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否有可重複性?」

    「不可。」方運心道奇書天地就一個,別人不可能得到傳承。

    「可否說一下來歷?」

    方運略一遲疑,道:「我在彗星長廊遇到負岳,機緣巧合下,得到負岳一族的古妖傳承。」

    雖然事關重大,但方運畢竟是虛聖,只要把話說明白即可,沒人敢也不可能從方運身上搶奪什麼。

    「所以您準備利用古妖傳承寫一部《古妖史》?」嚴大學士問。

    「嗯,已經在寫,只不過極耗才氣,只寫完第一卷。」方運道。

    「您有沒有辦法與古妖一族聯繫上?」

    「恐怕只能在天樹偶爾碰到。我們能不能去枯骨界城?」方運問。

    「恐怕不行,那裡和兩界山相似,是另外一界與妖界的交界處,但那裡在妖界的另一端,離兩界山太遠。不成大儒,我們不敢派遣您入妖界。」嚴大學士道。

    嚴大學士問了許多問題,然後坐下來,代表聖院與方運商談。

    由於方運現在是人族唯一真正精通古妖語之人,而且還屬於地位極高的負岳一族,意義非常重大。

    古妖的種族極為複雜,有的生命連血液都沒有,只能通過神念力量傳承,所以他們只認傳承不認血脈。

    這意味著,在古妖一族中,方運就是真真正正的負岳族人。

    這一次來,嚴大學士主要是想知道人族迫切需要的一些古妖知識和歷史,從而在針對妖蠻的時候掌握一定的主動權。

    方運與嚴大學士正商討著,外面傳來說話聲,一開始還小,但最後越來越大,引起了堂內眾人的注意。

    方運不得不一心二用,隔著門聆聽,這才想起來,自己上午準備審案,讓計知白前來,結果在計知白到來前,聖院來人提前抵達。

    「方縣令好大的架子啊!一大早叫我們主事來這裡,然後關閉正堂大門,這是在讓我們吃閉門羹嗎?還想讓蠻族私兵殺我們嗎?」

    正堂門外,方應物伸出手臂攔住要動手的兩頭馬蠻侯,稍稍低頭,道:「計大人,我家大人的確請您前來,但事發突然,封閉正堂,必定有無奈之處。還請您到偏廳坐下,等大人事了,必然會給您一個答覆。」

    計知白眉毛一挑,面帶和煦的笑容,點點頭,道:「方舉人說的是。」說完他拿出紙扇輕輕扇動,如翩翩公子,但腳下一步也不動。

    他身邊的舉人官員立刻會意,大聲道:「豈有此理!計大人不在乎,但本官不能不在乎!計主事乃是吏部官員,吏部乃是六部之首,事關朝廷的顏面!如果區區七品縣令就能把六品主事呼來喝去,這就是亂了尊卑,亂了秩序,違禮!」

    方應物氣得火冒三丈,但仍然強壓怒氣,道:「請這位兄台息怒。並非是我家大人呼來喝去,是的確有急事無法相見。」

    「急事?別是你家大人知道寧安縣百姓送了我家大人匾額和萬民傘,慌了吧!」那舉人說完,計知白身後的隨從立刻上前。

    一人捧著一張匾額,上書「愛民如子」。

    其後還有四個人各撐著一把大傘,傘上掛著綢布條,布條上寫著寧安縣當地人的人名。

    看到整整四把萬民傘,方應物面色一沉。去年計知白治理算不得多出色,也的確做了幾件好事,主要是左相一黨的官員宣傳得力,哪怕他做了一分,也誇成十分,但他的錯誤卻從來沒有讀書人敢宣揚,這就導致許多百姓以為計知白還不錯。

    計知白剛來寧安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用舌綻春雷向全寧安縣百姓宣揚自己會如何如何,哄騙了許多百姓。

    那舉人官員道:「就在縣衙外,還有上百寧安城民,他們都是來感謝計大人的。」

    計知白輕輕扇動白紙扇,抬頭望向天空,似是毫不在乎別人說什麼。

    聽到這裡,方應物恍然大悟,原來是計知白怕在縣衙出事,所以故意安排了這些寧安縣百姓。那些百姓應該都是受過計知白恩惠的,只要計知白振臂一呼,這些百姓必然會響應。

    這是計知白的自保之術。

    方應物冷聲道:「煽動百姓在衙門前聚集,可是大罪!」

    「信口雌黃!這是百姓們自發組織起來歡迎計大人重返寧安縣,只要計大人安然離了縣衙,他們自然會散去。」那舉人官員道。

    計知白好似有些許不耐煩,道:「還要本官等到多久?如若方縣令找本官來這裡僅僅是看看這正堂大門,那本官看過了。」

    方應物無奈道:「計大人,在下懇請您去一旁的偏廳就坐,方大人會很快回來。」

    計知白卻不答話。

    一旁的舉人官員冷笑道:「六品主事來七品衙門,你們不開正堂,讓計大人去偏廳坐?簡直是以下犯上!要麼打開正堂的大門,讓我們計大人進去,如若不然,計大人轉身便走!」

    方應物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有些官員為了羞辱來人,不開放正堂,只去偏廳,降低來人所受的待遇,可今天方運絕對不是。

    「方大人說正堂不得進入,請計大人海涵。」方應物道。

    計知白臉上的笑容消失,道:「不曾想一夜之間,方縣令竟然翻臉不認人,用這等方法羞辱本官!」

    方應物苦笑道:「大人,方大人真的不是用這種辦法羞辱您,是真的事發突然。」

    計知白收起摺扇,冷聲道:「本官再給你們百息時間,如若正堂大門不開,本官轉身走人!」

    方應物輕聲一嘆,只能眼睜睜看著計知白,準備等他揚長而去。

    突然,就聽門栓咔嚓一聲,正堂大門緩緩打開。

    眾人扭頭望向門內,就見一位青衣大學士在前,三位大儒在後,冷冷地掃視眾人。

    方運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默默地喝著茶水,看都不看門外。

    計知白看著正堂里的四個人,腦中一片空白。

    計知白的隨從們目瞪口呆,嚇得手一松,牌匾和萬民傘噼里啪啦掉在地上。

    方才叫囂得很歡的舉人官員拚命夾著腿阻止自己尿出來,方運在裡面藏著三位大儒和一位大學士是怎麼回事?

    一位是景國文相姜河川,一位是刑殿大儒,還有一位是禮殿大儒。

    那青衣大學士乍一看不如大儒,可東聖閣的標誌清晰可見。

    東聖閣大學士率領大儒秘密前來,而且有刑殿大儒,這是要對付哪個重要人物?

    計知白的腿輕輕顫抖起來。

    「難道是來抓我的?」計知白內心是崩潰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