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往鄰縣飛行的手下,張破岳深吸一口氣,以最大的力量舌綻春雷,以他之能,舌綻春雷可傳到千里之外,但被聖道亂雲壓制,只傳播了五十里。

    張破岳身邊的讀書人唉聲嘆氣,西海龍聖恐怕早就想到這點。

    「從現在開始,所有人不得動用官印的力量!」方運舌綻春雷。

    眾官員不明白怎麼回事,但照著做。

    倒是張破岳等幾個資歷極深的讀書人眼睛一亮,似是充滿期待。

    方運還沒飛到北城牆,就聽城南上空傳來一聲舌綻春雷。

    「武國彭走照,前來助戰!」

    方運扭頭望去,就見身穿白衣墨梅服的彭走照立於白雲之上,沒有手臂的兩條空袖子隨風飄蕩。

    聖道亂雲壓下,寧安城一片漆黑,但擁有明眸夜視的方運卻看到彭走照那堅毅的面龐,他空蕩蕩的雙袖不僅沒有減少他分毫的氣概,反而多了一種四肢健全之人都無法擁有的精神。

    方運不由得記起在天樹中和彭走照相遇的情形,彭走照明明跟宗家走得近,得宗聖相助,卻在天樹中想讓方運先跑,此次,又是第一個前來援助的聖院之人。

    私情,大義,在無臂翰林彭走照的眼中分得清清楚楚。

    看著彭走照,方運輕嘆道:「真乃人傑。」

    近處只有彭走照一人,在極遠的地方隱約可見一大片陰影,那是聖院之人聯合形成的隊伍,速度遠不如彭走照,至少要過一刻鐘才能抵達。

    但是,最多半刻鐘,妖蠻水族聯軍就會抵達寧安城!

    方運舌綻春雷道:「大家不要驚慌,最多一刻鐘后,聖院學子就會抵達寧安城!只要堅守半刻鐘,勝利將屬於我們!人族必勝!」

    「人族必勝!」張破岳跟著舌綻春雷。

    隨後寧安城處處響起相同的喊聲。

    眼看彭走照就要飛近,突然,天空的聖道亂雲處處爆炸,形成一**奇特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擴散,就見彭走照頭頂好像多了一座無形的巨山,壓著彭走照的身體和平步青雲,緩緩逼他落地。

    就見遠方那些或腳踏平步青雲,或乘坐飛頁空舟的人,和彭走照一樣,被壓回地面。

    「西海龍聖這個老王八蛋!」張破岳鬚髮皆張。

    蔡禾低聲道:「張大人,提及龍聖,他會聽到。」

    「聽到也罵!不僅要罵,以後若駕巡龍船去西海,定然好好教訓他的龍子龍孫!」張破岳毫不在意。

    落地后,彭走照出口成章使用疾行詩,就見他以極快的速度在屋頂跳躍滑翔,如同擁有傳說中的輕功。疾行戰詩短期爆發力極強,很快接近方運。

    敖煌兩爪一松,方運落在城牆之上。

    寧安城的城牆之上,弩機齊備,滾木橫列,一排排的士兵站在城牆之上,刀光閃爍,每一個人都散發著森森的寒意。

    北海龍宮自北方而來,所以方運把精兵都放在的北城牆之上,無論是妖鐵騎兵、蠻族私兵還是三千府軍,此刻都聚集在寬闊的城牆之上。

    方運望著前方百里之廣的海浪,神色嚴峻到了極點,但沒有絲毫的怯懦,沒有絲毫的退縮,戰意如火!

    很快,彭走照躍上城牆。

    「彭兄!」

    「彭大人!」

    「走照兄!」

    包括張破岳在內,所有的讀書人主動向彭走照問候。

    無臂翰林彭走照,或許不是人族最優秀的讀書人,或許不是最有才華的翰林,或許不是最強大的聖院學子,但,他是最有毅力的!是最努力的!

    走照有大儒之才。

    這是宗聖在多年前對彭走照的評價,而人族百億,現存的大儒不過數百,乃是正常讀書人所能達到的極限,至於半聖根本不是正常讀書人考慮的範疇。

    每個讀書人都知道,成就翰林本身就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哪怕在半聖世家成為翰林也是很大的榮耀,而彭走照面對普通讀書人百倍千倍的困難,不僅成為翰林,還成為翰林第一舌劍,這份榮耀,冠絕天下!

    方運拱手道:「多謝彭兄前來相助。」

    彭走照並無雙臂,無法作揖,只是稍稍低頭致意,隨後昂首挺胸,望著遠方越來越近的妖蠻水族,舌綻春雷道:「大義所在,天下歸附,彭某自當盡一分薄力。如若方虛聖中道崩殂,則天之將傾,人族危矣!知虛聖有難而不救,遇半師有危而退縮,安敢談聖道!怎配提人族!」

    彭走照的聲音鏗鏘有力,如刀劍交擊,在每個人的耳邊錚錚作響。

    天空中的雷烏與北海龍宮的三頭龍飛到北面城牆近處,雷烏聽到此言,面紅耳赤,不敢反駁。

    那兩頭龍侯雖不是人族,但也是讀聖賢書長大的,都露出羞愧之色。

    唯獨龍王敖渦哈哈一笑,道:「西海龍聖親自動手,百里怒海即將破城,百萬雄兵隨時殺入城中,我倒要看看你們寧安城百姓往哪裡逃!你們只要交出方運,押送到北海龍宮,寧安城之圍自然解除!方運,你為一己私慾,置寧安城數十萬百姓於不顧,你也配叫虛聖?你也配爭聖道?」

    沒了聖廟力量壓制,敖渦的聲音傳遍全縣。

    無論寧安城百姓多麼敬佩方運,但在龍王敖渦說完后,心中起了波瀾。

    突然,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響起:「本官轉運司司正耿戈,為了寧安縣百姓,請方虛聖您負荊請罪,讓寧安縣免於此次災禍!您不能為了一己私慾,葬送寧安城數十萬百姓!只要方虛聖願意束手就擒,進入北海龍宮,本聖願放棄官位,一同前往北海龍宮,還望方虛聖三思!」

    許多人倒吸一口涼氣,這耿戈太惡毒了,拼著官位不要,也要與方運同歸於盡!

    彭走照突然望向刑殿的呂翰林,問:「寧安危在旦夕,妖蠻兵臨城下,此刻此地,何人為人族之主?」

    呂翰林立即道:「方運方虛聖為此地人族之主。」

    彭走照點點頭,然後向方運稍稍低頭,道:「外敵未至,內奸先語,稍候片刻,彭某這就取內奸之項上人頭。」

    說完,彭走照踏疾行戰詩,疾馳向轉運司司正耿戈所在的方向。

    方運為之動容。

    所有人都無比驚駭,那耿戈不僅是翰林,而且是老牌翰林,是左相柳山甚至雜家宗聖的重要棋子!

    連張破岳都瞪大眼睛道:「好一個無臂翰林,好一個翰林第一舌劍,比老子都狠!簡直是十年前的李文鷹啊!」

    不過百息,就見彭走照返回,兩袖飄蕩,舌劍上托著一個血淋淋的人頭。

    直到此時,方運終於明白何為翰林第一劍!

    .
最近更新小說