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頭三原狼妖侯望向慘叫的狼箎聖子,頓覺莫名其妙,李廣弓箭的確厲害,但方運的《石中箭》是取洞穿之力,速度一般,更不像有些三境戰詩形成的箭有奇異的跟蹤之能,堂堂狼箎聖子可以輕易避開。

    在它看來,方運或許有很強大的智慧,若是控制大軍,必然能戰勝相同數量的妖蠻,可在這種一對一完全靠力量的戰鬥中,無論智慧如何,都不可能戰勝狼箎聖子。

    狼箎聖子有著人類不具備的戰鬥本能,如果意識到危險,甚至能在短時間內逃跑。

    尤其這狼箎聖子已經是妖侯,獲得狼族極少天才才能有的天賦能力「亡覺」,可以敏銳地覺察死亡的威脅,絕對有能力在受到重創前逃跑。

    方運再強,也只是進士,他的能力不可能遮蔽住堂堂狼妖侯的天賦,更何況是半聖親子。

    它百思不得其解,再次望向狼箎聖子,發現它傷口竟然變綠。

    「瘟疫之力?」

    在三原狼妖侯疑惑不解的時候,狼箎聖子的左肩突然炸裂,墨綠的汁液四濺,半個肩頭已經糜爛,就見它外露的傷口格外猙獰,彷彿有數不清的蟲子在蠕動。

    「啊……」狼箎聖子慘叫一聲,周身的氣血凝聚成一把利刃,一刀把大半個肩頭削掉,大塊血肉落地。

    新傷口的血液中,依然透著淡淡的綠色。

    瘟疫之力已經蔓延到他的全身!

    「你是怎麼做到的!」狼箎聖子終於停下腳步,不再追擊方運,同時躲避兩把唇槍舌劍。

    方運的兵書旁邊,顯現出醫書。

    狼箎聖子一愣,恍然大悟。

    就在後退之前,方運先拿出兵書,然後使用兵法瞞天過海,遮擋住之後喚出來的醫書,之後再讓醫書病經中的瘟疫之蛇潛伏在地面。

    方運後退,狼箎聖子前進,但是,兵書成為狼箎聖子的關注的重點,根本意識不到有瘟疫之蛇暗中潛伏。

    在狼箎聖子到達方運原先站立之處后,瘟疫之蛇暴起發難,從傷口直接鑽進他的身體,然後徹底爆開!

    狼箎聖子的天賦「亡覺」很強,但瘟疫之蛇同樣不弱。

    這瘟疫之蛇的力量源自瘟疫之主,往低了說是一位頂級半聖的力量,往高了說,跟妖族祖神亂芒還有那麼一點關係,再被六妙聖手醫書加持,更上一層樓。

    更何況,方運現在所有力量都蘊含妖祖星位和帝族的力量,所以瘟疫之力進入狼箎聖子的身體之後,徹底發揮瘟疫的性質,迅速繁衍,遍布全身。

    狼箎聖子此刻只覺全身如萬蟻噬咬,身體的力量不斷流失,而瘟疫之力卻在不斷繁殖。

    這就是瘟疫的恐怖之處,要麼以絕對強大的力量驅逐,要麼用醫家或神物救治,不存在第三種方法。

    在天樹之外,狼箎聖子可以找到神物壓制瘟疫,可在天樹之中,他無能為力。

    方運的病經上面浮現一條病懨懨的瘟疫之蛇,它的力量幾乎耗盡,沖方運吐了吐蛇信子,然後鑽進病經中休養。

    狼箎聖子一邊躲避方運的攻擊,一邊利用各種方法驅除瘟疫之力,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它的氣血之力在不斷消耗,而且身體出現了各種妖侯本不應該出現的病症,思維遲緩,手腳發麻,昏昏欲睡,最可惡的是竟然打了噴嚏。

    堂堂狼妖侯能傷風感冒?

    看到這一幕的三原狼妖侯只覺背後發涼,跟方運戰鬥真是倒了大霉了!

    方運抓住機會,連續攻擊,真龍古劍對狼箎聖子造成的傷口越來越多,而《石中箭》偶爾會射中一次,每射中一次,必然會在它身上開出一個難以癒合的血洞。

    狼箎聖子想方設法逼近方運,但瘟疫之力對它的削弱太大,方運有真龍古劍抵擋,有疾行戰詩躲避,有防護戰詩防守,狼箎聖子完全近不了身。

    在這期間,狼箎聖子連續使用三次天相之力,每一次都彷彿偷取十萬山脈之力,如神天降,鎮壓萬物,可因為距離方運太遠,都被各方式化解。而且每使用一次天相之力,他的傷口就惡化一次。

    妖蠻眼中的血紅色原本會越來越濃,戰鬥到一定程度,會喪失理智,全憑本能廝殺,可現在,狼箎聖子眼中的血色漸漸消散。

    鬥志已散。

    「你輸了!」方運輕輕抬起下巴,彷彿在說一件很普通的事,然後繼續不斷吟誦戰詩詞,防止狼箎聖子逃跑。

    「我若不受傷,你的瘟疫之蛇哪怕再強,也無法侵入我的身體!若我現在體內沒有你的瘟疫之力,你現在已經死了!」

    方運智珠在握,從容不迫,道:「你說的不錯,若沒有瘟疫之力,我的確無法戰勝你,但,我有,而且已經侵入你的身體!回到妖界記得替我感謝瘟疫之主,哦,我倒是忘了,你回不去了。」

    「狼族尊嚴不容冒犯!」狼箎聖子嗚嗷一聲,雙眼徹底化為一片血紅,四爪猛地按在地面,形成強烈的衝擊波,隨後身體高高躍起,撲向方運。

    它的身軀,可以遮住天空。

    兩把真龍古劍直刺狼箎聖子的腹部,狼箎聖子竟然不躲不避,任憑兩把真龍古劍刺入腹部。

    一頭大象那麼大的巨狼飛臨方運頭頂,如山峰落下!

    方運潑墨,一紙空文,一息之後,《涼州詞》成!

    兩把真龍古劍在狼箎聖子的腹部一絞,鮮血噴涌,卻無法寸進,被狼箎聖子的力量牢牢卡住。

    狼箎聖子徹底失去了理智,只剩戰鬥本能,他完全無視腹部的劇痛,一伸爪,顯現萬里卧狼山脈,對準玉門關拍下。

    這一拍,猶如山神降世,萬峰共崩。

    戰詩玉門關崩碎,強大的衝擊力震飛狼箎聖子少許。

    但,這是兩人最近的時刻!

    這個距離,哪怕方運有疾行戰詩也逃不掉。

    狼箎聖子眼中閃過一絲厲色,潔白的牙齒反射著寒光,身體一縮,然後如彈簧猛地撲來,比任何一次都充滿爆發力,比任何一次都更加迅速,那巨大的狼爪宛如此方天地的主人,罩向方運。

    七原聖子狼妖侯一擊,可碎山峰,更遑論一人之頭顱!

    方運抬手,墨女飛墨,文字浮空,《紅塵殺》成!

    託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尺許長的狼爪擊中方運,尖銳的爪子比兵器更加尖銳。

    爪落,方運依舊在於狼爪之中,只不過不是他的本體,而是紅色的煙霧之身。

    「不好!」狼箎聖子扭頭看向那頭三原狼妖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