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計知白看了看宮掌柜,又看了看方運,閉上嘴,沒有開口。

    隨後,宮家的街坊四鄰紛紛作證,把所聽過的話講述出來。

    方運一開始還十分冷靜,到了後來滿面陰雲,威如山嶽,彷彿一座火山隨時可能爆發,公堂內外如同有厚厚的烏雲壓著,許多人被嚇得大氣也不敢出。

    等街坊四鄰說完,方運又道:「請宮劉氏的親眷友人與宮蕪之子的同窗好友上堂作證!」

    計知白忙道:「孔聖教導,親親相隱,不得請親眷作證。」

    親親相隱是儒家的一個重要思想,原意是說,親屬之間隱瞞罪行不揭發,是正當的,從而引申成為若是告發,反而會有罪。子女不得告發父母,奴婢不得狀告主人,否則反而是犯罪。

    方運冷聲道:「叛國逆種之罪,不得親親相隱,已成定論。此案之中,宮掌柜視妻子如仇人,已然不顧親情,誰人可隱?」

    計知白立刻道:「親親相隱,乃大仁大義,孔聖之言,一字成禮,不可廢除!」

    方運冷笑道:「荒唐!何為禮?上到聖院國家秩序,如祭祀之禮,君臣之禮;中到社會風俗,如婚喪嫁娶;下到讀書人的行為,如言行舉止,都在禮的範疇!父殺妻子,非國家大禮所倡導,亦與民俗禮儀相違背,更是讀書人之禮所禁止!違逆人倫、置人族禮法於不顧的,不是本縣,而是人犯宮掌柜!本縣乃是人族試點,你若不服,讓聖院裁決!」

    計知白咬著牙,方運現在可是刑殿與法家的紅人,別說他計知白,就算左相柳山甚至宗家家主前去控訴方運,都會被駁回。

    刑殿對「親親相隱」早就非常不滿,在法家人眼裡,宗法與親親相隱等理念就是人族進步的絆腳石。刑殿一直在做相關的努力,但禮殿的阻力極大,很多方面需要一步一步來。現在方運在推動這個進程,刑殿保護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阻止。

    計知白回敬道:「我已經將此事傳書給禮殿,禮殿必將嚴查!」

    方運道:「禮殿諸位閣老必然明事理,絕不會為了區區喪心病狂的人渣扭曲孔聖之言!更何況《禮記》有言,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宮掌柜修身無力,治家無能,在亞聖曾子看來,自然不配談禮!宮掌柜殺妻弒子,無情無義,無法無天,污了父之名,破了親之愛,毀了禮之家,絕了人之情,此等畜生誰若庇護,本縣哪怕拼了殿試不取,也要抗爭到底!」

    方運的聲音擲地有聲,在公堂之上激烈回蕩。

    計知白妄圖開口,可還未等說話就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彷彿整座公堂整座縣城的力量都在排斥他,不得不閉上嘴。

    計知白暗自嘆氣,方運看似是對周圍的人說,實際是在對禮殿儒家眾人說。「禮」本來就是規矩,就是讀書人方方面面的行為規範,而《三禮》的變遷也在說明。

    《三禮》即《周禮》《儀禮》和《禮記》。

    目前影響最大的,則是成書最晚的《禮記》,因為現在的《禮記》記錄了先秦時期眾聖的言論,包括亞聖曾子和子思子等人的名篇,而兩人的名篇恰恰更重個人之禮。

    方運以曾子在《禮記》中《大學》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為論點,咬定宮掌柜先無「禮」,那此案就可以繼續審下去。

    禮殿不怕讀書人用「禮」來否定什麼,最怕一點「禮」都不講,連這層皮都不要。

    禮殿抗拒「禮」的演變,但不代表完全反對。

    計知白心中擔憂,「親親相隱」原本有一道枷鎖,那就是叛國逆種親人不得隱瞞包庇,現在方運又加了一道枷鎖,那就是親人若違反「仁義禮情」,也可以放棄親親相隱,很可能引發聖道之爭,萬一方運一方成立,那此事反而幫了方運一個大忙。

    計知白猶豫不決,方運卻泰然自若,限制「親親相隱」乃是大勢所趨,從唐朝開始越來越嚴謹,不要說計知白左相,哪怕宗聖都擋不住這浩浩蕩蕩的大勢。

    殿試,便是讓大勢與潮流提前爆發的最佳時機!

    方運早就意識到,自己若能封聖,那殿試必將成為最大的根基!

    「證人繼續作答!」方運道。

    接下來,宮劉氏的親人用宮劉氏的話控訴宮掌柜,而孩子的同窗好友也引用他生前的話,徹底讓宮掌柜的動機確立,眾人的話也成為鐵證。

    等所有人說完,計知白昂首道:「哪怕宮掌柜曾經想殺宮劉氏母子二人,也不代表他此次是殺害,他曾告訴本官,他只是泄憤,所以是誤殺。」

    方運卻是突然輕聲一嘆,道:「計知白啊計知白,枉你讀書多年,卻把人性都讀沒了,你若是逆種,立等可成大儒。」

    「請方縣令不要在公堂之上攻擊本官!」計知白壓著怒火道。

    方運收斂官威,望向在場的眾人,緩緩道:「若子女實在頑劣,壞事做盡,當父親的動手教訓,或可原諒,畢竟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但是!諸位仔細想想,父母懲罰子女的前提是什麼?是子女有錯在先!另一個前提是什麼?是父母為子女好!可宮掌柜呢?連他自己都承認,他在泄憤啊!他若是有半點夫妻恩愛之情、有半點慈父之心,也不至於成年累月毒打妻兒!在他眼裡,那不是結髮之妻,不是骨肉之子,而是泄憤的工具,連人都不是!」

    滿堂寂靜,宮劉氏的家人和孩子的同窗低聲哭泣起來,連不相干的鄰居差役也紅了眼眶,幾個女性鄰居不斷低頭擦拭淚水。

    計知白望著方運,完全不知道如何反駁,甚至懷疑自己一開口會被在場的所有人大罵。

    方運指著計知白,雙目如刀,道:「身為讀書人,身為堂堂狀元,你竟然滿不在乎說他『只是泄憤』,這是何等可怖之事,人族萬載,禮法千年,教出的竟然是這樣的你們?只是泄憤?你們,是畜生嗎!」

    最後幾個字,方運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量說出來,憤怒和憎惡幾乎可以化為實質。

    「畜生!狀如妖蠻的畜生!」敖煌忍不住吼叫。

    「呀呀呀呀……」公堂的角落裡,傳來奴奴憤怒的聲音。

    眾人先是一愣,然後用怪異的目光看向計知白和宮掌柜,每個人都像是在說,他們兩人真的連畜生都不如!

    計知白氣急攻心,文膽震蕩,張口噴出一口鮮血。

    「噗……」

    血灑公堂。

    方運深吸一口氣,稍稍平復心情,道:「來人,擦乾污血。衙門是比茅廁更污穢的地方,是陽光都無法照耀的罪惡之地,但,這口污血更臟。」

    計知白兩眼一黑,幾欲昏厥。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