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仰頭望著那黑龍王,道:「這裡是人族疆域,本官是人族進士,從未聽說過什麼龍聖聖旨!」

    「放肆!竟敢違抗龍聖聖旨!」龍王大喝一聲,雙目凶光閃爍,伸出爪子抓向方運。

    就見天空水波一震,大儒周晴天帶領兩個大學士平步青雲,出現在天空。

    「退!」

    大儒張口,微言大義,就見無形的力量把黑龍王逼得逐漸後退。

    「敖渦,你要不要臉了?堂堂龍王竟然要對付一個進士!」敖煌大叫。

    龍王敖渦抬頭望向周晴天,昂然道:「人族大儒,你難道想與我龍族開戰?」

    「哦?那你想與我人族開戰?」周晴天目納虛空,視線的焦點彷彿在蒼穹的盡頭,根本沒有拿正眼瞧龍王敖渦。

    「雷老弟,你說的果然不假,有些人族背信棄義,忘恩負義,已經忘記我們龍族是如何救人族的,也忘了那些戰死在兩界山上的龍族英烈!」龍王雖然相當於人族大學士,可這種高齡龍王堪比人族普通大儒,哪怕面對周晴天這種著名大儒也毫不畏懼。

    龍王敖渦身邊的大學士雷烏道:「敖渦大人,您就是太仁慈了,對付方運這等姦猾之徒,理當直接以龍鎖捆住,押往龍宮拷問!」

    周晴天身邊的刑殿大學士怒道:「雷烏,你身為人族大學士,竟然詆毀虛聖,難道不怕聖罰嗎?」

    雷烏理直氣壯道:「在下自然是人族大學士,但現在被封為北海龍宮特使,掌龍聖聖旨,半聖之下皆可斥責!虛聖自然不在話下!」

    方運聽到雷烏之名,確認此人便是進士獵場中一名雷家人的父親,曾任嘉國吏部尚書,名氣不小。

    「看來雷家被三禮之火教訓得還不夠。」方運似笑非笑看著雷烏道。

    雷烏站在高空,冷聲道:「方運小兒,不要以為你是虛聖,就可以為所欲為!殺我雷家子弟,害我親子慘死於進士獵場,如此十惡不赦之徒,必然會遭聖罰!」他的雙手背在身後,握得咯咯作響。

    方運毫不在乎道:「可惜先死的不是我,說明他們比我更惡貫滿盈!」

    雷烏道:「本特使今日不與你做口舌之爭,只想知道你是如何與古妖聯絡,如何得到古妖傳承。你,是否是古妖聖轉世潛伏在人族的姦細?你無須回答,只要前往北海龍宮,經龍族『觀天鏡』一照便知!」

    方運一愣,真沒想到龍族至寶觀天鏡竟然在北海龍宮手裡,古妖傳承的畫面中,方運有幸見過一次觀天鏡,鏡面似水,背面則有祖龍九子之一的「嘲風」雕像,可照萬物。在負岳一族的傳承畫面中,那觀天鏡全力一掃,萬里陸沉,屠滅數十萬古妖,五尊古妖半聖被永久掃落聖位,連一尊古妖大聖都被暫時打落至半聖。

    除卻祖帝,古妖無一可抗衡。

    要不是觀天鏡難以搬動,用起來耗費大量的聖力,人族借來往兩界山一放,必然橫盪八方,萬妖退避。

    敖煌怒道:「北海龍聖那老頭糊塗了嗎?觀天鏡一掃之下,是能把方運從裡到外看得乾乾淨淨,可連半聖都無法承受鏡光,方運若是被照,哪怕鏡光控制得再微弱,也必然會被打落文位,一生不得晉陞!」

    龍王敖渦凶相畢露,周身狂風大作,森然道:「敖煌,縱然你是真龍,若侮辱我家龍聖爺爺,也定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讓你知曉我北海龍宮的厲害!」

    敖煌毫不畏懼道:「來啊,你來啊!你敢動老子一片鱗,看雨薇姐怎麼收拾你們!你們要是敢對付雨薇姐,呵呵,我家龍聖爺爺不把你家龍聖爺爺揍得滿地找牙才怪!」

    龍王敖渦憤怒無比,身邊的一頭黑龍侯氣道:「敖煌小弟,你怎能幫助人族與自家龍族對立?咱們龍族是一家啊!」

    敖煌沒好氣地白了那黑龍侯一眼,道:「這事與你無關!本龍追隨方運多日,已然開竅明智。這件事很簡單,極可能雷家那幫孫子把咱們龍族當槍使,藉機害方運!你敢說你不清楚觀天鏡的害處?就算龍聖爺爺被掃,也得元氣大傷!」

    那黑龍侯氣勢一弱,低聲辯解道:「又不用我家龍聖爺爺親自動用觀天鏡,只需十位大龍王聯手,稍稍催動,未必能傷他,他可是虛聖,不會被一絲鏡光壞了聖道。」

    「少跟本龍來這套!本龍太清楚觀天鏡的厲害,那可是你們北海龍宮從古妖大潮中逃離的憑仗,哪怕鏡光再弱,對一個進士來說也是莫大的傷害!總之,在這裡詢問方運本龍不管,誰要是敢把方運帶到觀天鏡下,本龍立刻呼喚我雨薇姐來!」

    龍王敖渦道:「有龍聖聖旨在,就算敖雨薇來了也無濟於事!」

    敖煌嘿嘿一笑,道:「你有膽在她面前說去!萬一逼急了,她承大日金龍,直接晉陞龍皇,學那孫悟空大鬧龍宮,奪了你們鎮海柱、觀天鏡,我看你們怎麼辦!」

    「哼!大日金龍乃是……奇特之物,豈能被她所得?」

    「你也知道大日金龍是奇特之物,對我龍族有大用,可為何還要如此逼迫方運?」

    龍王敖渦道:「我不與你分說,今日方運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龍鱗聖旨,請拿人!」說著他向黑色龍鱗一拜。

    那龍聖之鱗突然放出萬丈光芒,如同秋日午後的第二個太陽,壓向方運。

    「人族之地,豈容爾等肆虐!」大儒周晴天正要出手,就聽遠方傳來破空之聲,隨後一座由白雲凝聚的石磨飛來,擋在龍鱗之前。

    百丈石磨滾滾轉動,發出轟隆隆的雷鳴之聲,磨的不是糧食,彷彿在磨滅天地,把龍鱗緩緩推遠,護住方運。

    隨後,農家雲樓投影徐徐飄來,抵達寧安城上空,在城中留下巨大的陰影。

    「何人傷我農家虛聖!」雲樓八層的農家大學士大喝。

    駐紮在寧安縣的其他各家大學士踏青雲而來,聽到農家如此稱呼方運,心中懊惱,若早出手一步,也可把方運劃歸到自家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