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暗金色的亂雲翻滾,雲煙沸騰,遮天蔽日,所有人都感到自身的渺小。

    亂雲之中,有許多奇特的雲紋若隱若現。

    許多讀書人暗暗欣喜,抬頭望天。

    連原本閉目養神的大儒周晴天也走出來,仰頭看天,面露欣喜之色,很快便沉迷在其中。

    漸漸地,所有的大學士也一樣,仰望雲紋,露出迷醉之色。

    大學士之下,眾讀書人都只是看得迷迷糊糊,不得其法。

    方運只覺自己的奇書天地一動,又多了一本書,但書中全是層層疊疊、密密麻麻的暗金色雲紋,神異非凡,看不懂是什麼。

    方運扭頭去看北海龍宮的三位龍族和雷烏,發現他們四個根本不去看聖道亂雲和龍聖雲紋,或低頭看下方的人,或望向北方。

    方運思索片刻,突然道:「敖煌,你對聖道亂雲了解嗎?」

    「龍宮有書籍記載,本龍知道不少。」

    「據我所知,聖道亂雲一起,將遮住天地窺視,哪怕半聖在亂雲之外,也看不清裡面發生了什麼,可有此事?」

    「當然啊。聖道亂雲本來是為了保護眾生。若任憑兩聖力量四散,足以擴散數萬里,咱們會被徹底殺死。有了聖道亂雲,兩聖的力量擴散到千里之外后,都會被聖道亂雲吸收。既然這些亂雲是聖道力量,半聖自然無法看透亂雲下面發生了什麼,但通過雲紋變化可以感受到一些大概的東西。」

    方運點點頭,突然又問:「若現在聖道亂雲之下突然多出一支蠻族軍隊,人族眾聖也看不到了?」

    在場的所有一愣,有幾個反應快的急忙手持官印,要給聖院傳書。

    敖煌用亮閃閃的大龍眼看著方運,一時間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方運淡然道:「諸位不必試了,在聖道亂雲出現的一瞬間,我們寧安城甚至附近的縣城恐怕就已經被西海龍聖陛下隔絕了。聖廟力量,已被截斷!現在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聖院的九州結界,一旦妖王蠻王層次的力量靠近寧安城,聖院自然會知道。」

    「哈哈哈哈……」天空上的龍王敖渦大笑起來,「不愧是方虛聖,竟然已經發現!」就見龍王敖渦一張口,一根晶瑩如玉的龍牙飛出,瞬間飛到聖廟上空。

    那龍牙瞬間化作百丈之高,徐徐旋轉,龍牙內里隱隱有虛空星辰,周天變幻,彷彿是一個獨立的世界。

    敖煌倒吸一口涼氣,道:「那是祖龍聖牙,西海龍宮的至寶之一,也是狼戮想討要的寶物。這牙據說是祖龍在末期掉落,可抵禦千劫萬難,被龍族眾聖加持,威能僅比孔聖的《春秋》稍弱!」

    眾人這才意識到,在聖道亂雲出現的時候,這龍牙恐怕就已經發揮作用,封禁聖廟,隔絕內外。

    「官印能發送傳書,但抵達聖廟后便滯留,不會傳出去。最可怕的是,官印無法調動聖廟的力量!」

    「半個時辰!最多半個時辰,聖院就會發現寧安城的聖廟失去聯繫!」蔡禾道。

    「對,有大儒和大學士在,我們……」縣丞陶定年的話說到一半便停了下來,因為在場的所有大儒和大學士,全都陷入迷幻之中,除了雷家大學士雷烏。

    「西海龍聖以聖道雲紋迷惑他們,除非擁有聖位力量,否則根本無法喚醒!」張破岳道。

    雷烏詫異道:「敖渦大人,這是……」

    龍王敖渦微微一笑,道:「這是我們龍宮之事,你不要插手了!」

    雷烏腳踏平步青雲,懸浮在半空,低著頭,沉默不語。

    方運望向雲樓投影,但連雲樓也已經被祖龍聖牙封禁。

    突然,所有人都看到,北方的天空,聖道亂雲之下,有一大片海浪快速襲來,覆蓋方圓數百里,聲勢浩大,彷彿是一片海洋迎面壓下!

    海浪之上,旌旗飄飄,兵甲林立,數不清的妖蠻水族立於其上。

    在場之人無不為之色變,那海浪太多了,別說被龍族力量催動,就算只是普通的海浪拍下來,也會輕易衝垮淹沒寧安城。

    「西海龍聖欲滅寧安,北方有海浪襲來,城北所有人向南撤離!」方運突然用盡全力使用舌綻春雷,並使用了回蕩之法,他的聲音不斷在寧安城上空回蕩,雷聲滾滾,驚起數不清的百姓。

    與此同時,寧安城的北面城牆傳來劇烈銅鑼聲,隨後一支工家煙花在天空炸開。

    一條煙花狼煙,兩條,三條,四條……

    最後,整整九條忽隱忽現的煙花狼煙在天空閃爍。

    妖蠻大軍入侵,最高級別的警戒訊號!

    信號顯示,不僅有妖蠻,還有水族。

    由於無法利用聖廟傳書,方運也收不到具體的消息。

    「怎麼會這樣?」陶定年茫然地看著天空的狼煙,無法理解。

    張破岳怒罵道:「一定是西海龍聖那個王八蛋,他先以北海龍宮試探人族反應,結果全人族北上助方運。他不能再等下去,所以提前動手,先激發聖道亂雲,然後使用早就準備好的祖龍聖牙,再把妖蠻和水族直接送到寧安縣!先以巨浪沖毀城防,再讓他們衝進城裡!一旦城破,方運將失去殿試資格,永遠失去殿試進士的身份!好個西海龍聖,此次他不僅要報復狼戮,還要報復方運!」

    「這片水浪上的水軍,似乎不是北海龍宮的。」

    「當然不是!北海龍宮的水軍定然在聖道亂雲之外,迷惑聖院眾聖,讓他們以為我寧安縣依舊平安!而且我敢斷定,前方巨浪位階最高的是妖侯,因為若有妖王靠近,九州結界必然可以感應到!」

    「若只有妖侯蠻侯,我們或許能支撐到援軍到來。」

    「若有上千妖侯蠻侯呢?」

    眾人沉默。

    在場的大儒和大學士已經被龍聖迷惑,加上聖院駐紮在寧安的翰林也不足十人,進士還不過百,根本無法面對上千妖侯蠻侯。

    「隨本官去北面城頭!」方運說著,使用疾行戰詩,然後輕輕一躍,踏上牆頭。

    哪知敖煌道:「我帶你飛!」說完一擺尾巴,兩爪抓著方運的肩膀,直飛向寧安城北城牆。

    其他人或用疾行戰詩,或是狀元使用平步青雲,急速跟上。

    在被敖煌抓著飛行的過程中,方運命令張破岳的手下使用飛頁空舟,前往附近的縣城,看看聖廟有沒有被西海龍聖封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