手蘸墨汁,書寫最基礎的秀才戰詩《石中箭》。

    林暗草驚風,

    將軍夜引弓;

    平明尋白羽,

    沒在石棱中。

    經過天演戰詩后,方運的《石中箭》已然達到三境,喚聖。

    《石中箭》詩成,就見三層樓那麼高的虛聖李廣的虛影浮現在方運身後,李廣用盡全力挽弓射箭,手臂粗的白色光箭彷彿蘊含洞破一切的力量。

    那狼箎聖子識得《石中箭》只是秀才戰詩,毫不在意,在他眼裡,兩把加持了藏鋒詩的真龍古劍才是真正的威脅,秀才層次的戰詩完全可以輕易避開,哪怕避不開,擊中身體也不會有太大的損傷。

    白箭如練,劃破長空,瞬息間出現在狼箎聖子左側。

    方運以一心二用之能控制真龍古劍,攻向狼箎聖子的右側,狼箎聖子略一猶豫,避開兩把真龍古劍,向左側移動。

    「噗……」

    李廣之箭彷彿視狼箎聖子身上的氣血與妖煞如無物,輕易洞穿,準確扎進它的肩關節中,深入兩尺。

    真龍古劍雖強,但形成的不過是切割性的傷口,很難形成刺穿傷口,可這石中箭卻形成更強大的洞穿型傷口,箭中的奇特力量在狼箎聖子的體內肆虐,他已經無法在短時間內讓傷口癒合!

    「這他娘的是什麼箭?」狼箎聖子用妖語破口大罵。

    「沒在石棱中」一句在晉陞三境后,威力強得可怕!

    一旦射中,必然貫穿!

    妖侯之中,唯有龜族可完全抵擋,連龍族都會受輕傷。

    方運不言不語,身後的李廣虛影未消,新的《石中箭》再度寫完,李廣再一次彎弓射箭。

    「我懂了!是三境的秀才戰詩!可惜,終究是秀才戰詩,終究有缺陷!」狼箎聖子很快反應過來。

    在李廣射出第二支箭的一剎那,狼箎聖子判斷出箭矢的飛行軌跡,提前避開,然後再躲避兩把真龍古劍,撲向方運。

    此地沒有聖頁,無法化虛為實形成阻敵詩,不然一首《廬山局》能輕鬆阻擋狼箎聖子。

    方運一邊後退,一邊不得不使用最有效的阻攔方式,連續寫三首《風雨夢戰》喚出寒冰騎士。

    若換成完好狀態,狼箎聖子足以在方運書寫第三次《風雨夢戰》前攻擊到方運,但現在它的肩關節被石中箭洞穿,讓左前腿的靈活性和力量減弱,沒能第一時間追擊到方運,讓方運輕鬆後退,而且一邊後退一邊繼續書寫戰詩。

    再一次使用《石中箭》攻擊無果后,方運面前出現了一本兵書。

    狼箎聖子緊張地盯著兵書,方才一本法典就殺死六原狼妖侯,更強大的兵書必然隱藏殺招。

    一人一妖一個後退一個前進,不多時,狼箎聖子突然發出慘叫,低頭向肩頭的傷口看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