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憑藉《紅塵殺》的力量,方運瞬間挪移到三原狼妖侯的頭頂,兩把真龍古劍就在他的手中。

    方運望著狼箎聖子,目光冷漠高傲,兩手一松,兩把真龍古劍連成一條線,如斷頭台的巨刀落下。

    噗……

    三原狼妖侯那碩大的頭顱滾落,鮮血噴涌,四肢癱軟,最後屍體伏在地上。

    一些狼血濺在方運的身上,然後如水滴落在玻璃上,慢慢滑落。

    方運繼續書寫最具穿透力的《石中箭》。

    「我要殺了你!」狼箎聖子猛地轉身,全身妖煞燃燒,銀光如火,如同點燃了月光!

    「嗷嗚……」

    在狼箎聖子邁步之前,方運的《石中箭》書寫完,箭聖李廣虛影正在挽弓,但下一個剎那,方運從那頭狼妖侯的屍體上消失。

    狼箎聖子的瞳孔猛地放大,無法相信方運從自己的眼前消失。

    託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殺完人後,方運回到原地,但李廣虛影的石中箭與狼箎聖子近在咫尺,兩把真龍古劍亦在。

    狼箎聖子本能地要就地一滾,躲開身後的攻擊,但連番的戰鬥以及瘟疫之力讓它的反應遠不如以往。

    「太慢了……」

    石中箭攜帶極強的穿透力洞破狼箎聖子的右後腿膝關節,兩把真龍古劍則斬掉它的左後腿。

    聖子妖侯,斷肢重生,前提是體內沒有瘟疫之力。

    「嗷……」狼箎聖子慘叫一聲摔倒在地,想憑藉兩條前腿轉身,但,方運不給他機會,兩把真龍古劍同樣不給他機會。

    失去了躲避能力的狼箎聖子簡直成為真龍古劍的活靶子,兩把劍迅速切斷狼箎聖子的兩條前腿。

    「承讓。」

    方運佔據上風,不給對手絲毫的機會,在說話的同時,讓真龍古劍插入狼箎聖子的頭顱。

    「我若是早知道你的戰鬥方式,你……」

    狼箎聖子閉上雙目,氣絕而亡。

    三頭狼妖侯盡數死亡,屍體被天樹吸收,屍體消失后,各化為十幾片天葉。

    方運一伸手,把所有天葉收走,發覺新的天葉似乎比以前重了那麼一絲,一時間也摸不著什麼頭緒,便四處張望一下,看到周圍沒有人,再次書寫全戰詩《夜襲》,騎乘戰詩軍馬離開。

    天樹的樹葉比較平坦,一望無際,方運不擔心被偷襲,於是在心中總結方才的戰鬥。

    「天相之力太強,我的《玉門關》能防住翰林戰詩,連宗極冰招來寒君的力量都破不了,卻被他的天相之力一擊而破。他畢竟是巔峰妖侯,相當於人族巔峰翰林,已經超過進士十老。」

    「幸好,有兵書和病經在,從看到狼箎聖子的時候,我就制定好了計劃,以《石中箭》造成巨大傷口,然後以兵書掩蓋病經,之後憑藉瘟疫之力偷襲,最後全力施為。」

    「不過,我之所以能取勝,是因為狼箎聖子年輕,若我遇到的是那些老牌聖子妖侯,恐怕要動用星位力量和詩鼎,而且也只能是兩敗俱傷。」

    「這次戰鬥最大的收穫是《風雨夢戰》馬上要進入三境,恐怕下一場戰鬥就能用上!舉人戰詩進入三境,殺傷力相當於翰林戰詩!只不過不知道三境的《風雨夢戰》會如何。」

    「我要繼續提升實力,爭取在三谷連戰的時候取得勝利。」

    方運心裡想著,再一次回憶方才的戰鬥過程,這一次著重回想三頭狼妖侯的戰鬥技巧,何時出招,如何選擇,如何規避,何時沖,何時退,隱隱都有固定的章法,乃是妖族的傳承。

    「不過,智慧才是根本,否則的話,古妖一族也不會被妖蠻兩族擊潰,而人族在妖族面前如此弱勢,還能堅持到今天,依舊是智慧的作用。人族,強大的不是各家力量,而是運用力量的手段!比如此次戰鬥,單用瘟疫之力突破不了他身上的妖煞和氣血鎧甲,單用《石中箭》也無法形成致命傷害,單用兵書同樣作用不大,可憑藉人族慣用的戰鬥技巧,則可創造出殺敵的機會!」

    又奔跑了一個時辰,方運終於看到無臂翰林幾人的身影。

    當時他們有七個人,但現在,只有五個人!

    而他們身後的妖族卻增多,整整十六頭!

    方運仔細一看,有四頭聖子,其餘十二頭都是王族,而且都是七原妖侯!

    若方才遇到的兩頭王族也是七原,勝負難料。

    其中三頭聖子年紀極大,都是年過百歲,實力遠在那位狼箎聖子之上!

    之前方運利用《水調歌頭》的圓月之門看到無臂翰林彭走照的時候,彭走照一句話也沒說,而現在,彭走照卻搶先舌綻春雷道:「方虛聖,請馬上離開!他們,有殺人之法!」

    方運一愣,但很快明白所謂的「殺人之法」,就是指妖族現在已經可以在天樹中徹底殺死人,不讓別人在天樹之外復活!

    而在此之前,方運還以為只有自己可以做到。

    難道,這就是天樹異變導致的後果?

    方運站定,以舌綻春雷道:「他們想在天樹中徹底殺死你?」

    彭走照沒有再說話,而他身邊的那位聲音陰柔的翰林道:「方虛聖,請馬上脫離天樹,因為周圍不僅有這十六頭妖侯,其他妖侯也在趕來!」

    「那你們……」方運看著五個翰林欲言又止,這五個人明知道有其他妖侯趕來,還按照原來說好的路線奔跑,那幾乎等於送死。

    「我等之所以如此做,是為了提醒你。畢竟我們只是翰林,又不是原詞作者,在沒有聖頁的情況下,無法寫出那首《水調歌頭》與你見面。」

    方運愣了一下,這意味著,他們明明可以擺脫其他地方的追兵,卻為了傳遞給他這個消息,冒死前來!

    天樹中的人是可以隨時離開天樹,但前提是在一定時間內不被打擾!

    現在雙方相距很遠,方運可以安然脫離天樹。

    「但你們……」

    彭走照的舌綻春雷聲響起:「男子漢大丈夫,為何婆婆媽媽?我之所以前來,不為救你方運,而是為了虛聖!」

    方運知道彭走照這話不是激將,因為宗聖很看重彭走照,彭走照的第一片天葉就是宗聖派人贈送,宗家人也十分敬重他。有傳言說,若非南聖提前認識彭走照,宗聖甚至會收彭走照當他的關門弟子。

    方運與宗家有矛盾,彭走照斷然不可能與方運親近,正如他所說,此番冒死通知,不為方運,只為虛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